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双兼定漂流本来不来一发啦!_(:ᗤ」ㄥ)_
(图片有成功引起注意吗!)
占tag抱歉。图二规则存档。规则不定时微调。

【规则】:
接力寄本儿,每个人在这个本子上写/画双兼定相关的东西,再寄给下一棒。
结束后由最后一棒(渊大佬)把本子里所有内容扫描发布并存档。

【注意事项】
⚠参加漂流请私戳详细收货地址给发起人(就是这个博主),以及留下平时常用的联络方式。确保能及时联系到你。
⚠寄向下一棒的邮费自理。请保留快递单,把快递单号直接告诉下一棒或私信告知发起人(就是博主)
⚠在自己开始书写的页面开头标注【圈名,日期,第几站,坐标(省份即可),审神者id(这项可选择写或不写)】
⚠尽量保证本子在每人手中停留不超过10天。如有特殊情况请和下一棒或发起人沟通。
⚠请尽量包装好。不污损、弄坏、弄丢本子。
⚠传递前记得拍照存档自己写下的内容。
⚠不可以出现任何含拆本cp倾向的内容。
⚠内容不限,形式不限,长度不限,墨水不限,笔不限。
除了内容是双兼定相关,其他所有一切全部不限。

【现在顺序(截止10.19日)】:
(正式开始前会按地区调整顺序,并整理表格)
1.金花
2.大白
3.月行
4.橘子
:
:
:
结束:渊

【双兼定】兼定披风

补个无料旧文。
18/05 《恋爱的兼定们》
正文↓↓↓↓↓↓↓


有一天,本丸出现八阿哥,大家的衣服活了过来。兼定们的披风们深夜里拉开门飘了出去。连夜远征回来的正主们还在睡,无知无觉。
夜里没刃,倒是见到很多同类。烛台切挂在屋里的燕尾服轻轻向他们摆了摆燕尾的衣角,清光风衣在外面掸灰,安定羽织给他捣乱,鹤丸白外套忽然无风自蓬假装水母吓唬人,小夜的斗笠在地上飞速转圈。
浅葱披风嫌弃自己一身灰,去水池泡澡。继续溜达的牡丹披风转角遇到被被的被被。
确认过颜色,是该洗的被。
于是上演悬浮版速度与激情。战斗中鹤丸外套、安定羽织都被误伤,战斗的关键时刻,湿哒哒的浅葱披风忽然冒出缠住了被被的被被并把后者拖进水池里,结束战斗。
牡丹披风小心地确认自己骚气的内层有没有被染色。这时浅葱披风用衣角点了点它的左边前襟。
啊,牡丹花不见了。
翌日和泉守发现二代目的披风插着朵不知道是什么的花趴在地上。
他把披风捞起来挂手臂上去找歌仙。出屋见到初夏庭院,薰风鸟鸣,忽然有感而发很想写诗,深吸一口气:“夏之庭……唔唔唔唔!?”
两件披风同时抬起一个衣角,一起捂住了他的嘴。
【END】

*凑偶数页的有病脑洞,灵感来自奇异博士的斗篷

【双兼定】你从未见过的BE三十题

假BE真蛇精。我发誓我永远不切题。
考前发文作大死,5月浪逼至今不差这一晚,根本没怕的(。
正文↓↓↓↓↓↓↓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和泉守许愿:下次链结请给我一个二代目,两个也行,三个更好。
审神者说,想得美,你四项全满别当我不记得。

2 反目成仇
汉字里的目字倒过来写还是目,也没变成「仇」字啊?
——汉字进阶班学员和泉守兼定提问。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歌仙写了首和歌。
他家十一代没懂。

4 分手
「现世有个说法,恋人不要做双手相碰再分开的手势。」
「为什么?」
和泉守把双手举在二代目眼前。
「碰,分开,你看这是什么意思?」
「……鼓掌……?为爱鼓掌……?」
——我的二代目不愧家里有春画

5 与爱无关
「二代目你以后愿意跟我姓吗!」
「我本来就……不对,你本来就跟我姓。」

今天的兼定窗户纸依然厚比铁板。

6 报复
歌仙不小心扯断了和泉守的发带,于是翌日他后辈抢走了他领口红绳扎头发去了。

7 七年之痒
谁还没个七年之痒。
但是……
「话说之定,一日三秋了解一下。」
「我比你懂。你又怎么了?」
「我是说你修行三天我待在家里就像过了九年,七年之痒算什么,早过去了。」
——汉语言精英班和泉守同学加十分

