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刀剑】刀男人跟你一起在灵异旅馆

刀男人跟你一起在灵异旅馆

食用须知:

小段子,乙女向。同一套梗两种风格写(懒死你)

VER01里没有灵异,VER02里有恐怖成分。温馨向和灵异向中间用作者吐槽做缓冲预警,请自助食用。

只有刀男说的话的对话体。

没有黑任何角色的意思。OOC是我的锅。

考研修行第一阶段结束了出个关透透气

正文  ↓↓↓↓↓↓↓

 

ver.01

【石切丸◎正对着床的镜子】

哦呀,正对着床摆放镜子确实不太妥当。

只要躺下安睡就看不到也不会害怕了吧。

想着镜子里会出现奇怪的东西很不安……?嗯……好像是个问题。

「侧身坐到床尾」

这样无论如何都看不到镜子了,如果有奇怪的东西我会先把它祛除的。

好梦。

 

 

【信浓藤四郎◎一直保持最低温度制冷无法关上的空调】

是冷醒的吗?

冷的难以置信吧……我也是……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试试?

哈?你说刀感觉不到冷吗?可是看着你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到了。

「使劲按着按键」

不行不行,这空调调不了温度也关不上——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啊,一定会有办法的。

嘛,两个人挤在一起会暖和很多吧?那,要来我怀里吗。

 

 

【鲶尾藤四郎◎深夜走廊里有规律的怪响】

你醒了?现在刚刚凌晨三点哦。

「在你身边支着头,一脸困倦也还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你」

嗯?声音?走廊上的咔哒咔哒声?不,不是只有你听见了,我已经听了好一阵子了。

嘿嘿,我猜是走廊上有一扇松动的门窗或者没关上的门,别那么害怕嘛,要真的是鬼,那他也太没效率了,嘿嘿。

「趴在门边听了听」

说起来现在是不是完全醒了?

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看?

 

 

【和泉守兼定◎无法从内侧锁上的房门】

你在干嘛?用箱子和凳子堵住门?那我们怎么出去?

这门不能从里面锁上?半夜说不定会有人进来?

虽然这样,但是明显是前台理所当然说这不是故障的态度更气人吧!

把箱子什么拿走吧,你以为在旁边的我是摆设吗?安心吧,不会让奇怪的人进来的,帅气强大的我保护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到了就寝时间他还穿戴整齐地坐在一边」

你睡吧,我还不困。

不过你是怎么选的房子啊,这种地方也能叫宾馆?真是的……也就是只住一晚上,要是再久我可不陪你一起。

快睡吧。

 

 

【堀川国广◎过一会儿就会自动熄灭的洗手间的灯】

停电?没有啊。

刚刚打电话问前台了,说洗手间的灯是节能的,一次只能亮20分钟就会自动熄灭。

你的反应意外的没那么激烈呢,我以为会听到毒舌的吐槽之类的抱怨——要是兼先生的话一定会说,什么啊这是宾馆还是鬼屋这样的话吧。

诶?一说鬼屋就变得可怕了吗?真是抱歉。不过放心吧,我就在外面,如果灯灭了我就马上再打开。

如果还是害怕的话,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放在外面,会好一点吧。

 

 

【压切长谷部◎推不开的窗户】

年久失修的建筑里窗户多半都会有点麻烦,只是请您以后务必不要再定这样的酒店,价格什么都不是问题,但如果您一个年轻女孩独自出门在外,住在这种窗户都有问题的地方很让人担心。

请站远一点,我试试把窗户推开。

「换了好多个角度使劲推着玻璃」

果然……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开窗通过风了,这个房间也真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不过现在我在这里,您可以放心,不管是什么麻烦,我都会帮您解决的。

 

 

【歌仙兼定◎起雾后显出蜜汁字迹的浴室玻璃】

「忽然听到尖叫」

发生了什么——!

玻璃上有字?

恕我直言那只是随手乱涂的痕迹,不是有意义的文字,而且被涂画过的玻璃下次起雾后会显出上次的痕迹,这应该是个常识吧。为此大呼小叫真是有失风雅啊。

「看了看瑟缩在一边的人」

不过忽然看到这些,会惊吓也是正常……啊,那画些别的东西遮住上次的笔画就好了吧?

「挽袖把指尖触上玻璃」

有什么想画上去的东西吗?

随我的话,那就是牡丹吧。

 

 

######金花儿不得不吐的槽,哦不,创作灵感####

每一件都是第一天进训练营宾馆的我经历的,每个都是真事。

包括帝都居然还有这么垃圾的宾馆也是不得不相信的事实。

那个厕所只能亮二十分钟的灯,客服特振振有词,说我们这是节能,容我说一句卧槽。设计这玩意的最好每次只呼吸二十分钟,然后憋着,这叫节约空气。

镜子对床是不太好,早起看到吃藕的自己会吓死。

半夜,本来关上的空调忽然自己开了,我听见声音还醒了……

没有刀男人的苦逼我,只能用有四只doge的书包尽量挡住镜子,然后在起雾的玻璃上默写满了单词壮胆,自己使出洪荒之力弄窗户,出门一个个听走廊里哪里有声音,自己洗一半澡出来重新开灯,自己垫个凳子去拉电闸……

