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Silm】【泉花】金花小时候的那些事(无责任堆梗)

金花花小时候的故事

背景设定:
  17世纪欧洲架空类似。
  诺多聚居于提里安地区,在郊区的图那山住着的芬威家族是诺多中有威望的首领。(后来他们家就乱七八糟了)
  凡雅聚居于维利玛地区,神秘避世。 
  他们的生命有限而且没那么长。
  人类和中洲的精灵在他们看来就如同跑到欧洲的米国人。
  混血是存在的,但并不是很被支持。
  有的爹妈比较熊 (没这句)

Just 大纲!!!!

时间线混乱!

名称混乱!!!!

语言抽风剧情不负责!

请自行脑补是一个正剧!
字数能写道多少我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能写我也不知道!!!!!

(你可以够了)
**************************************************************************** 

     金花小时候一直随父母住在凡雅族聚居区维利玛,七岁上搬到提里安。

     来的第一天,被诺多小崽子们围观。他最后看见了装作不在意的阿泉。

   不久金花进入了附近的学校,在同学里发现了那个【有着沉稳气度波澜不惊】的黑发宝宝。也认识了未来的一批人。

    插播年龄顺序:锤子,柱子,彩虹。大树。涌泉,金花,锐目。燕子。

   燕子当时四岁,天天到他们学校打酱油。最大的爱好是收集各种鸟毛,心情更好一点的时候就往脑袋上插。

   锐目也不是诺多,据说是从一个更远的地方来的。金花心里一直把他作为一个【奇怪的物种】看待。 

   金花最喜欢的是艾克。因为艾克长得好(重点),然后还具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气质。
 
   其实他当年并不懂气质是个什么鬼,长大了回忆起来,恍然大悟,原来就是他话比较少。
  
   于是金花跑去跟涌泉说,咱俩小时候的故事可以描述为,一个闷骚的你如何拯救一个闷骚的我。
   
   涌泉:我并不想讲话。

   其实金花小时候确实比较闷,自卑,交际圈子也很小。

   归根结底因为他是个混血,因此被纯血的诺多小孩们排挤欺负。还编了笑话他毛色的歌。

   虽然他们觉得没什么恶意,甚至还是一种本能。但金花幼小的心灵里的留下了无法求出面积的阴影。艾克本来也不是和他关系很密切,一开始也是很少和他说话,然而有一次回学校去拿落下的书,被金花抱着哭了一鼻子,然后他俩彻底就好起来了。 

     诺多崽子们慢慢长大,他们相处也融洽起来。金花八岁生日那天,历史课讲的凡雅,提到他们的避世也他们可能拥有的精神控制的能力。
   对凡雅族很好奇的诺多娃们就问金花他是不是有精神力。金花自己也想试试,回家路上找个地方坐下对艾克说,你别动,看着我的眼睛,我要试试意念怎么用。
   
   然后俩盯着看,看着看着俩都睡着了,身子往前一摇晃头撞在一起,才醒过来。

   这时金花爹妈见他一直不回家也出来找,顺便就把涌泉和他的家人带回家一起吃蛋糕。当晚这俩玩到很晚,金花一直以为涌泉会一脸正经的说早点睡,然而没有。

   金花想起了锐目银色的头发,觉得很好奇,就切下一缕自己的头发放进信封里夹在书里,对艾克说,你猜我这一缕头发会不会变白。

   回头一看涌泉靠着客厅里的座钟睡着了,估计平时从没这么晚睡过已经撑不住了。学霸就是学霸,连坐着睡觉都腰背笔挺。

   金花就凑过去看他,看了半天觉得不往他脸上画点东西对不起人民群众,回头找笔的时候突然自己也觉得累的不行,就靠着他缩成一团俩人就这么睡到天亮。

   (第二天被家长骂了) 

     九岁的一天,家里来了客人,据说是提里安贵族芬威的孙子图尔贡。金花在悄悄打量他。宅熊被看的浑身不舒服但是要保持一贯的严肃正经的形象他就啥都没说。
  
  然后半夜三更黑灯瞎火的,宅熊听见房间的门被推开了,吓的一咕噜爬起来,看见门口一点火光,穿白睡衣的幼花一手举着烛台一手揉眼睛,没睡醒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哎这里的门怎么关上了……抬头一看宅熊坐床上瞪着他,吓的哇一声把蜡烛摔了。

