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Silm】【泉花】Heartsong

未授权翻译,侵删歉

有联系原作者求授权,成功了会发图,不成功会删文。

CP泉花,没有车。

英语水平比较emmm……不合适的地方请一定要提醒我_(:з」∠)_


Posted: November 2003
Title: Heartsong
Author: Trinity Helix
Type: FCS
Characters: Glorfindel/Ecthelion 
Rating: G
Disclaimer: Tolkien owns all. 
Website: http://trinitycross.net/lotrfan (my Lotr art and fiction site) 
Warnings: G, pre-slash
Note: To find out *exactly* when this fic occurs in the grand scheme of things, view my handy Timeline Chart here: http://trinitycross.net/lotrfan/time.html 
Comments: A lovely fun bit've of pre-slash. Enjoy! :) 
Summary: Glorfindel broods, Ecthelion shows him beauty. 
***** 
Glossary:  
(Hardly any errata in this one. And aren't we all glad? LoL.) 

Meleth-nin –My love


那是天气很好的一天。

埃克西里昂站在冈多林第七重大门的顶上,锐利的双眸扫视着周围环绕的群山。斜阳余晖给那些多峭壁的险峻山峰渲染出橘色和紫罗兰色的光环,它们的最高点甚至比最璀璨的宝石切面更加闪亮。

“也许今天维拉在我们头顶所展现的笑容比平日都要多一些吧。”他自言自语地嘟囔,一抹小小的优雅微笑浮现在他的唇边。


关于冈多林将要陷落的预言没有言明日期,这令冈多林十二家族每一天都生活在变幻无常的忧惧之中。图尔贡本人再三潜心研读那些古老的卷轴,垂头深思。这位国王担心他的城市,埃克西里昂清楚,因此为了建立起这座城市无坚不摧的城门和城墙,他旦暮不息地工作着。

褪色的夕阳中,一抹金色在角落喷涌泉视线的余光中一闪,绊住了他的目光,令他从沉思中挣脱出来。

格洛芬德尔。

埃克西里昂在他的同僚自隐蔽阶梯向他所在的高处攀爬的同时转过身来,向后者伸出手表示问候。

“发生了什么?吾友?”在格洛芬德尔抓住他的手时埃克西里昂问道。

战士微笑起来。“我只是单纯想来看看守门人和他的城门进展如何。”他说,视线转先前埃克西里昂赞叹过的向远方蔓延的景致。

“安静的人在这里一直都是受欢迎的。(不确定是不是这个意思……阿泉在变相吐槽阿花太吵吵了O.O?)”涌泉领主以回应的方式说道,指了指先前他们站着的那地方。“守门人非常好,他感谢你的关心。”

“啊。”格洛芬德尔合上他的双眼,简短地尽情品味了一番带着薰衣草香的空气。他很少有足够的完全私人的时光,因着他深知他和埃克西里昂的角色有多么重要。各自家族的领主,以及冈多林之王的左膀右臂。哎,他们俩的地位真是既受到祝福又被诅咒。

“你在担忧,老友。”埃克西里昂道,语气中染上了兴味。

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战士露出一个短小的微笑:“这么明显?”他问道,但另一位精灵摇了摇头。

“不,”埃克西里昂道:“但你忘了我是多么了解你。到这儿来,告诉我你所思之事,格洛芬德尔。今天你究竟是为何来找我?”

格洛芬德尔沉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他的牙齿咬着下唇。“也许我只是单纯感到对于……只属于我的时间的需求。”最终他说。“自打我上次在周围的群山里旅行已经过了太久,至于我游行到更远的地方就隔了更久。我们所做的……夜以继日地去做的事……太困难了。我发现我自己愈发渴求外界,不论围绕着我们的这些白色城墙是多么美丽。”

当他说话的时候他避开同僚的眼睛,看上去他甚至在担心因为自己的言辞受到惩罚。

埃克西里昂轻轻地笑了,揽住(抓住)他惊讶的朋友的肩膀。“不,想要出去转转可不是叛国。”他说。“(祈祷)请你不要露出这样委屈的样子。如果我们之中还有谁可以懂得你的想法,那非站在这道大门前的我莫属了。”


“你拿我开涮,就是这样的。”格洛芬德尔说。“我道歉,埃克西里昂,我没有权利在日出时你看守大门的时间里要求分得你的时间……”

“你误解了我的话,吾友。”埃克西里昂回答,无法很好地控制住笑意。“你真的已经忧郁到了如此地步,以至于你都不能看出我是开玩笑的?唉,看你现在令人遗憾的状态,我们需要马上去见国王。”

战士无法自制地笑了起来,在另一位精灵情感丰富的话语里摇了摇头。对格洛芬德尔来说,埃克西里昂如何在单调如此的任务中调整起这样的精神远远超过了他的想法,但也正是这样的兴高采烈本身令对方成为了一个如此好的陪伴者。

“日落时我的族人将来接我的班,”埃克西里昂道(宣布),向阔步走来的那位精灵点了点头。“和我一起吃个饭?”

