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刀剑】【双兼定】一个暑假的流水记3

【三】

“等会儿进家门的时候一定要喊一声‘我回来了’。”

和泉守对这条指令完全摸不着头脑,在乖乖照办随后就发现二代目让他问候的家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据歌仙自己说,他的双亲带着两个弟弟住在这个国度另一端母亲的故乡,而他留恋自己成长的地方,就留在了这里,这间房子也就他一个人住而已。

所以……是在问候些什么啊?

歌仙翻出一双拖鞋丢给他:“对人类不可见之物永远保持敬畏不是件坏事。”

“啥啥啥?二代目你是说你家里闹鬼?”和泉守惊得倒退几步被,被门槛一绊,撞开了没关严的大门,被歌仙在差点摔出门之前一把拉住手臂拽回来。

“白长这么大个子,还怕鬼?”

……这不是个子的问题啊二代目,蚂蚁还能吃空一只大象呢!

“我一直相信我们看不见的存在时刻与我们共存着。相信和期待奇遇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歌仙收回拉着对方的手臂,拿起桌上的花瓶冲净上面的灰尘,原本进门时他就从门口折了一只攀在篱笆上的野花,此时正好插进瓶中摆在桌上,和泉守拉开窗帘,屋里顿时明朗了不少。在光线下仔细打量,其实这屋子装饰的很不错,即使几个月没人居住,也并没有衰颓混乱之感。

歌仙见和泉守来来回回在屋里打量,有些自豪的扬起嘴角,下一刻就被堂弟扯住了袖子,快和他比肩高的少年大敌当前般皱着眉:“所、所以说,真的……有鬼?”

歌仙噗地一声笑了。

“第一,这只是我的相信。第二,并非所有不可见物都是你所谓的‘鬼’。”边说着歌仙边习惯性的打开冰箱,然后想起其中必然是空空如也,于是掏出手机开始写购物清单:“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回家了对他们打声招呼,让他们不要忽然吓人也好。”

听说有鬼而有些发抖的和泉守刚觉得好一点,后半句听得他后脖子一凉。随意用手拨了一下头发,忍不住发出文科生想象力不要太丰富之类的碎碎念,他把行李拿进歌仙指给他的房间,拉开窗帘,这房间朝阳,下面正对着篱笆门和屋前的一片小花园,他在窗前站了站,伸开双手,直直倒进身后床上柔软的被褥里。

旅行之后总是有种急于放松的冲动对吧。

其实不是很累,摊一摊就起来整理剩下的东西。

大概一会儿要跟着二代目去采购,依这位堂兄的性格,整个屋子应该也要打扫一遍的吧……

门口的花园看上去不错……

……

思绪漫无目的的飘荡,不知不觉他就沉入了梦乡。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