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双兼定】【授翻】In the Kitchen with the Kanesada Brothers

本丸背景,特别特别特别萌的双兼定,非常日常的萌点。我反复翻滚

渣翻译是我的,萌暖是原作太太的。请多去原链接里给太太点赞和留言~

Po翻译不精,有很多意会的地方和不能准确翻出来的地方,欢迎捉虫



正文↓↓↓↓↓↓↓

 

In the Kitchen with the Kanesada Brothers

原作:Reikimon 【太太的AO3主页】

原作链接:

翻译(约等于无的校对):金花我

Summary:和泉守帮歌仙准备午餐的汤。

 

歌仙洗完午餐要用的蔬菜,一转身,惊讶地发现他弟弟正站在厨房门口。

“和泉守?你在这儿干嘛?”他一边擦干手一边问道。

“我被派来帮你做午饭。”他被一只几乎看不见的手推了一把,高大的身子猛然向前一晃。

“我得去远征,所以是兼先生帮您。”堀川从门后探出头*:“歌仙先生只要告诉他该做什么就行了。”

“哦,好……”

“国广啊……”和泉守声音略大地碎碎念。*

“这对你有好处的,兼先生,午餐见啦!”堀川拍拍他的胳膊,消失在门外。

深邃的蓝眼睛四处看了一圈,和泉守真是不喜欢和他兄长共事,每次总有些事情要变得走向奇怪。

歌仙穿过厨房,递他一条围裙。

“我才不穿这个!”和泉守一把推开围裙,十分愤慨地宣布。

“为什么?”歌仙疑问地盯着他。

“看起来一点都不帅。”他语气十分势力地转开目光。*

“行吧。”歌仙说着,开始转身走开。“那就弄脏你帅气的衣服吧。不过你得清楚,弄上食物污渍是很难办的。”

他弟弟马上从他手里抢回了那条令人不愉快的围裙。

“我觉得穿上也还行,反正待会儿能看见我样子的也只有你一个。”和泉守举起围裙,摆了个不开心的表情。

欣喜与他弟弟终于肯穿上围裙了,歌仙走到工作台边,指了指他之前洗好的那一篮子蔬菜。

“这边,你来切一会儿煮汤用的蔬菜。”

“我说,这是最好的工作吗?”和泉守边问边走过来,随手捞起一根萝卜。

“煮汤需要蔬菜。把它们切成同样的大小,记得切掉根须。”他的兄长没有回答他关于“最好工作”的问题,在蔬菜旁边放下一把刀就转回去做自己的工作了。

和泉守盯着那堆菜。根须?他拿起一根胡萝卜观察着,发现了一些非常细小像头发丝一样的东西,垂落下来。*啊哈!他想,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根须!和泉守为自己感到骄傲,他把带根须的蔬菜排列好,飞快地切掉了根部的须子。这样一来就变得容易了,他一边把所有蔬菜归拢起来准备下一步一边想,也许我什么都不用担心。

听着他弟弟工作的声音,歌仙在煮着肉汤的大锅和其他正在准备中的午餐菜品之间走来走去,他有点奇怪为什么切菜的声音那么慢,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有点轻微的不稳,不过至少他能知道那边有动静,他弟弟一直在做自己的工作。

簌——*

“呃——”

紧随着沉闷声音而响起的低低的不快的声音抓住了歌仙的注意,他抬头看向现在成了向前弓背姿势的和泉守。

“和泉守?”歌仙一边走过去一边问道:“怎……”

“我做到了。”烦躁的声音戛然而止。

歌仙离近了些,发现和泉守的刀在一块较大的蔬菜里插进一半。

“和泉……”

“我说了我做到了!”和泉守咆哮,哼了一声,用力扭着想拔出刀。他的力道和动作都有点太大了,那一大块蔬菜飞了起来,穿过空气,击中歌仙的胸口,掉在地上发出轻微“啪嗒”一声响。

“噢!”他歉意地惊呼一声,惴惴地望向他兄长怒瞪过来的绿眼睛:“之定……”

歌仙深深吸了口气,双手叉腰。*

“和泉守兼定,你自己就是把刀,你也会在战场上挥刀,可你居然不会用一把厨房里切菜的刀?”他难以置信地发问。

“我之前从没切过这样的食材!”和泉守在空中挥着菜刀。

歌仙抓住了他弟弟的手腕。

“你能不能风雅一点?!”他恼怒地问。

“我不需要风雅,我要的是帅!”和泉守回敬道。

“乱挥菜刀一点也不帅。现在给我一边看着去,我告诉你怎么切。”

“说得好像你知道什么叫帅一样……”深色头发的弟弟嘟囔着,向旁边退开了点儿。

歌仙满脸不悦地看向他。

“你是想学怎么切菜,还是想坐到那边角落去数米粒去?”