8 错过一世
错过一世没什么,没错过二代就一切完美。

*「一世」的一也可以表示序数嘛

9 杀了你
和泉守不喜欢火枪。
但此时,他捡起了面前的枪械,对着几步开外歌仙的背影,平静扣下扳机。
长辈应声倒地。
年轻人俯视他的尸体,吹了吹枪口一缕烟。
然后振臂欢呼——

「我吃到鸡了!!!」

10 一直都是骗局
歌仙一直逗和泉守说牡丹胸花是他自己身上开出来的。这场骗局持续到年轻人第一次脱了说谎者的衣服为止。

11 抱歉,我不认识你
为了抢购万屋清仓限量一本丸一件的生活用品大礼包,他们在柜台前相遇而假装不认识。

12 无法跨越的鸿沟
歌仙先生说他喜欢的人至少要会背万叶集。

13 永远触碰不到的恋人
互相参观本体时他们不约而同遗憾隔着的那层玻璃。
……说得好像没互相摸过本体似的。

14 从未相遇
……目前尚未发现能非成这样的审神者。

15 无知伤害
第一次下厨的兼桑拿起了辣酱油瓶。

16 我们都老了
「你拉低了整个本丸的岁数。」
「怪我咯?!」

17 如果当时……
「如果当时,我没好奇二代目内番贴身装,我现在就不会躺这儿了。」
——和泉守兼定手入室回忆录

18“比起你来说,他更重要”
和泉守在墙上挂起了土方q版挂画。
第二天歌仙在门口立了个玉子夫人立牌。

19 痴人说梦
今天的十一代也在梦话里写俳句了呢。
和泉守(梦中)作、歌仙记录的《梦话发句集》绝赞预售中。

20 玩笑而已
「之定我我我我喜欢你!」
「……」
「……行,行吧,我就是,那个,开个玩笑。」
「……」
「不行我必须得……之定你听好了!我上一句话是玩笑!」
「……」
「我——」
「给我停这儿。我同意。」
「啊?////」

21 梦里的圆满结局
「想把二代目变成猫,再给他一把猫薄荷。」

22 厌倦
马当番,什么时候,是,个,头。

23 粉碎性自尊
「你晚上睡觉踢被子。」
「你说梦话。」
「你还打呼噜呢。」
「你……我没有!」
……

24 多余的人
记录着以上这些的审神者感觉自己就是这么个多余人。

25 相思相忘
「好怀念之定的牡丹披风。」
「别说我了,你自己不也把你上一张立绘里的披风丢了。」
「我那是把它改了!勤俭节约是美德!」

*我知道极兼羽织肯定不是普兼披风改的,布料都不够,此处纯属胡扯

26 生离死别
修行归来的和泉守听说去修行的二代目刚走。

27 到死都没说出口的……
「你说你祖宗他活了几 大 把了?」

28 “请回头看看我”
和泉守依言照办,然后在身后呼唤自家后辈的歌仙遭遇了马尾糊脸。

29 撕毁梦想
那边写诗画画的,开演唱会的,谈恋爱的,都过来推活动了!
——审神者咸鱼咆哮

30 无爱者
遇到对方前他们从未对任何人动心。
并非悲哀,说是幸运更合适,心和记忆都清澈自由,他们成就了最接近传奇的故事。
【END】

【兼歌】朝露之城

送给 @☆Umita★关窗快乐☆ 从之前手写的扩充成文了,请一直和我一起在双兼定的通天大道上飞奔吧。

刀,有车,原创配角,迷之古风架空设定、迷之描写和插叙,奇怪文风。

想搞某个心水风格就试了试,做好心理准备吧总之。

正文↓↓↓↓↓↓

十数年战火,一朝新王初定天下,休养生息,新朝立,硝烟平。宁静岁月令人沉溺,展眼又十年。

和泉守拽着马缰望着爬满青藤的旧王宫。战争结束后他没要别的,只要保留下王宫里这座主殿,任凭它被藤蔓静静吞噬。

有人对他说,厌恶与恐惧同源。

而他讨厌旧王宫里的竹帘。

 

和泉守很少对人说起从前。他遇到歌仙时堪堪八岁,十七岁离开,个中九载光阴于心底沉积,酝酿成了什么滋味始终只有他孤独品尝,久而久之欢愉苦楚也都一并成了麻木,不值一提,也无从说起。

多年以后他长大,曾经的少年气盛成了不动声色,然而就算不怕被人从脸上看出心思,他也仅在下雨天才能他自由自在思念歌仙,仿佛记忆就是雨滴,纷纷扬扬落下,湿润痕迹扩散,拼出他所怀想的长辈模糊轮廓。

歌仙因亲近旧朝王室,关于他的传闻并不很好,和泉守现在再不会为此愤怒,被问起时会把眼神转向远方流云,说,你们哪里会去想他想到的事。

 

