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Silm】【Smugbo】夏尔红龙养殖场1

食用说明:

2015年1月,刷完霍霍霍后的脑洞。

主角是比尔博和史矛革嗯。

邪教无误

然而觉得这俩也可以很萌_(:з」∠)_

好吧我承认是因为演员和配音的关系……

++++++++++++++++++++++++++++++++++++++++

第一话

创世之神将霍比特的族群放到夏尔的时候,也就注定了这个种族与生俱来的对安宁生活的热爱。他们不喜远行也不适和冒险,如果能在故乡安安稳稳一辈子,就是最好的事了。

  以上并非出自哪位先哲之口,而是出自袋底洞的比尔博·巴金斯先生。

  被矮人王聘为过飞贼,参加过孤山远行,戴上过至尊魔戒,揣过阿肯宝钻,直面过密林大蜘蛛、哥布林以及其他更恶心的玩意儿,还用石子儿砸过半兽人的脑门。瞧啊,纵观整个夏尔,也找不出另一个比他更适合说这句话的人了。

  比尔博先生曾经不止一次地觉得,那次出的远门简直折腾掉他半条命——虽然事实证明并非如此,而且至尊魔戒的力量还延长了他的寿命。不过一旦回归故里,那些在袋底洞的摇椅里喝茶看书的时光又让他产生了无比的迷恋,虽然很多时候会伤感得想起同行的伙伴们,不过那终究只是旧日的辉煌幻影罢了。

                                                                                          

六月末的夏尔绿意盎然,篱笆上的蔷薇含苞待放,不知名的可爱野花也星罗棋布地盛开,空气中弥漫着夏日特有的暖融融的香气,阳光温暖地让人恨不得立刻闭上眼在其中睡去。

  又是平静美丽的一天。

呼——啪。

  严格说,是“貌似平静”。

刚才有什么东西从耳边飞快地擦过去了。

  从对面的墙上那几个烧焦的圆孔看,在刚才比尔博写下那几页文字的时间里,他耳边的不明物已经飞过了六个。

  

  “看在老天爷的份上……”巴金斯老爷一边不断提醒自己要镇定要镇定,一边操着明显很不镇定的音量转向斜后方:“不要再往我的木墙上喷火了!”

  “无聊。”

  背后合并起来的两张躺椅里团成一团的不明物动了几下。

  “又在写你那本无聊的笔记了?别问我怎么知道一看你闷在桌子前这么久都没动静我就知道你肯定又在和你的那个红皮本子较劲。可惜付出的时间没多大回报,这几天你反复撕掉重写的那几页根本没什么改变,无论是语法还是修辞。看上去是想设个伏笔不过这么明显的东西别人一看开头就能猜出结尾还怎么能叫悬念?”

  低沉稳重的嗓音,可惜说出来的话远没有他的声音悦耳。比尔博习惯性地皱着眉歪过脑袋,忽然想起的一件更重要的事打断了他为了反驳对方而在搜刮词库的努力:“你又看了我的笔记??我可是把它——”

  “你可是把它锁进抽屉里了?哦拜托你抽屉上的锁简直就和你设的悬念一样是个没有任何意义的摆设。”一阵织物摩擦的悉悉索索声,听声音是对方技术性地翻了个身并巧妙地让自己没有掉到地毯上。

  比尔博按了按眉梢——他确信那里一定又新生成了好几条皱纹。“如果你觉得无聊,这里有这么多书可以看,你也可以出门转转,就算不和邻居打招呼看看夏尔的风景也还是可以的,还……”

  他说话的同时心里就一直有个声音用不容忽视的音量呐喊着他要打断我了就是现在他马上就要打断我了!想不到对方把宝贵的沉默保持的出乎自己意料的长,于是在走过去看看他是不是睡着了和继续说下去中比尔博选择了后者:“还可以去照看我的橡树,如果你愿意的话。”

 说这话的时候比尔博的目光从桌上摊开的纸页中溜走,小小的圆形窗子上半部分被天空纯澈的蓝色填满,其下是繁茂的绿色间点缀的日光。从这里能看到埋下那颗橡果的地方,回到这里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种下了它,再过几年,这小窗户里就会透进橡树枝叶斑驳的影子……

  “那玩意儿会结出金果子吗?”

  “呃……按照我们所理解的规律(他特地强调了这几个字),正常情况下它应该只能结出橡果。”

  “无聊!多么无聊!”织物里的那位猛一翻身发出刷的一声响:“该死的年复一年结出的橡果,一眼能看到底的规律,为什么还会有人为此每年惊喜个没完没了!”配合着忽然上扬的怒火和尾音,一条暗红的长尾巴也从包裹着他的一堆织物中甩了出来。

  那样子简直就像里面裹了一头龙。

  哦——当然,那就是一头龙。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