“哦,听起来那是个对我来说很不错的工作……”蓝色的眼睛瞪大了。

“十万多个米粒。”歌仙说着,拿起切菜的刀。

“我什么都没说。之定你可真坏。”

“嗯……现在,从这么握刀开始……”歌仙开始演示他所说的步骤。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这一对兄弟并排站在一起,一个教另一个如何拿刀,如何恰到好处地切东西。他们的声音低低的,声音在那段短暂的时间里只负责传递教导,这两位再也没继续惹怒对方。

“你现在应该没问题了。”歌仙说。

“没错。我知道怎么做了,我打赌我甚至能跟烛台切一样快。”这位刚被教会的持刀者忽然感觉得到了某种授权。

“和泉守,我可不想跟人解释为什么你把自己的手指切掉了,所以遵守我告诉你的方法。”

“呼……你从来就对我没信心,对吧?”他开始切菜。

“这不是重点。”歌仙回到他之前的准备工作上。“你说的也不对。”他低声补充。

过了一小会儿,他几乎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了,歌仙尝了尝锅里的汤,正是他想要的味道,现在是时候把所有配料都加进去了。

“蔬菜切好没有?”

“没有,我切了一半。”和泉守一边切下一块蔬菜一边十分严肃地回答。

“一半?”歌仙皱起眉。“你现在应该都切完了才对。这活儿最多用十分钟。”

“当然,你的话最多用十分钟。”他弟弟来回晃着脑袋说。

“所有人包括你都一样。”歌仙说着,站到了和泉守身边。

“和泉守……”歌仙盯着案上切成完全一样形状且切得特别小的几堆蔬菜。

“干嘛?”

“为什么你切的这些菜都是完全一样的形状?”

“因为你告诉我把它们切成完全一样形状的啊。”

“我是说了……但是我的意思是,把每种蔬菜切成差不多的形状,不是把所有的都切得完全一模一样。”

和泉守停下切菜的动作,看向他的兄长。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说明白了?”他提高了声音。

“你之前也喝过汤,我以为你能懂!”歌仙指出其中的逻辑。“我以为所有人都能注意到蔬菜的形状切得有点细微的不一样!”

“只有像你这样的人才会注意到!”和泉守转着他的蓝眼睛。

“你能别再说那种话了吗?”歌仙怒瞪他,随后拿起刀抓过蔬菜,和泉守看着他迅速把蔬菜切成与自己之前切出来的差不多大小,然后他移向下一个。

“我自己能做这些,之定。”他提议道。

“菜马上就要下锅,我们两个一起做能快一点。”歌仙用自己的刀指了指剩下的蔬菜:“你负责那些。”

他们俩切完所有菜后,歌仙拿起一把切得整齐的胡萝卜,把它们抛进碗里。

“你不拿剩下的吗?”和泉守问着,看着那把胡萝卜被丢进汤锅里。

“现在还不要,必须把硬一些的蔬菜先下锅,再放进软一些的。这样出锅时所有的食材软硬就差不多了。”歌仙搅拌着汤解释着。

他回到和泉守身边,把那几堆蔬菜分好下锅顺序。他感到有一双眼睛一直盯在自己身上,最终他抬头看过去。

“你干什么?”他轻轻皱起眉。

“我都没发现原来你比我矮这么多。”和泉守看着歌仙的头顶。

“我能让你变成更矮的兼定。”歌仙冷冷道,伸手拿他的刀。

“这不是个恶意的表达!”和泉守本能地恐惧起来,慌忙后退。“你为什么总这么暴力!”

