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TH】【Smugbo】夏尔红龙养殖场4

第四话

反观红龙方面,失去珍宝的史矛革情绪日益低落,直到某一天他决定正式对比尔博采取不理不睬战术,用沉默无声地呐喊。

比尔博对此很是淡定——倒不是他从心底漠然,一度他也觉得小红龙怏怏地反常,但很快就释然了。小孩子一样的闹别扭,冷着他就好了,自己小时候就是这么对付闹脾气的弟弟们,亲测有效。

然后他成功了。下午时史矛革终于转了转梗得发僵的脖子,说了一天中第一句话:

“收藏一直是一种性感。”为什么你们都不明白!

比尔博差点拿不住笔:“你从哪里听来的性感这个词?”

“你应该知道来孤山的人和他们的废话都不在少数。”

“好吧……我还以为教导你的同族的词库更新的这么快。”

“没有同族教导过我。”

比尔博侧头,皱起了眉:“什么?”要知道他考虑过阿尔达龙族的特性,特地没有说父母这一类的词。小红龙垂在窗台下的尾巴摆了摆:“你觉得现存于世的龙族还有多少?”

“在我短暂的生命里只见过你一只。”

“老实说我也没见过除我之外的第二只。”龙抱起前爪:“我出壳的那天差点被冻死,头一个月除了蛋壳没有吃到任何可以称为食物的东西。捕猎和筑巢这些都是凭自己的本能。也许我还应该心怀感激,起码我被孵出来了,不至于埋在土里变成一颗化石蛋。”

这倒也是。比尔博想。龙的敛财,说到底还是本能地遵从着他们的天性,如果所有物种都按照自己的天性生活,那阿尔达早就乱成一锅粥了。可是从没有谁去教导龙,尝试抑制他们桀骜的脾气,告诉他们不能随意地抢夺看中的黄金和珠宝,因为所有权并不属于他们。

而在这之前,他独自度过的时光又有多么的空旷孤寂。

习惯于安居和群聚的霍比特人,乃至人类、精灵和矮人,大概都无法想象。

“你那叫什么表情。”龙的声音传来,略带不满。

比尔博随即意识到自己可能不由自主地将心中的同情流露到了脸上,他移开目光,结结巴巴地发出几个无意义的词组,努力不让对方感觉到,他知道,以那头龙的骄傲,必定不愿意觉得自己被同情或是怜悯。

耳边的空气被轻轻搅动,而后肩上一沉,小红龙落到了比尔博的肩上,又抱起前爪。

“趁早收起你那些无谓的感情来吧。对于我的生活我一直很满意。虽然失去孤山的珍宝让我非常不爽。”

比尔博笑了起来:“那么您是否满意现在的生活?”

龙歪了歪头:“勉强凑合。如果你不再沉迷于那本无聊的笔记以至于忘记下午茶的时间就更好了。”

“托你肯把头骨还给我,现在我们有新的面粉做茶点饼干了。”比尔博抬手把龙从肩上抱下来,放在桌上,起身走进厨房。

厨房的门半掩着,专注于手头工作的霍比特人因此忽略了外面一阵不大寻常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木门忽然被人推开。“记得给我的茶里加牛奶和两块糖。要不那苦不拉几的东西没法入口。”

熟悉的低沉嗓音从比尔博头顶略高的位置传来。后者只以为是龙飞在空中——他没少这么干。于是习惯性地以“我当然知道,可是我认为你应该逐渐适应茶的味道”来回应,半晌没有重量落在肩上,比尔博疑惑地转过头,与此同时眼角的余光终于后知后觉地捕捉到笼罩了他的一片阴影。

他僵在原地。所见的情景令他惊讶地动弹不得。

背后立着一个身形高挑的男人,比尔博估计他足有七尺高,但却并不给人强壮的感觉,相反有些苍白瘦削,一头乱蓬蓬的深红卷发,探进阳光的几缕发梢显出火焰般的金红色。发丝间探出一对弯曲锋利的同样是深红色的犄角让比尔博得以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史矛革……?”他轻声唤道。男人扭过头,视线随之落到他身上。他的脖颈修长优雅,肤色细白,沐浴在透进窗户的阳光中柔和的不可思议,几乎融进背后的光芒里。视线下移,脖子下是大片白皙的胸口。

比尔博目光一顿,对面带着玩味的视线像是有了实体一样黏在他身上,他迅速移开眼,用力咳了几声,半转过身指着身后:“看在老天爷的份上,去把衣服穿上。”

龙用懒洋洋的声音回应着:“你指望我在半身人的衣柜里找到能把我塞进去的衣服?就算是现在我身上这条床单也是勉为其难了。”

哦!当然!见他的鬼的床单!霍比特人狠命皱了皱眉,抿着唇侧了侧头——当他遇到让自己无奈难堪的事情时一贯如此。他的床单此时被胡乱围在(或者形容为缠更为贴切?)在人形史矛革的身上,如同一件没有复杂纹理装饰的朴素长袍,可是拜对方的身高所赐,足以整个蒙住比尔博的床单只能堪堪够及他的胸口。

所幸母亲留给比尔博的除了她的嫁妆箱子还有她曾经用过的卷尺。那天下午袋底洞下午茶被给龙量尺寸替代了个一干二净,比尔博在摞起的椅子上爬上爬下,满头大汗,史矛革难得地配合地站着任他测量,在皮尺从身上撤走的时候不时抬起胳膊或是屈伸手指,对于忽然可以变成人型,他自己也是惊喜参半。

表现就是那一天余下的时间里,小红龙都一直保持着人型,感受久违的坐、躺等各种龙的身体无法体验的动作。甚至在比尔博忙于收拾因为他的翻找而变得一团乱的卧室时,他还主动提出一起帮忙。

比尔博自然是答应了,然而在他心里那几丝莫名感动还没退去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史矛革的所谓整理,就是把原本掉在左边的东西丢到右边,粗暴地把桌面的东西扫落在地以达到“可以有写字的地方”。这会儿他正雷厉风行地拢起了堆叠在一边的信件,在比尔博开口阻止前另一只手抓过一旁的折刀,一把把那些信扎进了床头柜上。

比尔博觉得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好吧,他的错,是他不该对龙的整理技能指望太多。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