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中土】【团秘】静风

二月第一发,写给在微博认识的中土基友。哈团子跟林秘书,团秘这个名字好萌啊莫名的就很想用

今年……争取多写中土_(:з」∠)_

正文↓↓↓↓


Celebrain从洛林探亲归来,护送队照例在林谷住一夜。从门口来的侍从去安顿马,从台阶上走下来的Lindir安顿马的主人们。

客房所在的走廊安静,一扇一扇门走过去,每关上一扇门他身后就少一个或几个人,待走廊到尽头Lindir身后只剩了唯一一个人影,他状似悠然地维持着步调,却在推开最后一扇门前一刻莫名犹豫,于是那个瞬间里混入了心跳和风声,午后阳光把两个影子投在墙上,风扬起他们垂肩的头发,树叶簌簌,像心里关不住的笑声。

“一会儿来找我。”他为身后那位推开门,没回头,听一声阖门的动静,然后径自微笑着走开。

林谷的Lindir跟洛林的Haldir,他们的相熟令所有人意外——就好像,只靠着几次两家互访时引路的对话就聊熟了。

然而这才不是真相,真正的契机发生在几年前,银冠夫人还是银冠小姐,Lindir到林谷不久,Haldir随凯勒鹏领主来访,带他去客房的路上Lindir几次回头看那位金发的辛达,欲言又止。

第二天早餐桌上Lindir还是这样,午餐前遇见,还是这样。精灵崇尚的可能略微繁琐的礼仪跟磨叽到底还是泾渭分明,Haldir也留意着那个黑头发的年轻精灵,在他又一次用棕色的眼睛望过来时直接站到他面前:“有事?”

“你们洛林,呃……”棕色的大眼睛向左右瞥了瞥,眼睛的主人面上带了一点点被抓包后的羞赧红晕。“你们洛林军队在战场上也会喊那个口号吗?”

“什么口号?”

Haldir脑内呼啸着掠过光夫人看水镜时仰望星空时说梦话时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念的咒语。

“就是战神的名字,你们会在战场上呼唤Ecthelion的名字吗?”

Haldir的脑内呼啸戛然而止。他皱起眉:“十分抱歉,但那是你们诺多的战神,而我们都是辛达。”

“对、对不起……”对面神色的脑袋垂下去,Haldir又有点莫名不忍,于是补充:“呃,不过也会喊类似的,比如——”他还没编出个合适的,Lindir早就转身走出一段距离,看脚步,好像还挺开心?

黄昏时Lindir叩响了Haldir的窗子,递进来一包别致的糕点,说那个关于战神的问题是Glorfindel跟他打的赌,结果金花领主输了,不得不做了这个“第一纪元传统风格”的点心满足Lindir的好奇心。

Haldir咬了几口,苦着脸,太干又太甜,大概不是传统做法,只是传统的手艺差……

很久之后,他们已经不只是“熟悉”的关系,他又和Lindir说起这件事,黑发诺多笑得一脸狡黠,说我早就觉得他的厨艺不靠谱,所以才先拿给你吃吃看。

Haldir沉默坐在原地,看他笑得止不住发颤,等着等着就失去耐心,一把拉下对方的领口,压上那双柔软嘴唇。

“早知你们林谷风气如此,就不该让领主和夫人把小姐嫁过来。”

“注意你的称呼,小姐现在是我们林谷的夫人了。你要是跟Galadriel夫人说这些,我就请求她派你常驻林谷,好好教导我们的风气。”

Lindir无疑处在一个奇怪的时期,看似沉稳到可以一手打点林谷上下大小事务的同时顺手给暮星公主即兴讲睡前故事,但算他的年纪的确不大,因此在成熟和孩子气之间摇摆也是理所应当。在其他场合Lindir小心掩藏着那点点不成熟,不过到了金发的卫队长面前就可以毫无顾忌,有时也会忽然意识到自己的不妥,慌忙掩饰的样子落在Haldir眼里,也别有趣味。

跳出回忆,回到眼下的时间轴上。Haldir收拾停当,按Lindir刚才说的去找人。

没费太大功夫,Lindir抱着口小锅就坐在Haldir客房外的小园里。

——没错,一口小锅,装着一些剥好的豆子和一些没剥的豆荚。Haldir走下来,Lindir把锅向他推来:“帮我一起剥。”

