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千恩】【知乎体】喜欢了一个之前关系很不好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第一次试水文体的速撸产物。

首席视角。

进新坑,有没有组织请带走我!!!

闪光少女真好啊,会乐器真好啊,气质绝赞的首席小姐姐真好啊,帅炸了的千指大人真好啊。

扬琴编钟古筝真好啊……竖琴钢琴小提琴,都真好啊……

陶醉。

正文↓↓↓

 

 

喜欢了一个之前关系很不好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匿名用户

——————-初次编辑于2017-7-30-——————————————

谢邀。

但是为什么会邀我呃……

题目写的太奇怪了,读了半天才懂。

知乎上有熟人就匿了。对方和我在同一所学校,学的东西是一个专业里两种完全不同的分支,现在两边关系缓和了不少,之前不怎么和睦,或者说完全合不来,互相看不上,动不动就闹的那种关系。

我刚进校的时候就知道两边关系不好,开始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自己也没有特别大的偏见,但是在一种气氛里呆久了自然而然就变了,觉得那边土的不行,看见了都要嘲讽几句之类的。

当时我已经认识她了,不过那时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关系,都是自己那边比较厉害的,见面了就爱拿对方当目标,确切说是我经常把她当成目标怼,她不怎么主动说话,但有的反驳非常厉害我完全无话可说。这里不多举例子了,总之那时候觉得她特立独行得很(她一直都很喜欢动漫啊二次元那些),冷冷的不怎么说话,气质和别人都不一样,在人群里一眼能看出来。

当时因为她连带不喜欢她学的那种乐器,结果有次在高峰期的地铁上被人挤得动不了,挤在我前面的那个妹子用手机看那种能刷弹幕的视频,正好看的就是演奏她学的乐器,还外放。我一开始是拒绝看的,但是那会儿实在人太多了,我全身上下除了五官都不动不了,反正挤着也是挤着,就看看解闷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看了一阵,曲子我没听过,但不得不说虽然我那时候不喜欢,现在对那边的了解也不多,但是只看演奏的动作也很好看很吸引人。

结果看到最精彩的部分,我前面的妹子到站了下车了。

回去之后我怎么想都脱不出去——按照那位的说法大概是,入坑了出不去了——用没时间啊无聊啊浪费电啊各种理由阻止自己好几天,未果,最后下了那个视频软件,在上面搜那种乐器的名字,搜出来一个个看是不是那天看到的。

看一会儿就停下来数落自己怎么能浪费时间干这种事,天人交战一阵子,告诉自己你现在没什么要紧事,就当放松一下了,然后开开心心回去继续看。

不知道曲名是最要命的事情,我也没看到发布者ID,只能记得其中几句弹幕。

翻了好几天,找不到,我都要放弃的时候,有天晚上练琴忽然听到了很模糊的几个音符,在地铁上的女生虽然开了外放但是声音不大,我也只听清楚了几个片段的旋律。

但是当时我很确定就是那首曲子。就推开门悄悄出去想循声找过去,但是推开门琴声就停了。

之后好几天,我缩短了晚上练习的时间,悄悄开着门听,后来干脆练着练着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冲过去拉开门,就想找到弹琴的那个人。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之后连续几天我都悄悄到那间琴房旁边去听一阵子,有时候里面的人会换曲子,不过好像成了个习惯,我也就一直听着。但是一直也不知道琴房里的人到底是谁。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往玻璃里看看,这种行为百分之九十九让你会以一种蠢兮兮的样子被里面的人发现。

剩下的百分之一没被发现的可能也就是对方比较善良不说破而已。不过我觉得民乐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善良。

一般我会在里面的人要走之前悄悄回到自己的琴房收拾好东西,压着教学楼关门的时间点离开,基本不会遇到人。但那天我碰到她了。

我之前说过她很独特,所以离得很远我就看见她了,我之前说过她是很独特的,那时在夜色和灯火中一身黑色斗篷的样子也很引人注目,我下意识地想折返回去,她却先开口提醒我,已经到了关门的时间,不走的话会被锁在里面。

如果说当时还可以借口说离得远没看清我,但后来我们一起从教学楼走回了宿舍,若说还没认出我未免太过牵强。

一路上的气氛让我现在想起来还惊讶……虽然只是一路沉默,但是没有争吵就已经是意料之外了,对我自己能在这么一个人在旁边时还一路沉默我就很意外。

为什么没有像平时一样牙尖嘴利地说点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了。

又过了几天的晚上我又溜到民乐的琴房外面偷听的时候才有空思考这个问题。然而没想几分钟,头顶的灯闪了闪,灭了。

眼前一黑的时候我才想起宿舍门口贴着的今天晚上整个地区停电的公告。

早忘干净了。

身边的门被推开,有人走出来,手机的手电筒在眼前地面上投下一小片光,同时我被人拉着站起身。

“怎么是你?”模模糊糊地我辨认出了个大概,是她,第一反应是抽开手赶快走掉,但是她用更大的力气抓住我。

“那边估计会有不少人等着看被停电吓到尖叫的首席是什么样。”

我吓一跳:“我刚才叫了?”

