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刀剑】异界审神者 之 金花领主和兼桑的梳头番

一句话:异界审神者系列,格洛芬德尔给和泉守兼定梳头,及衍生的一点日常。

既然审神者谁都能干那为什么老精灵不能啦!(就是非常把我喜欢的几个男人(有的不是人)放在一起)如果看出双兼定成分,说明po主滤镜已经爆了。

补充背景资料,格洛芬德尔,来自维林诺后来住在贡多林的精灵,被叫做金花领主,在原著里在贡多拉城破时为了保护出逃的人民,被炎魔拖住头发拽下悬崖,第一世,卒。后来复活返回中土,住在林谷。

里面的发型均来自精灵宝钻,魔戒原著以及电影。

吃我双向安利啦!

手机打的,照例引号诡异,能接受走正文↓↓↓↓↓↓↓↓↓

 

「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总觉得我们遇到的敌人都,不专业不科学不得劲儿。」

在暖洋洋的秋日午后,坐在红叶里捧着茶的金发审神者忽然发言。作为近侍的和泉守倒在主君身后打盹,闻言睁开眼,又闭上翻了个身。

「我们都知道扬沙迷眼这种损招的打法,怎么他们就只知道正面上?」

和泉守不乐意了,「那是实用的打法,能赢就行,怎么就成了损招?」

「好吧,我纠正我的用词——敌军为什么就没想到用这种实用的打法?比如你,我要是敌人,会首先揪住你的头发。」格洛芬德尔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青年,摘掉落在他刘海上的红叶。

和泉守撑起身子:「阿鲁几终于也成了二代目派来的卧底吗?他一天到晚就知道念叨我的头发。」

金发的精灵笑意高深莫测:「歌仙先生和你说了什么我并不知情,只是我自己曾在头发的事上吃过亏……我建议你以后出阵至少把头发扎一下,清光和安定那样就很不错。」

完全无视了发量的差啊?!而且,「我明明扎起来了的。」

「发尾系个蝴蝶结就算扎?果然我和次生子女连定义都不一样了?或者剪短吧也没问题。」虽然堀川一定会拦着不让。

「那怎么不说江雪和数珠丸殿?啊还有次郎,要说我这种程度的头发在战场上碍事,他们也跑不了吧?」

说出这句反驳的结果是,第二天早上和泉守惊讶地发现被提名的几位发型的变化。

「如果改变发式就能缓解世间的悲伤……」长发束成一股,连鬓角两束长发都束进额侧的江雪垂眸看着面前的桌子。

「人家无所谓啦~大哥也觉得几千年不变的造型太没意思了嘛~」束成麻花辫盘在脑后的次郎笑的比窗外艳阳还灿烂。

「身外之物,于心无妨。」数珠丸依旧合着双眼,剪短齐肩的头发挑出两束在脑后编成辫子,用白水晶的发饰扣住。看上去有点像平时审神者的发型。

和泉守目瞪口呆。

但他依然不想弄头发。不论束起来还是剪短。只要不是现在这种又能有恰到好处的装饰又能在风里和战场上被吹起形成恰到好处的效果的造型,他就觉得不帅气不流行不强大。

格洛芬德尔一脸头疼的看着他。当年贡多林的小爱雅仁迪尔都没让他这么头疼过,这代沟真是一千年更比一千年深。

算了,不听智者预言,吃亏就在眼前。

隔天和泉守出门就吃了个大亏。

出了个阵,一切顺利,结果临走了碰上了检非违使。高速枪直奔他而来,和泉守敏捷闪过,不想枪锋挂住了他的一绺头发,他不及反应,被大力向后扯去。同行的伙伴发出惊恐的喊声,但无论如何也来不及抓住他,而他们背后是断崖。