格洛芬德尔点点头,看着涌泉领主对接替他的看门者下达最后的指令。那位精灵干脆利落地行了个礼,他银色与黑色相间的斗篷随之闪动光芒。

“晚饭你想在哪儿吃?”当他们踏上城市的土地时埃克西里昂问道。一间白石筑城的小屋伫立在隐约可见的大门边,两个精灵都走进了那间屋子。

“我是公正的,”格洛芬德尔回答,在涌泉领主开始脱下身上的装束时他转开脸去。“你来选吧,吾友。”

埃克西里昂在解下装束的姿势中隐藏起一个笑容,将挂在肩上的弓以及他的长剑放回原位。在卸下他的秘银盔甲时,他小小地扮了个苦脸,他的一缕头发被两块盔甲夹在了中间。

“他们喜欢银色和钻石,说的没错。”他模糊地嘟囔着,目测是第一百万次想要知道,他怎么就接受了建议把盔甲设计成这个样子。

眼下他穿着简单银蓝色束腰外衣,埃克西里昂拿起他在工作时穿的长袍,穿在最外面。同样地,他也再次配上了他暗淡(大概pale的含义翻错了)的佩剑,不过把他的弓留在了它原来的位置。

“要是你没意见,我想在我们家的饭厅里来一顿简单的晚餐。”他对格洛芬德尔说。“涌泉家族的大门一直为你敞开。”

金花领主表示不反对,于是他们一起踏上了冈多林闪闪发光的街道。他们到达埃克西里昂的领地时已经完全入夜,格洛芬德尔意识到,他上次来涌泉家也是相当久之前了。

*****

镶满钻石的银色柱子擦的亮亮的,宣告着这个家族所处的高贵华丽,宅邸错杂的架构几乎占据了一整个街区。水晶风铃轻盈地响声构成了两位领主走入涌泉家宅邸(大本营)的背景音,格洛芬德尔苦笑了一下。他自己家族的宅邸是以熔化的阳光般的金色为主色(主题),讽刺的是,涌泉家的宅邸的色彩并不输给自己。金与银,日与月。就如同夜晚和白昼的不同,但存在在这两者之间的情谊,融合在一起甚至比秘银更加坚固。

“图尔贡选对了他的左膀右臂啊。”他低语。

“你说什么?”埃克西里昂问道,带着微笑着向他转过来。

格洛芬德尔摇摇头:“不,没说什么。”他说道。“只是大了点声……”

“啊,”埃克西里昂应了一声,他带着伙伴走进自家宅邸的更深处。几位涌泉家族的精灵在他们行经的时候恭顺地向他们行礼问候,领主点一下头表示回应。

“Narelle,饭厅准备好晚餐了吗?”埃克西里昂停下脚步向一位精灵询问,那位精灵点点头。

“准备好了,大人。”他回答。“我相信Macilme最新配方的汤已经新鲜出炉了。”

“佷好。”埃克西里昂点了点头,笑着转向格洛芬德尔。“Macilme的烹饪试验在我们中相当传奇——他用他自创的食谱可真是少见。”

他们一同进入了饭厅,在领主的桌边各自在他们常坐的位置落座。格洛芬德尔听到一阵音乐般的低声谈话,他漫不经心地猜测到,这个家族的精灵们所做的任何事是否都彻头彻尾地浸润在音乐中了。

此时一位侍者端着盛放着水果与面包的托盘来到桌边,以镀金的银瓶为他们斟酒。

“这是我的酒窖里最新的酒。”埃克西里昂解释道,以手势向格洛芬德尔示意了一下他的高脚杯。“用从城内的葡萄种植园里新收获的葡萄酿成的。”

格洛芬德尔顺从地啜饮了一口,感受着那微酸的液体顺滑地自喉咙口流下。“这酒出人意料的甜。”他道,让侍者给自己再添了些酒。

埃克西里昂微笑。“成功的一次交易。”他说。“我家族的人看上去也同样很喜欢这酒。”

冒着蒸汽的盘子被摆在了他们面前,清澈的汤中放着蔬菜,以及加了蜂蜜的米饭(有这种做法?然而想吃)。两位精灵在相对同样的寂静里用餐,这多少有几分奇怪的混合物以它的独特性证明了它也很令人愉快。侍者来收拾桌子的时候他们开始了闲聊,小碟子装着的各种甜点摆在了他们面前。