晦暗的光线下她皱着眉,戴着深蓝色美瞳的眼睛有种说不出的好看:“我是被你叫出来的。”

天啊!要是没有手电的照明我一定会双手捂脸。大庭广众下为了这么点小事就吓到尖叫,太失格了……

“去你琴房收拾东西吧。”她拉着我往我们专业的教室那边走。

“我自己去。”眼睛看不太清楚,但是我不想把这种狼狈的样子放在人前。

“你要是正好有个夜盲症之类的就不好了。”她好像是笑了的,事实也差不多和她说的一样,我从小有点轻微的夜盲症,晚上会有点看不清,一般也不去没灯的地方。但比起停电怕黑我更担心她问起我是不是每晚都在外面偷听她练琴,那才是我没法回答的问题。

好在她没有,甚至连我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现在她门口都没问。那天晚上全校都停电了,结果我就是被她带着一直到送回宿舍,遇到楼梯她还会帮我数着有几阶,但其实我也没到连楼梯都看不清的地步……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她忽然就把我一直想找的那首曲子的名字说出来了,虽然只说了一遍声音还很低,但是我听见了。第二天我就在B站上找,点进了人气最高的一个视频,缓存了循环看。

看了几次却发现视频里的人虽然没露脸,但是手上有个戒指和她一直戴着的很像。

我第一反应就是视频里的人就是她,想着要不干脆向她本人求证好了,但是后几天再没在琴房见到她。后来才听说是和民乐的几个人组了个什么乐队,忙着排练去了。

之后也不用我问,关于她就是那个网上很火的古风大神的消息就在学校里满天飞了。我们很久都没有再单独见过面,只有一次,我坐在回学校的公交车上看缓存下来的视频,肩膀被人拍了拍。

抬头一看是她。

其实我还是有点期待见到她的,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就向另一边转了转,继续低头看。

为了上次的事我应该感谢她,可对着那边的人我怎么也说不出不带讽刺的话。

“你到站了。”她又说,这次没推我。

我抬头一看窗外,后知后觉发现学校已经到了,慌忙想起身时车门已经再度合上,她在我后一排,抱着手臂靠在了椅背上:“下一站再往回坐吧,时间应该够你再看一次。”

她看见了我在看什么?第一反应就是把手机扣在腿上,我转头皱眉瞪她:“干什么看别人的手机!”

她耸耸肩,那种冷淡的气场让她周身无懈可击,她说:“我看我自己弹琴呢。”

“……”

就像以前,每次她的反击我都很难接上话,我干脆扭开头不理她,谁知她走下一排坐到我身边的空位上,拿起了我的手机。我瞪着她,她笑了笑:“介意借我一边耳机么?”

……

不写了,想到的以后再补,结局的话拉回去看标题吧。

 

——————————————2017-7-31更新分割线————————

没想到随手一写有这么多人看。被手机消息提醒吓了一跳。

有人问能不能叫大神来帖子里,不好意思了,她来了匿名就没意义了。

有人问现在怎么样了,在我们熟了之后两边有发生了很多大事,现在关系已经缓和到能称得上融洽了。

我们怎么样了?拉回去看标题,我好像没有漏审题。

现在我也会上B站,逛漫展,也听她喜欢的那些我之前都不知道有的歌,经常在一起练琴,悄悄串一下琴房可没有在琴房里用饮水机涮火锅那么容易被发现。

后来她问我有没有好奇过为什么明知道那晚停电她还会出现在琴房,我一开始以为她和我一样只是忘了,但她说那天是因为看见了我去了琴房,她才跟了出来。

所以有些看似恰巧的事并不是巧合。

就像我为什么会被她吸引,我承认最初是把她当做对手,又发现她所有的一切都和我之前所在的世界完全不同,表面上讽刺这些不同,在心里我却默默向往。我没有见过这样的人,非常独特,耀眼又强大,让人没法不想靠近。

而且说真的,棋逢对手的感觉真的很有趣。

至于以后的路,或者未来的别的什么,放在眼下纠结也是徒劳,现在我们都过得挺开心,这就够了。

【End】

评论(13)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