刀刃脱手,和泉守绝望中也无法碰到被拽住的头发。这下完了,悬崖不高但下面是乱石,掉下去八成就碎了。

身体悬空的时候他想起了审神者说过的自己的故事,几千年前还是几万年前,总之他第一辈子的时候,就是在断崖变被敌人揪住头发拖下了悬崖才亡故的,据说之后他的尸体被大鹰从崖底托起,石头堆成的坟墓上开着长久不败的金色花朵。

自己的坟上会开什么花呢。他忽然浑身一哆嗦,脑后的重力消失了,摇摇欲坠的身体被一把推了回去——虽然不知道怎么做到的,但审神者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了,斩断了被牵制的头发,救了他。

 

回来后好几天审神者没有让和泉守出阵,也没有内番。他窝在房间里想了好几天,跑去找了审神者。后者还在最喜欢的枫树下。

「你想通了?」金发的精灵很惊讶。

「我只说可以用别的束发的方式,但是不能剪!」他青年的外表下隐藏的孩子跑了出来,有点担心又有点着急。

格洛芬德尔玩着自己的头发打量他一阵,了然笑笑说好吧。

于是次日,堀川的例行梳头任务转到了审神者手里。

格洛芬德尔·活了两辈子·玩转中土维林诺·比你们看到的太阳月亮都老·金花领主认真起来,自然不同凡响。

 

第一天。

他拿了一把细细的金丝,给和泉守编进发辫里。年轻的付丧神向来喜欢这种华丽闪闪发光的东西,不过要让它们跟自己在一起,他就得让精灵给他把长发梳成辫子。

「这是什么材质?不会是你的头发……?!」他本来把玩着两鬓已经梳好的辫子看自己黑发间掺着的金丝,忽然警惕起来扭过头瞪身后人。

金发精灵一脸不可思议回瞪他:「你想什么呢?我头发金贵的很好吧?」言下之意怎么可能随便拔还拔这么多。

梳好后格洛芬德尔拿了个镜子放在后面,和泉守从前面的镜子看后面镜子里自己发型的倒影。闪闪发亮的金丝和黑如浓墨的长发,交织起来如同神秘遥远的传奇中的歌谣。他很高兴,一出阵就拿了个誉。

 

第二天。

格洛芬德尔把他两侧头发梳成细辫子,脑后大股头发束起,用一个宝石发扣扣住。发扣的宝石是蓝绿色的透明晶体,像他的眼睛。

 

第三天。

格洛芬德尔带了好几串碎钻穿起的链条,束好头发后缀在他发间。阳光下的黑发间一点一点闪耀的星芒比起第一天的金丝又有别样的美,他二代目都夸他装扮风雅,和泉守心情极佳,出阵抢了一串誉。回来被审神者夸奖,说下次送他一个特制专属御守,表面缀了一千颗水晶的那种。

「那还是算了吧……」一千颗水晶,想着就硌得慌。

 

第四天和泉守轮到近侍,一天无所事事,在审神者身边百无聊赖坐着,看他金色长卷发散着,被风吹着飘荡。

「以后说不定也会有金色长卷发的付丧神出现呢?」

「说不好,不过现在金发的基本都是仿品的付丧神。」和泉守说。

「山姥切君吗?他好像特别在乎自己是仿品,上次我跟他说我之前住着的城市里有一棵白树,是对最初维林诺银树的仿品,只是想告诉他仿品也没什么不好的,结果他干脆拉下被单罩住了整张脸,嘟嘟囔囔说原来您是习惯了仿品吗,我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的过去真是太深厚了……」

「毕竟活了太久啊。给你的那些发型也是我两辈子里的收获之一。」

「啊?」和泉守捂住脑袋。

「宝石发扣是精灵的常规装饰,你懂得,精灵基本都很爱宝石。把金丝掺进头发的创意属于我们的第四位至高王——」

「至高王?」

「你就先理解为你们时代的将军好了,我还来不及仔细给你讲那些复杂的历史。总之就是我们的王,他是一个勇敢的精灵,为了救挚友可以只身涉险,他后来在一场大战里被魔王击碎了脑袋牺牲了。」

