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刀剑】【兼歌】26字母微小说

给Twinkyy的明信片答谢~~~看一次萌一次,他们真是太好了!

结尾有快翻了的车,防雷。

因为有那辆破车所以打兼歌tag_(:з」∠)_一般我写的清水看不出左右的都只打双兼定_(:з」∠)_


++++++++++++++++++++++以下正文++++++++++++++++

Adventure【冒险】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一身雪白的老爷爷怂恿爱豆露和自己一起去偷另一位不愿透露姓

名的风雅人士的家传春宫册子。


Angst【焦虑】

发现新来的自家后辈个头快超过自己的时候,歌仙心底莫名生出了些微妙的焦虑。


Crackfic【片段】

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们也去看花,在春日尚且寒冷的薄暮里,腊梅已经谢了,花瓣变得枯萎干涩,而红梅还未开,枝头缀着颤颤的花苞。和泉守并不能完全理解二代目在花间一站就是一天的所谓风雅,他只能安安静静的跟在一边。

偶然一抬头,不小心被花枝挂住了头发。

“……”

歌仙看着自家小辈慌手慌脚的窘迫样子,忽地轻笑出来,他上前几步,抬手替他取开鬓角的花枝。

动作尽可能的轻柔,但还是掉下了几一朵花苞。歌仙拾起它来,放进还不知所措的和泉守掌心里。


Crime【背德】

{现趴}

听说你和高中部的和泉守在交往?无处不在的青江忽然冒了出来。

歌仙神秘的笑了笑,是初中部的唷。

然后在前者的震惊脸中继续微笑着飘然而去。


Crossover【混合同人】

刀剑乱舞x HP

又是一年魔法学徒入学的季节。

“谁说分院帽会给你选学院的机会的!我明明一个劲儿的在念叨不要葛莱芬多不要葛莱

芬多,结果还是进了葛莱芬多!”

    “可能是主角光环不够吧……啊没事我什么都没说,不过兼桑,你为什么不想进狮院?”

“都怪我堂哥!每次看见我都要说一句,这么能折腾啊,以后肯定是个小狮子。我就偏

不想让他说中!”

“可你最后还是被说中了啊……没有我没说什么,你说的堂哥是哪一位?”

“拉文克劳的歌仙兼定啊,整个学院里名字带兼定的除了我就只有他了吧。”

“你想多了,霍格沃茨加上你有四个兼定呢,另外两个都在鹰院,但是只有歌仙前辈是狮院。”

“哈?!什么?!”

“不会弄错的,歌仙前辈去年魁地奇赛后一个人单挑三十六个来找事的对手,而且大获全胜,从那以后全校都知道他了。”

“……”内心复杂

“而且他还是级长。”

“我现在扒火车回去还来得及吧……”

“我对你的不如意表示遗憾,不过扒火车的计划确实已经行不通了。”

“啊!!!级长好!”“歌仙?!”

歌仙对无关人等随意露出一个微笑,瑟瑟发抖的群众迅速退散。他伸手拍上小堂弟的肩,尽管后者比自己略高,然而在自带的单挑三十六个搞事分子的霸气光芒下,气势上也不由的缩了几分。

“我倒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在我的学院,不过时间还长,我们有的是机会聊。”

     葛莱芬多一年级生,今后的路还很漫长。


Death【死亡】

和泉守揪了二代目头顶的呆毛。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然后又过了很多很多年,他们一直在一起。


Fantasy【幻想】

想看二代目的紧身衣里面。

(然而兼桑你不是第一个幻想过这件事的,拍肩)


Fetish【恋物癖】

蝴蝶结有什么不好的你们说???


First time【第一次】

 和泉守也忘了第一次叫歌仙“之定”是 什么时候,反正当时被歌仙爆栗击额,然而也没有改过来。


Fluff【轻松】

二代目做的饭里有别人永远学不来的味道。本丸爱豆露一脸严肃的表示。歌仙默默的笑,摸摸他顺滑的黑发。


Horror【惊悚】

月黑风高夜,歌仙莫名醒来,模糊的脑子里什么都不记得,起身时摸到一缕什么,他僵

硬的低头一看,手上捻着一缕长的超乎想象的黑色长发。

各种都市传说涌入脑海,他心理阴影面积仿佛覆盖了整个本丸。抬手就是狠狠一击,那

边一声惨叫,歌仙这才想起,今晚自己家的后辈是和自己睡在一起来着。


Humor【幽默】

歌仙带着和泉守到现世人间的欧洲旅行,偶遇了一个身材高大,戴头盔穿高领毛衣,笑起来格外有特点的异国男子。

男人向他们伸出左手五指张开。

然后他俩弯了。


Kinky【变态/怪癖】

只要二代目醒着的时候就一定要在胸口戴一朵大牡丹。不戴花不舒服斯基。

十一代只要扎头发就必须把蝴蝶结扎在某个特定的位置,不然就一天没干劲。


Parody【效仿】

和泉守烫了个卷发。

谁都行,快在他准备染发之前拦住他。


Poetry【诗歌/韵文】

相对两相知

清如水兮明如镜

寸心澈而映


Romance【浪漫】

   “二代目我喜欢你!”