他身后是攀满藤蔓的古老墙壁,一朵小小的白花从叶子间探出来,几乎就垂在他头顶,在清风里摇摇晃晃的。

“我以为你是邀请我参加某些更有趣的活动的。”Haldir用指尖碰了碰那白色柔软的花瓣,盘膝坐在Lindir身边。

“是突发工作。”

“林谷的管家还要做厨房的工作?”Haldir边说边抬头看着剥着豆子的音乐家,他向来喜欢看Lindir的侧脸,深黑发色衬得他肤色更白,眉清目秀,褐色眼睛光芒润泽,专注地低垂着,有时忽然抬起,带着一点点转瞬即逝的茫然。

好吧,也有例外,比如眼下,那双漂亮的眼睛转过来瞪着他了:“我们瑞文戴尔自然是有自己的规矩。”

Haldir知道对方不会生气,歪了歪头坦荡地看回去:“不如说瑞文戴尔有个多面手的管家。”

Lindir低头叹气,继续剥豆子:“厨房人手不够了。”在转过头去的一刻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跟你说了,我是哪里需要哪里搬。”

Haldir站起来把锅放到一块凸起的权当桌子的石头上,自己却没坐回原位,待那位瑞文戴尔全能管家好容易压住笑意再抬起头,金发的高大精灵已经坐在了他身边,还伸出一只手轻车熟路去逗弄他垂在鬓边没有束起的长发。

突然抵达脸颊边的温度让Lindir吃了一惊。“别动……”他试图推开Haldir缠着自己头发的手,洛林卫队长不慌不忙,手指展开又收紧,把恋人的发缕跟手指都收入自己手中。

风吹过脸颊微微发烫,心跳的节奏骤然加快,时间却如同凝固了一般,鸟鸣听在耳中都变得渺远模糊,Lindir另一只手中的豆子掉下去,他不敢动了,垂下眼睛任由那人握着自己的手,鬓角的发丝掠过指尖,一点一滴的触觉都在此刻被无限放大。

金发的辛达轻笑,继续凑近,在他耳边断续说着什么,当然,内容并不重要,他们都很明白这一点,然而说话间细细的温热气息触到Lindir脸颊下颌处的肌肤。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临时剥豆阵地里闯入了两个小精灵——Elladan跟Elrohir总是要跟每个来林谷的客人玩“猜猜我们谁是谁”的游戏,上次Haldir发现了他们一个脸上有痣另一个没有的区别,结果这次来的双胞胎脸上同一位置都有了颗痣。

Lindir看着俩孩子折腾,例行胃痛,告诉他们其中一个赶紧把脸上点的痣擦了,时间久了就洗不掉。

俩孩子还是笑嘻嘻不为所动,围着Haldir非要让他先猜一次。

金发的辛达摸摸下巴,摆出一副苦思冥想的姿态配以各种疑惑音效,忽然抬手一指右边的小孩:“你是Elladan!”

孩子们的微笑凝固在脸上。

Haldir猜对了,于是可以板起脸清清嗓子,要求双胞胎帮他们一起剥豆子,虽然两个小精灵完全没有经验也心不在焉,很难说添了这两个帮手是帮了忙还是帮倒忙,不过好歹最后能差遣他们把剥好的豆子送回厨房。

送走了两个孩子,Lindir迫不及待地问Haldir是怎么看出来的。

难道真的是常年在卫队练出来的观察力?

Haldir摆摆手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观察力?没这回事。之前他们两个在水池子边玩,一个弄湿了衣摆,另一个叫了他的名字,而我恰好记住了。”

“……”

Lindir扶额,再抬起头还是那张凑得很近的得意面容。这时他们走过的长廊僻静无人,阳光暖软如融开的蜜糖,遥远的地方有鸟鸣传来,空气里都带着这个季节独有的温柔气息,四下无人,自然也没有理由再端着一本正经的脸。

他绕过半圈扯了扯Haldir的衣摆,刚才坐下的时候没在意,果然弄得皱皱巴巴。

后者看着他弄,半晌,拖长了声音慢条斯理地开口:“我说,你叫我过来,真是为了剥豆子啊?”