特么第一夜我是一个人住的啊!!!!我胆子是有多大。虽然现在想起来还是想跪。

所以莫说更的少……再多经历几件这种事我可能直接进安定医院了。手动拜拜。

然而现在有了一个超级可爱的室友,就想搞事情了。

这样更的就长了hhhhhh

喜欢温馨的到此为止就好。

胆大的请下拉看灵异版。

犹豫的请心疼金花我一秒。

毁三观,毁前情。

 

预警

 

慎重

 

确定吗

 

………………………………

那继续下拉吧↓ ↓ ↓

 

#####缓冲结束,以下鬼片####

ver0.2

【石切丸◎正对着床的镜子】

哦呀,正对着床摆放镜子确实不太妥当。

只要躺下安睡就看不到也不会害怕了吧。

想着镜子里会出现奇怪的东西很不安……?嗯……好像是个问题。

「侧身坐到床尾」

这样无论如何都看不到镜子了,如果有奇怪的东西我会先把它祛除的。

好梦。

——————

【带着放心和满心温柔的你睡下前,再瞥了一眼镜子。

镜子里是和床脚完全一样姿势的石切丸,侧身坐着,双眼望着你。】

 

 

【信浓藤四郎◎一直保持最低温度制冷无法关上的空调】

很冷吗……我也是……

哈?刀感觉不到冷吗?可是看着你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到了。

「使劲按着按键」

不行了,这空调关不上。

嘛,两个人挤在一起会暖和的吧。要来我怀里吗。

——————

【你欢喜伸手搂紧他,感到满怀冰冷。低头看,怀里少年的红发变成灰色,四肢怪异扭曲,抬起的眼中没有光。】

 

 

【鲶尾藤四郎◎深夜走廊里有规律的怪响】

你醒了?现在刚刚凌晨三点哦。

「在你身边支着头,一脸困倦也还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你」

嗯?声音?走廊上的咔哒咔哒声?不,不是只有你听见了,我已经听了好一阵子了。

嘿嘿,我猜是走廊上有一扇松动的门窗或者没关上的门,别那么害怕嘛,要真的是鬼,那他也太没效率了,嘿嘿。

「趴在门边听了听」

说起来现在是不是完全醒了?

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看?

————

漆黑的走廊里,身后他的脚步忽然消失。

你急忙回头,喉咙就被握住,手指正抵住喉骨。

咯哒——

 

 

【和泉守兼定◎无法从内侧锁上的房门】

你在干嘛?用箱子和凳子堵住门?那我们怎么出去?

这门不能从里面锁上?半夜说不定会有人进来?

虽然这样,但是明显是前台理所当然说这不是故障的态度更气人吧!

把箱子什么拿走吧,你以为在旁边的我是摆设吗?安心吧,不会让奇怪的人进来的,帅气强大的我保护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到了就寝时间他还穿戴整齐地坐在一边」

你睡吧,我还不困。

不过你是怎么选的房子啊,这种地方也能叫宾馆?真是的……也就是只住一晚上,要是再久我可不陪你一起。

快睡吧。

————

深夜被房门轻微的吱呀声惊醒。

你转头看身旁,他却不在那里。

身边的床单平平整整,根本没有人坐过的痕迹。

 

 

【堀川国广◎随机自己熄灭的洗手间的灯】

停电?没有啊。

刚刚打电话问前台了,说洗手间的灯是节能的,一次只能亮20分钟就会自动熄灭。

你的反应意外的没那么激烈呢,我以为会听到毒舌的吐槽之类的抱怨——要是兼先生的话一定会说,什么啊这是宾馆还是鬼屋这样的话吧。

诶?一说鬼屋就变得可怕了吗?真是抱歉。不过放心吧,我就在外面,如果灯灭了我就马上再打开。

如果还是害怕的话,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放在外面,会好一点吧。

————

灯又灭了。你唤他,没有回应。

你想出去拿手机照明,此时却听到他应答的声音响起。

在浴室里,在你的身后。

 

 

【压切长谷部◎推不开的窗户】

年久失修的建筑里窗户多半都会有点麻烦,只是请您以后务必不要再定这样的酒店,价格什么都不是问题,但如果您一个年轻女孩独自出门在外,住在这种窗户都有问题的地方很让人担心。

请站远一点,我试试把窗户推开。

「换了好多个角度使劲推着玻璃」

果然……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开窗通过风了,这个房间也真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不过现在我在这里,您可以放心,不管是什么麻烦,我都会帮您解决的。

————

他用力一推,窗框忽然咔的一声断掉,带着他摔了下去。

五层楼的高度。

不知哪里传来他最后的话。

我可以为主命斩断一切,但如果我折断了,主又该怎么办呢。

 

 

【歌仙兼定◎起雾后显出蜜汁字迹的浴室玻璃】

「忽然听到尖叫」

发生了什么——!

玻璃上有字?

恕我直言那只是随手乱涂的痕迹,不是有意义的文字,而且被涂画过的玻璃下次起雾后会显出上次的痕迹,这应该是个常识吧。为此大呼小叫真是有失风雅啊。

「看了看瑟缩在一边的人」

不过忽然看到这些,会惊吓也是正常……啊,那画些别的东西遮住上次的笔画就好了吧?

「挽袖把指尖触上玻璃」

有什么想画上去的东西吗?

随我的话,那就是牡丹吧。

—————

他精细的笔画每落下一笔,都流下诡秘的暗红色液体。

【END】

评论(73)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