  
  宅熊确定了他不是在梦游,不是梦游就死不了,于是他淡定地摸到烛台,点起来,然后打发了上来的仆人。回头一看小金花惊魂未定地坐在地板上,结结巴巴地跟他道歉:我忘了客房有人了……平时我起夜回去害怕了就会进离得最近的房间……

   说话的时候蓝眼睛水汪汪的,宅熊心道我去好萌!表面上还假装淡定:你屋子在哪儿我带你回去,这样你就不怕了。
  
   金花反而不乐意了:我现在睡不着了,都怪你。

   宅熊也才十五岁,当时有点不开森,然而一瞅撅着嘴低着头的小金花,矮马,这么萌,我怎么跟他生气啊……于是俩人坐下聊天。 

     金花对宅熊的来历比较好奇。宅熊给他说,你爹和我爹是故交,我大伯和我爹关系不好,我大哥觉得我在图那那边呆着不好,一到假期就把我送到别的地方的亲戚家里住。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被你爹带着去维利玛过暑假,遇到我大伯的几个熊孩子……呃就是我堂哥们,我跟他们吵起来了,其中一个带了一条大的逆天的狗,他要放狗追我,正好你妈开门出来,装作是熟人,把我和你爹拖进了院子。我俩才安全了。以后我就到这边来读书。
 
    金花懵懵懂懂地点头,心里只觉得,你家真乱。 

   
    他问宅熊然后呢。宅熊淡定脸:然后 就有你了。
  
    扯。然后就是图尔贡认识了金花妈妈隔壁大哥来度假的妹子埃兰薇——这些是他更大一点才知道的。

   金花爹是大学里的数学讲师,第二天金花带着宅熊去附近那个大学转的时候看到爹在讲课,然后惊悚地发现艾克在后排全程认真脸。宅熊一脸惊讶地说,这娃前途无量。

     金花爹回家也说你那个小同学没准真的天赋异禀。一开始金花挺开心的觉得自己交了个牛叉的旁友自己也牛叉起来了,然后慢慢的又不是很开心,反正一直别扭着。小涌泉翻着数学专著道,我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金花十岁,和宅熊一票人去维利玛。

   小时候住过,所以金花很自信地做向导,然而他们迷路了,还走丢了。金花涌泉被宅熊带着摸路,遇见凡雅姑娘埃兰薇——其实是重逢。
   因为金花是凡雅还是自己大哥的邻居的儿子,埃兰薇很亲近他,带他们到自己家休息。后来诺多观光团临回去之前,被埃兰薇拜托交一封信给宅熊。

    金花察言观色,懵懂地发现他们在恋爱。

从维利玛回来的五个月后,宅熊恋爱受挫。
  
    金花看着他郁闷,想着自己父母当年是不是也这样。一帮小孩聚在一起本来是想讨论如何帮他,就聊起了以后结婚怎么怎么样,金花一时兴起就表示我能预测未来你们谈恋爱的样子,第一个模仿的涌泉,金花捏着嗓子学艾克的语调,说,你等一下,我要确定一件事,你是不是喜欢我。不管是或不是,我应该让你知道,我喜欢你。

    本来坐在一边没搭理他们的涌泉彻底急了,跳起来揍了他一顿。

    金花一边打架一边想笑,但涌泉看上去非常的严肃他也不敢笑。

    干完架也放寒假了,俩人一直就没说话。金花心里的别扭终于跳出来了。后来他们再见面又跟没事人是的了。

金花十二岁时,母亲思念族人,也觉得儿子足够大了,就索性回维利玛常住了。
金花很伤心,找艾克哭,艾克揉着他的毛安慰他,用金花妈妈留下的笛子给他吹曲子。一开始吹的是妈妈经常吹的,后来金花哭得更凶,艾克就换了一首。

后来金花十五岁的时候,妈妈彻底长住在维利玛,金花心灰意冷,笛子也干脆送艾克了,因为自己死活不学。

同年,已经毕业的宅熊和埃兰薇一个二十一一个十九,俩人结婚了。

    婚礼上金花和涌泉站在下面仰着头看他们,一回头目光对上,各自感觉有点不对劲。

   金花二十一岁的时候,他和那一票同学聚在了冈多林。宅熊家遭遇了一些事,埃兰薇下落不明,宅熊把五岁的伊缀儿托给牙口。后来警报解除,宅熊托金花去牙口那边把闺女接回来。金花领着小伊缀儿在旅店,让人家以为他们是父女。  正好他翻出了小时候压箱底的笔记,顺便就写上去了。吐了感天动地的一口大槽。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