当然不是。

但也不是能在门外就说的事。

林谷和洛林的往来算得上频繁,于是他们幸运地有了很多见面和相处的时光。

细想下来,每次都没有很激荡的情绪——最意想不到的一次也就是在瑞文戴尔附近的森林里走动,最后捡回来一堆野蘑菇——但流水般的琐碎日常也把回忆填补的少有空缺,一朝回忆起来,也能笑着说全无遗憾。

大概银冠夫人在睡前故事里把洛林卫队长描述成了一个神乎其神的盖世英雄,某一次Haldir来瑞文戴尔,忽然就被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小精灵团团围住,包括当时才能摇摇晃晃走路的Arwen公主在内,都举这着个小树枝要Haldir教他们剑术。

原话是“教他们打架”。

Haldir哭笑不得,而且他十分不擅长应付孩子,多少年前自家小姐那么乖巧温柔,他都应付不来,何况眼下这三个。

他只好找个借口搪塞,让他们先每人做个木剑出来再说。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想不到一个月后他再来林谷,又被三个小精灵包围,每人倒是都有了把像模像样的小木剑。

Haldir无声地用眼神质问跟在他们后面的Lindir,后者握拳挡住嘴咳嗽几声,轻描淡写把帮忙记住“木剑之约”顺便助攻的功劳推给不在场的金花领主。

谁信。反正他肯定也有份。

这下逃不了了,Haldir叹口气,叫小精灵们排成一排,跟着他拿剑比划一阵,反正孩子累的快,手酸了他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目光瞥到坐在旁边的黑发诺多。Lindir貌似是在照料附近的几株植物,偷偷往这边飘来的眼神却没逃过Haldir的眼,发现自己被看到,赶紧一下子转回去,欲盖弥彰得不得了。

Haldir挑了挑眉,不动声色计上心来。

“公主先不说了,你们两个男孩子,胳膊怎么还抬不直?你们手里的东西不可能比那边那位管家手里剪花草的剪子更沉吧?”那边那位拿着剪子的管家果然闻声看过来,Haldir假装没感受到对方的目光,继续道:“我敢打赌他都能比你们坚持时间更长。”

小精灵们抗议起来,什么他的力气更大啦,他更高啦,他之前经历过这些事情啦,Haldir不时向花园那边投去一瞥,却发现Lindir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剪子,走到了他们这边。

“他们说的对,如果是我的话,就不能用小精灵才用的木剑了。”

Lindir走到他们身边,饶有兴致地抱起手臂。这次轮到Haldir扶额,听他的话音就感觉没好事,早知道就不把他扯进来了,现在轮到他暗自叫苦不迭。

“这位先生,”他拍了拍Haldir的肩膀:“他除了剑术,还很擅长弓箭。”

双子中对弓箭更感兴趣的Elladan顿时睁大了眼睛。

“他有一把很厉害的弓,如果他恰巧带来了,而且也允许我们借用,我想那会是比较公正的测试我的道具。”

三个小精灵发出欢呼,马上向金发辛达簇拥过去,Haldir没办法只能答应把弓拿过来。他们来到客房,Haldir打开自己的行李,Lindir四下看看,念叨着这间房里哪处的装饰不够完美,等忙完这一段得好好收拾之类。

Haldir把弓拿起来给他看:“你确定你能拿得动?”

Lindir偏了偏头,从他手里拿过那张弓,轻轻拨了拨弓弦,往上举了举。

“我也许不擅长战术,但是拿起这些东西还是没问题的。”

“不光是拿起来就可以。”

“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就只是个诗人兼管家了吧?”

之后他们回到小精灵们所在的花园,Lindir再次让他吃了一惊,他用去掉箭头的箭,轻松地射中了远处藤蔓上的花。

“偏爱音律也不能说明我对其他一窍不通,再说了,吟游诗人的竖琴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轻。”事后Lindir说。而那时小精灵们对Haldir弓术的热情高过了其他一切,洛林卫队长头疼的事情又多了一件。

……

这些都是很久远的故事了,那时阴影还没有蔓延到后来的地步,分别几乎是杞人忧天的考量,他们还能时不时凑在一起,享受安静时光里流过的鸟鸣和风声。

在无形的命运急转直下之前,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END】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