“我觉得我今晚想休息。”埃克西里昂若有所思地道,看着格洛芬德尔拈起其中一块甜点。“看来需要一点旋律来使这气氛轻松一些。”

在他甚至还没有机会开口询问的之前,一只水晶长笛就被放在了桌上,格洛芬德尔笑着示意:“看起来他们也都一样已经等不及要听你演奏了。”他说。

的确,现在半个屋子都厚脸皮地瞩目着涌泉领主所在的桌子的方向,埃克西里昂站起身,在开始演奏乐器之前简短地鞠了一躬。

“啊,过不了多久这就会成为一种习惯了,”他说。“他们中的一些还会在我演奏的时候也加入进来……”

在说话的同时,他把长笛举到唇边,轻轻吹响,一首情歌宁静的调子充满了房间(显出成果)。在埃克西里昂演奏的时候,格洛芬德尔合上双眼,再次想起了冈多林的石居者为何认为他是他们中最伟大的音乐家。

音乐声环绕着金花领主的所有感官,让他全身心沉浸在旋律之中,音乐让他远离了灵魂中的所有困扰。那乐声在对他低语,讲述着一位居住在春日原野上的金色领主的传说。围绕他长笛的一切都开始慢慢沉醉于这旋律中,那温柔的声音摇曳出庄严而宁静的合唱。

格洛芬德尔倾听者,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一时思绪万千,让这剔透的音乐化作澄澈的柔波冲刷着他。

埃克西里昂看着他的同伴放松地合上双眼,紧张和不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他的灵魂中被释放。他一直为格洛芬德尔吹奏到深夜,涌泉家族的精灵们早已离开,一如他们进来倾听这段旋律一样熟练。

最后,在午夜时分,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保重啊,老友。”埃克西里昂道,轻柔微笑着放下他的水晶长笛。

确实,格洛芬德尔缩在他的座椅里迅速坠入梦乡,一头金发乱糟糟地环绕他的肩膀卷曲着。埃克西里昂靠近他,将他额前丝缎般柔亮的发丝理顺,愉悦地看着他,就在此时,金花领主无意识地抬起手,抓住了涌泉领主的一缕发丝。

“醒醒,格洛芬。”埃克西里昂唤道,哄着那只因战斗而变得有些粗糙的手松开自己的头发。“只剩几个小时就到我们必须起床的时间了……”

蓝色的眼睛扑闪了几下,伴着他的声音疲倦地张开,金花领主意识到他正坐在哪儿的时候顿时一脸苦相。“我道歉,”他嘟囔着,坐直身子时徒劳地想拽直他的长袍。“你的笛声让我平静……”

“是啊,这正是我的目的。”埃克西里昂微微地笑了,伸手拉他让他完全站起身。“你看上去很困扰,于是我想要缓解你的忧虑。”

格洛芬德尔轻叹道:“谢谢你,吾友。”他说着,用手抚顺他自己的卷发。“尽管我希望没有一个人曾经见到我如此……乱糟糟的样子。”

“一如既往的徒劳(发型你整理了跟没整理一样)。”埃克西里昂略带轻蔑地哼了一声,冲天翻了个白眼。“过来,如果我们明天还想清醒地工作,那就必须赶快上床睡觉。” 

格洛芬德尔小小声地嘟囔了什么,把睡意从眼中揉掉。他们一起走进了埃克西里昂的卧室,两人踏在清凉的大理石地板上的脚步声回响着。

确定了他之前曾经睡过的天鹅绒长沙发的位置,格洛芬德尔向那边走去,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被推向床的方向,倒在了床褥上。

“今晚你睡床上。”埃克西里昂毫无先兆地说,同时他自己走向那长沙发,并躺了上去。

格洛芬德尔很清楚,另一位精灵一旦做出了决定,提出任何质疑都是没用的,他于是顺从地躺倒在丝绸的床单上。疲倦如他,他的身体很容易产生些问题。也不尽然,那是早些时候就困扰着他的灵魂中的疲劳负担,那完全相同的焦虑已然从他身上被驱散了。

“埃克西里昂?”在黑暗中他轻声唤道:“你睡着了吗?”

一声模糊的嘟囔从沙发的方向传来,格洛芬德尔分辨出那来自于他的好友,音量仅仅能让他听见。

“谢谢你,老友。”他静静地说,简短地道:“晚安好梦。”

“晚安好梦,我的爱。”如同耳语,声音如此之轻,以至于格洛芬德尔以为自己根本什么都没有听到。

金花领主的的唇角勾起一个微笑,在此同时,他的双眼再度轻飘飘地合上了。那水晶长笛的动听旋律,依然在他梦中缥缈地萦绕。

【End】


++++++++++++++++++6.3.++++++++++++++

修改:感谢 @Катюша 妹纸的建议~花样比心hhhh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