   “////……咳,今晚的月亮很美。”

    啊,果然是风格截然不同的浪漫……


Spiritual【心灵】

本丸最年轻的刀有着和年龄相衬的心。

他表达感情的方式相当直接和单纯。毫不掩饰的情绪,看见歌仙时会笑,会跑上来拥抱他,向他展示自己的成长,得到夸奖眼睛会亮晶晶的。

他说着我喜欢之定啊,喜欢了很长时间了。

一点都不扭捏,仿佛他们中间的鸿沟都不值一提。


Suspense【悬念】

震惊!本丸偶像床头惊现神秘小册子,同室长辈翻开后竟发现……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歌仙终于不在本丸的一天,和泉守偷偷从审神者那里拿到了一个据说能穿越时空的小机器。

穿越到什么地方去呢?

去看看没有二代目的自己是什么情况吧?忽然作死的冒出这个念头。

他启动了小机器的机关,一阵白光闪过,他发现自己坐在原地。出门看了看,天色未变,庭院里打闹说话的刀们也都各自继续着几分钟前他听到过的话题。

所以时间完全没动过?

大概那是连时间穿越器都无法预知的时间点吧?这么说来我和二代目真的会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啊。

   

Tragedy【悲剧】

 嗯,请把上面那段再读一遍。


AU【平行宇宙剧情】

   或者是本家嫡系的贵族领主歌仙在成人礼上见到了自己同族的远房堂弟。

   又或者是航校新生和泉守默默憧憬着从同一所学校毕业的身为军官的长辈。  

   已经不再是领主的歌仙在多年后为和泉守戴上象征成年的藤蔓编织的额冠。

   和泉守偷偷改了毕业志愿,秋天刚过去就出现在了歌仙的部队里。

   不管是怎样的故事,有他们就是好故事。


OFC【原创女性角色】

和泉守在远征途中发现了状况。

“二代目快看,那边是不是躺了个人。”

“是躺了个姑娘。不是阿鲁几,不认识的人不要捡。走吧。”

“二代目你眼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阿鲁几没这么瘦。好了快走吧。”


OMC【原创男性角色】

和泉守在远征归来时又发现了状况。

“二代目快看,门口好像有个人。”

“是男人……嗯,主上说了,除了黑卷毛的马脸和金色卷发的尖耳朵欧洲人,不要捡别

的奇怪的人。好了快回去吧。”



++++++++++++++++++++++++++倒霉孩子车祸现场预警+++++++++++



UST+PWP【……】

长吻之后被放开的歌仙气息凌乱,夜的气息甜美深邃,窗户没有关紧,有一缕月光落在床榻边,万籁俱寂之时他耳边却充斥着风声,不,不是风声,人体与织物的摩擦,难耐的喘息,交织在一起灌入空荡的脑海,那双手很凉,明明现在并非寒冷的时节,炙热的皮肤被凉意刺激的他微微颤抖。

歌仙低声喘息着去抓那双在他身上乱动的手,此时夜空中薄薄的一层鱼鳞状的云,月光间或从薄如蝉翼的云朵边缘穿行而出,那一刻他对上压在他身上的和泉守的目光,冰凉的手离开胸前,转而捉住歌仙攀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狠狠拉过头顶,另一只手贴着他身体的皮肤向下滑去,歌仙徒然一声惊喘,咬紧了牙使劲想要偏过头去,和泉守原本按住他的手先一步收回来捏他的下颌,歌仙的视线都是模糊的,只觉的手腕被掐的生疼,和泉守强迫他和自己对视着,年轻的眼瞳在夜色下如波光轻闪的湖面。二代目,他年少的恋人轻声唤着,低头追逐他的嘴唇,经过一通折腾,黑色长发早就散了,不时扫过胸腹的发梢带着难以言喻的刺激窜上脑海,歌仙无法自持地战栗,寝衣的领口不知何时滑落到了腰际,他在不自觉的挣扎中露出白而修长的脖颈。

和泉守附身下来,远方响起不知名的鸟鸣声,一声叠一声,仿佛来自遥远的隔世。之定……他又唤一声,明明他才是不停点火的那个,声音里却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歌仙的眼角还带着生理性的泪水,微微支起上半身,搂住了对方的脖子。

【-FIN-】

评论(1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