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Silm】【未授翻】Life's always turning

依然未授翻……23号拿到注册许可我立马就上去敲太太们qwq

原文没有标注泉花,金花涌泉和还是个娃的Erestord的故事,金花涌泉应该是两个住在一起一起养孩子的朋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64247

顺便这篇文完全可以做从句学习的教材,毫无问题,从句很多,用的非常好,不想复习今天份的研英拿来复习上周练的从句的。我差点以为作者是个受过良好训练六级600+的学霸

++++++++++++++++++++正文开始++++++++++++++


Rating:

Archive Warning: Category: Fandoms: Relationships: Characters: Additional Tags:

Language:English

Series:← Previous Work Part 14 of the Early Years in Beleriand 

series Next Work →

Stats:Published:2013-09-12

Words:1223

Chapters:1/1

Kudos:18

Hits:505


那对住在他和Laurefindil隔壁的已婚夫妇在一个月内接连亡故了;这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Vanilírë沉入了永不醒来的长眠——从Ektelion的认知来看,生育孩子耗尽了她大部分的力量——同时,Eriest死于某种意外事故。从Ektelion所知的来看,尽管Eriest只是个编织者,并非是石匠,但他试图在那堵碎裂的墙壁的修复工程上为石匠们提供帮助,但在他来得及跑出那条被掉落的碎石覆盖的小路之前前,那堵墙自己整个崩塌了。

说实话,Ektelion对那对夫妇的孩子的了解远胜于他对于孩子父母的任意一位。在眼下的环境里这是并不是很合适但需要承认的一件事,但这么做对他影响不坏,考虑到在Erestor现在的状态里他对他所做的那些事。

Erestor是一个沉思的,好奇的孩子,但现在,他看起来对其他一些事情更为困惑。妈妈已经去了不死之地,那是他所未曾了解的,现在爸爸也已经随她而去了。妈妈是因为疲惫而离去,这也是Erestor特别不解的地方,因为在他的认知中,诺多精灵是不被允许前往不死之地的,Ektelion避开了这个问题,点点头,告诉孩子他是对的,但Vanilírë是个特殊例子。

好吧,爸爸是个辛达精灵,所以若他想去不死之地,他是可以去的。但为什么他不在之后把自己也带走呢?Erestor在关于他父亲没把他一起带去不死之地的念头上看起来特别的担心和不安,Ektelion把他搂地更近了些,说Erestor现在去不死之地还太早太早,也许在不知何时的未来他就会去的。

很明显,必须有个人来照顾这孩子。Vanilírë的亲人都要么留在了阿门洲,或者在穿越冰峡的时候死去了,没人知道Erestor是不是还有活着的家人以及怎么联系他们,除此之外,这孩子是个诺多族,尽管只是由他母亲传承而来的血统,但他仍然是个诺多,诺多也不会放任他们的孩子被其他人所抚养。

“他睡了没?”当Laurefindil回到狭窄的起居室并倒进另一把椅子、开始咬他金发的发尾,又想起不能这么做并吐了出来时,Ektelion问道。

Laurefindil急匆匆扯出一个微笑(原文直译:急转出微笑):“睡了,终于。”

“我猜他没对你说谢谢。”自从这小男孩生下来,Laurefindil就从戏弄他之中获取了无穷的乐趣,后者也很容易就被戏弄,也看起来对Laurefindil的戏弄带着特别的反感,Ektelion试图告诉他这是Laurefindil特有的表达情感的方式,但他也不完全确定Erestor到底明白了多少,以及不久之后,那孩子大概就会以受到更多戏弄当做Ektelion对此的解释。

Laurefindil那双大大的灰绿色眼睛已经满是义愤填膺。“我对他做了所有你教我的事,Ektelion——但这不论如何,有一个事实,那就是你从没有过孩子*,所以,对那些事你是怎么了解的那么清楚的?”Erestor只是想听个故事,这就是全部了。”他扮了个苦脸。“然后,他就想听另一个故事了,因为他不喜欢我给他讲的第一个,还不跟我说(原文:还忽视了告诉我),直到我最终缴械投降给他再讲一个。小怪物。”他嘟囔着,但语气里并不带怒意。