十几年前,旧朝尚未开始崩坏,歌仙的名字并非谁都可以唤起,前朝帝王热爱吟风弄月,聚集一干通风雅之道的人在身边,歌仙是其中出挑者,格外受王宠信。

濡湿地面上堆起亮晶晶水洼,破碎拼图映出一双蓝绿色眼眸,神色沉定,朗然如风,在他背后,繁花流光溢彩。

牡丹紫藤茉莉,绣球桔梗丁香。之定身边的花都不分季节乱开——一切象征铭记之物都逃不过时光洪流,每一次呼吸就浅一分,唯有这句心声,从最初相遇时就印在心里,回荡着,拥有永生般的清晰。

他甚至真真切切听得到自己第一次说出它的声音神气。

彼时他十五岁,与歌仙面对面坐在下午的花园里,高挑身姿引人注目,漆黑长发和着朱红衣袂翻飞在四月风里,少年临变声的嗓子拖着长音说出那句话,拧眉跟满院芳菲互瞪,猝不及防被风往嘴里塞了一朵杨絮,立马咳得惊天动地。

歌仙忍笑:哪里乱开,是你自己认不对花吧,好了好了,给你倒杯茶?

和泉守卡自己脖子咳个没完,动荡视野里歌仙垂下的深蓝衣袖在风里轻轻飘摇。

那飘动的衣角让他撞上记忆河流中的一块暗礁。

眼冒金星。

 

那是他被歌仙带回府中第六年。先前的日子好得如同盛夏幽绿山间奔流的小溪,最大的烦心事就是歌仙要他读书要他约束自己言行不能太放纵,歌仙是他同族长辈,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用兄弟就能理顺的,但他们都嫌麻烦,和泉守也就一年年兄长兄长地喊着了。

这样的日子在他十五岁末尾迎来终结。

十六岁生日前夕,和泉守被歌仙带进王宫,空气中过分的熏香就让他难受,只能全程低着头,死死盯着竹帘下角。

王坐在竹帘后。茶壶小几,身姿闲散。

「之定你进来。」他挥挥手。

亲密过分的叫法让和泉守暗中攥紧拳头。

他想起这些年里一直困扰他的坊间传闻,说王对歌仙亲近过分,早逾越了君臣界限,有时狂怒起来会疯子一样发泄在他身上,也时常留他在宫中过夜——没人会相信是在商议国事,哪怕眼下情况已岌岌可危。

歌仙顺从起身,和泉守一把按住他的手。

别去。

少年心道。低着头咬紧了牙。

那种事情的传闻……不是真的,不要是真的。

歌仙轻轻拂开他,优雅踏入帘幕后,跪坐,执壶,忽然身影被人揽着一歪,歌仙低低一声,手垂下掉了酒杯。

和泉守被那一声搅得心神不宁,他还低着头,唯有深蓝袖摆合着内层繁复衣料,细细软软从帘幕下流淌进他视野。

 

若说这样的事他本不该意外。他从八岁被歌仙接到身边,数年间歌仙被叫入王宫的次数多到可疑,常常消失整夜,翌日格外疲惫地归来。

他无从问起。

歌仙纵容他亲近自己,他却并非单纯把歌仙当兄长,有时大胆去做些出格的举动已经是极限,再多说引人怀疑,何况他的担忧也只能换来那人一个眼一个敷衍的笑。

他感觉自己和歌仙也隔着帘幕,歌仙在帘里,广袖垂地微笑莞然,他只能在外面望,伸手也无法触及。

从此以后他开始厌恶那种竹帘。

不能明说也无法纾解的复杂心思,发酵到越来越不可收拾。

 

半月后,春末某个阴雨黄昏,歌仙再度去王宫不归,年轻人终于无法不在意。他在深夜只身出门,把王宫门口的云鼓敲得震天响。被惊动的王出现时满脸不悦,身后跟着的歌仙仅在寝衣外披了件深色披风。

你干什么?

给我哥送伞。

少年坦然道,拿伞的动作活像持剑,眼底蕴着火。

笑话,王宫里还能少了你哥一把伞?也罢也罢,兴致都没了,之定你拿你家的伞回去吧。王像个坏脾气的小孩甩袖而去。

和泉守沉默地给歌仙撑着伞,他太匆忙,忘了再带一件外衣,到家时两人都湿了大半,歌仙有点哆嗦,白色里衣贴在身上,没了遮挡的手臂上一个微妙痕迹。

「你下次别干这种事了。」歌仙裹紧外披。

和泉守没听见,他盯着歌仙。

「……你听我说话没有?」

和泉守不答。在歌仙转向他时伸手拉开对方湿透的衣襟,里面的皮肤上是更多类似的痕迹,少年喉头上下动了动,一言不发逼近,灼热呼吸尽数喷在湿漉漉的红痕上。

海啸前海底的细微裂缝蛰伏已久,终是在这个雨夜发出骇人声响。

和泉守想起他和歌仙事实上的初次见面。

他时年八岁,被带来主家,没人管他,他就自己满院子乱走,误撞进一间别院偏房,看似无人的房间深处却有血腥味。他追着走进去,屏风挡了路,屏风后有人痛苦而沉重的喘息着。

他试探地问,是谁?

