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同人产物堆放点。以后不会放和同人无关的东西啦。
神夏‖九州‖中土‖新选组‖薄樱鬼‖PM铁‖夏目友人帐‖寒蝉鸣泣之时‖HP‖燃犀
华福‖泉花‖德赫‖冲斋‖风土‖PM 土冲
欢迎勾搭。

【刀剑X宝钻】异界审神者系列段子之中土篇段

异世界审神者

又名,神奇审审在哪里,

精灵宝钻&刀剑乱舞Xover,双向安利√所以tag是三个精灵审和出场比较多的刀男。牙口,金花,摊牌的场合。以后还会写别的长文或者段子_(:з)∠)_

正文↓↓↓↓↓↓↓↓↓





【芬罗德的场合】

芬罗德,来自西方的精灵,金发,中土的精灵国王里国土最大,也最有钱。第一个在中土发现人类并与他们交流。跟敌军大boss对唱过咒语,咬死过妖狼,昵称好牙口。


01

初始刀歌仙。

原因是,刚降临到本丸的时候在中庭弹竖琴唱歌。习惯了,在夜幕星空下弹琴唱歌有更大概率吸引来神奇物种。

歌仙:是谁在唱歌……多么风流啊。

被吸引了,小步从锻刀房里往外挪。

出来一看,嚯,周身自带柔光,金发又高挑真是俊朗。

继续靠近。

这是什么乐器?他演奏的姿态又是多么风流啊。

持续接近此人。

好牙口按照当年吸引贝奥家族的经验,等他又接近了一点才抬头看过去。

“你好啊,东方的次生子女。我是费纳芬的长子芬罗德。”


02

声音也这么优雅。就是你了!阿鲁几。


03

等等,他刚刚说了啥?

——语言不通,各自一脸懵逼。


04

好牙口很快学会了日语,和当年学比欧家族的人类语一样洒洒水。

双语家庭出身毕竟语言天赋了得。

但是刀男学昆雅十分不乐观。


「以后还是叫我费拉冈德吧。」

「我名字多,不怕,总找的出一个不带卷舌音的。」


05

唯一的文科生在语言方面十分给力,很快就能当翻译以及给全本丸进行昆雅教学了。

与此同时,阿鲁几已经给全本丸取好了昆雅名,平均每刃一个以上。

初始刀大大表示,风雅风雅,甚好甚好。


06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就经常发生,叫名字不知道是谁的情况。


07

第一次跟着刀们上战场就发生意外。

结果他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一曲高歌扭转战局。

敌军战线崩坏。


#搁几万年前,咱可是跟黑魔头对过山歌(划掉)对过咒语的精


08

赞赏和泉守的扬沙迷眼,表示邪门的打法没啥,有用就好。

比如说,真到了危急关头,打狼用咬的都没问题。


09

不出阵的日常就是弹琴唱歌有时候写诗,有时候还搞搞珠宝鉴赏。

歌仙做近侍的每一天都在飘花。






【格洛芬德尔的场合】

格洛芬德尔,西方的精灵,隐匿城贡多林的金花领主,有一头金发闪闪亮,死过一次又复活回到中土,上辈子的死因是被敌军抓住长发拖下悬崖,死后坟上常年盛开小金花。

有个战友,黑色长发里缀碎钻,用自己头盔上的尖刺杀死了炎魔之王。





01

初始刀蜂须贺。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在两边都是金发稀缺的环境里,产生了金闪闪就会相吸的伟大定律。

蜂须贺很满意,这么亮肯定是真品。


02

为什么不是被被?

因为他把自己包起来看不到啊!

当终于锻出山姥切的那一天。

金花激动的发光:他可真漂亮!

裹紧被被的被被:他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果然么,因为是仿品,连主君的话都听不懂……


03

本篇里的初始刀同志,和上一篇里的歌仙一样费尽心思学会了昆雅和辛达林,还承担了开始当翻译,后来当老师的重任。

比上一篇的歌仙多一个养花技能。

金花领主弄来一堆阿门洲的种子,来源同上片好牙口的竖琴。

从此本丸地上金闪闪的小花常年盛开。


04

格洛芬德尔最在意的还是山姥切的心结。

仿品怎么了?

于是每个山姥切当近侍的夜晚,都被拉着听故事。

金花简单明了地表达了故事梗概,当年有棵大神造的银树,贡多林门口的白树就是它的仿品,他贡多林还整个就是提里安的仿品。

和仿品一起的生活很愉快啊,有什么问题吗?