“唔,我前主杀了……”

“三十六个家臣……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他挥着双手。“但这也不意味着你就应该这么暴力。”

“鉴于你现在还是高一点的那个兼定,你不能说我蛮不讲理。”歌仙拿起另外两堆蔬菜。

“你也太容易生气了。”和泉守看着剩下的几堆菜,嘟囔着。他把那些菜放进一个碗里,跟着兄长走到炉子旁。

做好了汤,歌仙开始教他弟弟如何完成其余的准备工作。他们两个之间没有再产生任何困难,哥俩儿终于成功准备好了这顿饭,并在午餐铃声敲响时把食物摆上了桌。

给大家都盛好了饭,两位兼定找到山姥切和堀川,开始享用他们自己的午饭。

“歌仙先生,这是您在尝试的新技术吗?”堀川注意到了切的很小的蔬菜。

“唔?”歌仙看了看蓝眼睛的脇茬。

“蔬菜切得太小了。”山姥切低声指出。

“哈……”和泉守脸颊红了,发出一阵痛苦的感叹,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向了他。

“我让和泉守切成这样的。”歌仙直接说道。

他弟弟猛地扭头,用惊讶的神色盯着他。

“你让他做的?”堀川也一样惊讶。

“对,他完全按我说的去做了。”歌仙面无波澜地看着其他人*:“审美还不错吧?”

“是……是的……”堀川看向自己的搭档:“兼先生,我太为你骄傲了。把这些菜切成这样一定花了很多功夫吧。”

和泉守依然一脸震惊地看回去。

“噢,谢谢你。”他站直了身子,自豪地挺了挺胸,然后才开始喝他的汤。兀自揣测着歌仙为什么要这么说。

午餐结束时堀川站起来看向自己的搭档。

“我们打扫干净厨房之后见。”

“国广你要打扫厨房吗?”和泉守疑惑道。

“不……是你要打扫厨房,这也是当厨责任的一部分。”

仍坐着的男人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

“你带他走吧,堀川君。”歌仙拍了拍腿变和泉守的脑袋。“他今天已经做了不少活儿了。”

“我不是个孩子了!之定!”和泉守抗拒地摇晃脑袋躲开拍在他头上的那只手。

“我可没说你是。”歌仙低头看他,深深皱起眉:“你还说我易怒……”

两位国广在一边看着兼定兄弟互怼。

“你就是很易怒!我只是不想被像个四岁孩子一样拍脑袋而已!”年轻的兼定站起来,低头盯着兄长,他眼中骤然掠过一道锐光。

“你不要说……”歌仙警告道。

“矮子!”和泉守以一种桀骜不驯的反叛音调吐出这个词。

“简直是不知风雅!”歌仙的声音听起来失望极了,他转身走进厨房。

“兼先生,你不该那么说。”堀川看着他的搭档。

“他刚刚像对孩子一样拍了我的头!”年轻的兼定仍然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他是像兄长一样在夸奖你。”

和泉守看向厨房,发出一声烦恼的声音。

“我觉得我还是去帮他打扫吧。”他收起桌上的碟子转向厨房。“一会儿见,国广。”

“祝你好运,兼先生。”

“我们毫无问题地撑过了一顿饭的时间。”他们看着和泉守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里时山姥切如是说。

“嗯,没错。我猜他们两个相处得越来越好了。”堀川承认。“想跟我一起打扫主屋吗?”

“好的。”

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兼定兄弟计划要在一架都不打起来的情况下打扫干净厨房,此外,在想了很多后,和泉守甚至计划要以他自己的方式向歌仙道歉。

“之定?”在就要离开厨房时他唤了歌仙一声。

他的兄长警惕地看过来。

“矮一点也不是坏事……嗯……还有,谢谢你今天教我的东西。”他说完,飞快地离开了屋子。

歌仙从窗子里看着和泉守快步穿过庭院。过去的那几个小时充满压力,但至少,他度过了一段与自己的兄弟相处的时光。

 

 

*1:peek his head intodoor:直接翻译是窥门

*2:whispered loudly:大声耳语是说不通的……感觉更像是小声BB没控制住音量

*3:a hint ofsnobbishness:势力的暗示。直译不通,自己加戏x

*4:不知道怎么直译

*5:thwok:不知道怎么音译就随便用了一个象声词

*6:目测是花丸内番亚克力的造型(当众提裤子造型)

↑被渊酱提醒了是叉腰的意思然后改了

评论(1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