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Silm】飞燕的语c考核

2015年5月份加了中土的语c群,c的是燕子。考核的独幕在这里堆一下。

感觉语c对自己来说仍然是一个不太好掌握的技能呢。

++++++++++++++++++++++++++++++++++++++++++

考核独幕  飞燕领主Duilin

 

背景:冈多林建成后,某一天Duilin在指导训练时偶然想起了在维林诺的往事。

 

  “拉弓的时候,左手要这样。”

  年轻的精灵依言而行。然而他的动作依旧生涩僵硬。感觉只是语言上的指导并不足以传达,我索性微俯下身,双手贴着我教导的精灵的手握住弓。

屏息,开弓,侧头,瞄准,我指尖一松,白羽的影子一闪,瞬息间不远处的一朵黄色小花应声而落。

“看清了吗?这样是正确的做法。”我直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年轻的精灵。Anar行至西方,余晖璀璨,Isil正要升起,触到对方混合着惊讶和喜悦的目光时,我忽然微愣。思绪不受控制地跨越经年,回溯到遥远的某个时刻。

晚风,是这样和煦温润的晚风。光芒,也是这样金银交织的光芒。然而那时辉映的不是如今的日月之光,而是来自维林诺的双树。我坐在家门前的草地上,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时抬起头,Atar的身影沐浴着泰尔佩瑞安缓缓升起的银光向我走来。

与我而言,每到这时,就意味着一天中最特别的一段时光将要开始。

父亲身为Nolofinwe殿下的近卫,尤其以弓箭见长,母亲的箭法也十分了得,然而从小我就不曾表现出对弓箭任何特殊的兴趣。等到了我十五岁那一年,父亲终于坐不住了,决定开始教我射箭。

父亲亲手做了一把适合那时的我的身高的小弓,每到他结束了卫队的工作回到家,都会在家门口的草地上指导我射箭。起初我无比抗拒,然而当某一次,他握着我的手射下了枝头的一片叶子后,我忽然就对此燃起了兴致。

从那以后,潜藏在我身上的天赋似乎一夜间醒来,我的箭法突飞猛进。而那时双树光芒交映的情景,也被我深深刻入了脑海。那时的我笨拙地握着弓,Atar在这样的光辉中低头望着我。

自从离开蒙福之地、追随Turukano殿下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我很少想起过去,想起留在西方的我的家人。另一段记忆闯入脑海,是我离开的那晚。跟随殿下去中洲的事我没有告诉家人,也只有和我关系很好的那几个知道。当夜我偷偷离开家,走出一段又忍不住回头,我看见自家的小屋里亮起了灯火。

黑夜里似乎起了雾气,暖黄的光晕在我眼中氤氲开来。即便看不见,我也知道有两个身影在那光芒中遥遥目送我。

 

“My Lord……?”

身边的声音唤回了我的神思。年轻精灵望向我的眼中略显忧虑。

过去的美好值得铭记,但它绝不可以成为阻碍未来的理由。

喝断自己的神游,我向他笑笑,把弓箭交还到他手中,转身大步离开训练场。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