05

「……所以,阿鲁几是因为和仿品生活久了,才能这么顺利的接受我吗?」

「?!你理解的回路是怎样的……」

「请不要再对我那么上心了,我终究是赶不上阿鲁几见过的那些仿品的仿品。」

「你对仿品到底是有多纠结?那我重生一次之后还是仿着上辈子捏的形体,现在的我也就是个仿品呗?」

蜂须贺忽然冒出:「打扰了,真的有完全一模一样复制出真品的技术吗?」

「你先等一下——」


06

几回合后审神者败下阵来。

纠结仿品就纠结吧,那起码换个披着的东西吧。

然后给了他一个魔戒远征队专属斗篷。


07

每个审神者都要面对这一天——遭遇打不死锤不烂碰不着的,高速枪。

格洛芬德尔时隔千年再度发出预言:「这是新的恐惧……它不会被任何刀剑所终结。」

然后自己家力宏,不,御手杵,一下撂倒枪爹结束战斗。

金花领主:「对嘛,不会被刀剑终结,但是杵子是枪,不是刀剑啊。」

今天的反派也为首生儿女的文字游戏颤抖。


08

包丁藤四郎极化归来。

金花领主看着他头顶的大尖刺儿,内心十分波动。

甚至想给他的刺儿顶端加个钻石。


「孩子我给你讲,出阵的时候一定不要用你头盔上的刺扎别人,尤其是比你高特别多的敌人,更尤其是喷火冒烟的敌人!听到没!」


09

日常劝说本丸洗发水终结者小队在出阵的时候剪头发。

和泉守第一个不服,和泉守第一个反抗。

「你说,你能扬沙迷眼出损招,敌军就不能玩阴的?比如揪着头发把你怎么怎么样?」审神者谆谆善诱。

「可是剪头发就不帅气了!」本丸最年幼很委屈。

「随意动人形的外形也有可能损伤本体的。」监护人也帮腔。

结果晚上和泉守做了个梦,梦里自己被揪着头发坠崖了,第二天早上哭着吓醒的。

于是主动要求弄头发。

金花领主:计划通√

其实只是把自己的梦贯通到他的梦里了。精神力就是好啊。


10

考虑到人形外观改变可能真的会伤害本体,剪发改成扎发。

金花意外的擅长弄各种发型,头发里掺金丝啦,头发里缀上碎钻啦。

告诉他这样会变得更帅更强大。卡内桑十分开心。

某兼厨热切围观,很快学会了所有发型。


隔壁的芬罗德:恕我多嘴,这样弄头发脑袋不会更沉吗?

金花表示几万年前就有人实践过,没问题√


11

金花领主有一匹叫阿斯法洛斯的白马,也带来本丸了。

此后大太刀专属坐骑就是它了,日常机动加满。

今天审神者也亲自去马当番了诶。


12

金花领主能发光,在夜战场上也blingbling,十分吸引火力。

打了几次就被短脇们劝退了。

审神者十分委屈:我几万年前打戒灵的时候可没这么麻烦_(:з)∠)_







【凯勒布理鹏的场合】

凯勒布理鹏,爷爷是最伟大的工匠以及精灵王长子。昵称摊牌,也是一流的工匠。在中土专心做手工,没留神被黑恶势力坑死了。




01

初始刀陆奥守。

大大咧咧,乐观向上,很好相处的样子,不用多花心思纠结怎么搞好关系。专注的工匠喜欢这样的人。


02

一周后,自家初始刀往刚熄火的打铁炉子里扔了个东西。

「?!」

「哈哈哈不要紧张只是个地瓜,听说这么弄好吃。」

「……简直可怕……」


然而他后来尝了,确实味道不错。


03

听说你们歧视绿蛋蛋?

凯勒布理鹏打了一颗绿宝石,给谁摸着谁血量瞬间加满。

伊力萨宝石,比御守极更治愈,你值得拥有。


04

对刀男的存在十分震惊,此生子女也能像一如一样造物?还有这种操作?

日常是挨个拉着自己家的刀人看本体。


……只是观摩做工而已,为什么有人会想歪。


05

虽然不太擅长言辞,不过也用自己的方式体恤着自家刀人。

比如做点饰物分给大家。

从每个部屋里越来越多的额冠、项链和胸针就能看出来。

现在被整个本丸的气氛影响,作品越来越和风。

烛台切太鼓钟和泉守等一干追求华丽组十分开心。


不,戒指不做的。这是原则问题。


06

作为精灵工匠当然要不同凡响。

刀匠放假吧,我自己锻刀。

来自费诺·我爷爷·至高精灵工匠·精灵宝钻制造者·库路芬威唯一孙子的骄傲。


07

自己锻刀手气十分欧,特别欧。

上午出爷爷中午出姥爷下午出太爷爷的那种欧。

但是他锻出来的刀,性格还是有不同程度的跑偏。

——「别摸我,爷爷怕痒。」

——「你吓到我了,赔钱。」

——「茶真难喝。」


08

zf很快追查来了,最后禁了审神者自己锻刀。没有他意也不行。

也不许带入其他有御守作用的道具。


09

「你可以给我不完美的世界,但是不能阻止我们诺多自己动手修补世界的伤痕!」

陆奥守表示阿鲁几别气了伤身,跟我去吃个地瓜冷静一下。


10

愤怒的工匠也是很有战斗力的。

在战场上一个远投掷出自己的锻造锤,秒杀敌方大太刀。


11

经常会想自己见过的那些刀剑,以及别的东西的器灵会是什么样。尤其是他爷爷做的三颗钻。

评论(2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