和泉守吞了口口水。

「头发里缀碎钻的创意是我挚友的,他很厉害,不管是战绩还是脸,盾牌上镶着一千颗水晶,最后一战他吹着笛子踏上战场,连我都服他。我第一辈子里我们一直都在一起,直到我们居住的隐秘王国被攻破,他拉着炎魔王跳了喷泉,不久之后,我也死了。」

和泉守不动声色往后退。

「然而你自己不也觉得他们的发型很不错?再说你想想,又不是因为蛋蛋——啊不是,又不是因为刀装是金的才会碎,他们的死也不是因为头发,所以收起你现在的微妙表情可以吗?」

想想也是,于是和泉守停止后平移。

等等,原来这位对他前几天碎的刀装都一清二楚……他慢慢慢慢又后移了一格。

幸亏歌仙在此时到来,打破了(和泉守单方面)忽然尴尬起来的气氛。

他的二代目穿着平时内番的装束(标志着他今天不出阵),但没有束起刘海(声明他今天没有内番),怀抱的几本书最上面放着一枝花。「希望没打搅你们的梳头日常。」

「今天不出阵,梳头番取消。」审神者学他们语言的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和泉守震惊。

「哦!多么可爱的小花……」格洛芬德尔捻起花枝,让屋外阳光透过娇嫩花瓣,然后把它随手插进小几上的花瓶里。歌仙发出不满的声音,伸手调整那支花:「说过插花的精髓是要让它看起来和自然生长的状态一样!」

格洛芬德尔抗议:「我已经很随意了!」

「随意和自然不是一回事!」

「好吧好吧——你把我的书拿回来了?」

「嗯,都看完了。」和泉守抻长脖子去看歌仙手里的书,封皮装饰着藤蔓的烫金,写着曲里拐弯看不懂的文字——昆雅,他们那位精灵审神者的母语。

这段日子众刀剑男士终于把那门已经不存于现世的高深语言学了个七七八八,不用万事依赖近侍歌仙当翻译,但和泉守看那几本书还有点困难。

歌仙离去后格洛芬德尔看着他飘摇远去的袖摆,若有所思地跟和泉守说,你的这位兄长放在我们的年代,会是能写出传世歌谣的诗人。

和泉守不在歌仙面前,就大胆流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然而还是没敢嗤出声:「之定要是听到你这么说肯定会疯。那一位啊,首先是个会武的贵族,然后才是会做饭的文化人。」

以及,虽然在这个时候提起会有点突兀,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说出那个心里盘桓挺久的想法——

「要是哪天我碎了,我希望埋我的地方能开梅花。」

格洛芬德尔出其不意,被呛了一口水。把气喘匀后他哭笑不得抬起头:「那你记得在随身的衣服里揣点儿梅花种子。」

「啥?」

「……你以为关于我的那个传说里,我坟头的小金花,真是从我坟上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

第五天。和泉守及其二代目被派了马当番。

今天的马当番并不如以往那么烦人,现在他们两个站在一边,观摩审神者亲自料理其中一匹白马。

那匹马比别的马都高,鬃毛也更长,审神者满眼爱意地给白马添上草料:「这是阿斯法洛斯,当年能跑赢戒灵的马。」

和泉守上前摸了摸白马,然后被马叼住了头发,嗷嗷乱叫,果然是精灵的马,咬头发都更紧一点。

格洛芬德尔帮他解脱出来,笑得停不下来。「当年我也被这么对待过,两辈子都有过。」

「你两辈子都和同一匹马在一起?」

「当然不可能,而且这也不是跑赢了戒灵的那匹,我重生后遇到一匹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的马,就给它取了第一世那匹马一样的名字,到现在已经是第一千五百二十一代阿斯法洛斯了。」

歌仙用手指顶着下巴若有所思:「唔,听起来和每一代都叫和泉守兼定的规矩有那么点相似。」

「二代目啊!!!!」

【END】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