Ektelion得意地笑了;看起来,Erestor找到了一个报复Laurefindil的办法了。了无生气又疲劳、沉重又缓慢的感觉落在他双肩上,他忽然就很想知道他需要面对外界的是怎样的黑暗。他忍住了喊叫,发问:“你把他放在哪张床上了?”他们两个收集了一些他们把Erestor带来自己住处时孩子的一些玩偶和其他的爱物,比如衣服,但在他们的小房子里并没有足够的空间放下一张婴儿床,雪上加霜的是,不论是两位成年精灵中任何一位或者他们两个一起,也拿不出换一所大一点的住处的资金,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你的床。他说他想跟你一起睡。他总是说我睡觉打呼噜。”

当Ektelion踩过他的脚时他的膝盖一痛。“我最好上床去了,在他真的打瞌睡之前。晚安,Laurefindil。”

“晚安。”Laurefindil心不在焉地回应着,目光空洞地看向窗外。Ektelion不禁猜测,自己明天早上起来会不会发现他的朋友这一宿就睡在这把椅子上。

起居室和Ektelion自己的卧室隔着不远。屋子主要的部分被床占据着了,那并不是一张能让一个成人和一个孩子舒适地躺在上面的床,但他们会让他成为这么一张床的,而且Erestor看起来也不介意这一点。Ektelion不清楚他们在抚养这孩子长大的过程中要做些什么。

Erestor侧躺着,窝在被子里。他合着眼,但Ektelion清楚他并未沉入梦乡。属于他母亲的,严重磨损的、破旧的紫色长披巾醒目地从被子下探出来。有多少个夜晚是Erestor坚持要靠在他的肩睡去的?Ektelion允许他这么做,因为他知道这是对这孩子的一种安抚,做一些他父母会做的事,做些会让孩子想起他母亲的事。至少在天气冷起来时,他们需要加一条毯子。

当Ektelion熄灭床边的蜡烛、掀起被子躺下睡在孩子身侧时,那孩子深色的眼睛闪了闪,睁开了。“Laurefindil讲不出好故事。”他嘟囔着。

Ektelion微微笑起来,和Erestor目光相接。“即使你不想承认,我也知道你是喜欢他的。”

孩子摇头:“不……嗯。”

“哦,睡吧,Erestor。”

Vanilírë给她的儿子取名为Aurion,日光之子。Ektelion找不到这名字和这个深色头发、深色眼睛、皮肤苍白、过分严肃的小孩子的确切联系。唯一一次看上去大概有些联系的是一个逐渐扩大的、庄严的小小孤儿的微笑——他的笑容明亮的可以让阳光暗淡。但Ektelion再也没经常见到这种笑容了。过去他的笛声能让Erestor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能这么笑起来,但看起来不适用于眼下的情形。

所以Ektelion在某种意义上是有了个儿子。至少,他确实是有了个需要守护的存在,一个需要照顾和抚育的幼童。他连一秒钟都没犹豫就决定收养Erestor;这是唯一一个得体的处理方法。但在文字里各种意义上的成为父亲的念头真是让他有些被吓到了。

当Erestor更大一些、开始问更多关于他亲生父母的问题时他该怎么办?当Erestor身材变得更高大、无法和他继续共用这张床、比现在吃的更多、需要新衣服时,他又该怎么办?Ektelion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他童年时代的全部朋友尽管或多或少比他年长或年幼,但都差不多和他一样大的年纪,他从没有过给任何人提供情感保护的经验。Laurefindil说他有几个返回了阿门洲的姐姐,但她们都比他年长很多,他也拿不准他知不知道怎么当父亲。他也不确定他能不能抚养一个孩子。

Ektelion轻柔地拨开Erestor脸上散落的头发,发现那孩子已经进入了梦乡。我会尽我全力。他对自己,也对那睡在他身边的男孩儿发誓。我必须尽我所能。我欠你太多太多了。

 

*处也可能翻译为:但你知道这么多这件事无视了你根本没有过孩子这件事。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