……不要过来。

屏风后到人声音嘶哑干涸。

和泉守想了想,听话地走了,去而复返,倒了杯茶放在屏风外面。

也就是返回时他忽然发现有面碎镜子对着屏风,上面映出一个苍白人形,虚弱至极地倚着墙,肩膀以下到处是斑驳鲜血,抬头一瞬间,一双湖色眼睛。

次日他又见到那人,昨日伤者成了家主,广袖款款,在众人前笑容优雅,而他也确实有一双与自己一模一样的湖绿眼睛。

年轻人想着怀里的人也许某天又会变成满身鲜血的样子,他忽然暴躁起来,歌仙是因为自己发现了重伤的他才把自己带回主家么?歌仙跟那个混蛋国主真的有过什么?他低头恶狠狠吮吻歌仙肌肤上红痕,一处接着一处,才不管那是旧伤痕或是别的什么证明,总之要被自己完全覆盖。心底澎湃多年的情绪早教他把一切忘掉,感觉歌仙推着自己肩的手软了,于是更受鼓舞。他是不是爱自己已永远无法求证,一刻欢愉,索性当成是有焰火的离谱梦境从指缝流走。

过程并不算顺利,和泉守隐约记得歌仙平日端静声线发出咬牙切齿的压抑呻吟,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清晨醒来自己被收拾得还算妥当,身边已经没了人。

 

和泉守坦然等待着歌仙的反应,暴怒也好冷然也罢,总之他们之间不可能回到从前,却没想过他平静得紧,面对自己抛来一个细软包裹。

「你走吧。离开王都。到北方去,要是不愿意听我的话,去哪儿都随你了。」

他的兄长转身消失在光明之外。

 

歌仙不要他了。

 

之后和泉守连夜远离了王都和他度过八年的宅邸,在北上的途中和未来的伙伴们相遇。

无法平静的心绪在之后的生活里暂时被压抑下去,不过在心底他仍怀着一点点希望,就连他自己也说不好在期待什么,也许是那人从远方来的书信,或者那个人直接站到他面前,跟他说没事了,和他一起回家。

想多了他就一哂作罢。倒不如期待时间倒转,或者定格在风平浪静的那几年。他这么想着,日子也在战火和奔波中紧锣密鼓过下去。

直到所有都破碎无法挽回。

……

 

扭曲的一切在黄昏的大殿阶梯前戛然而止。

城破,呼号,脚步纷沓,满目硝烟。和泉守在王宫前刹住脚,仰头看到台阶尽头殿外站着歌仙与旧王。

歌仙还是一身蓝色广袖束腰的装扮,披一件内侧牡丹绚烂的披风,他看见他了,与他分享了八载岁月、还有也不仅仅是时间可以度量的感情的年轻人。但此时他只能低头露出个微笑,下一刻昂头拔剑,剑锋刺入身边旧王胸口。

殷红溅上眼角,夕阳中的杀手如同辉煌的神迹。

黑发青年笑着想说些什么的嘴型僵住了,在他看到看到歌仙胸口也绽开一片血迹时。

银锋如扑击的飞燕,闪过湖色的眼前没入深蓝衣料。

——旧王刺向歌仙的刀刃只慢了一秒。

王的身体颓然歪倒,血迹喷涌,歌仙没有倒下,身上被喷溅上几点血迹,马上混进他自己伤口淌下的暗红,阴影与光错落成祭典上诡异的图腾,他在生命最后凝视着夕阳沉下的方向。

也确实是一场祭祀,舍去还拥有的一切去换来新的朝阳。和泉守听不见了,只有自己的心跳一点一点缓缓放大,眼前的动作变得很慢,很慢,自己的动作也像凝固了,他拼命嘶喊着跑上台阶,徒劳伸长手臂,妄想抓住歌仙的衣袖。

如这么多年里一样,徒劳而充满希冀地,想成为他可以倚靠的力量。

很久很久以后年轻人知道了更多的事,比如国主喜怒无常,那人身上留下的痕迹有时是来源于无端而起的责罚,又比如歌仙是由于想亲自结束这荒唐的一切才状似亲近王室,但没有合适的时机,直到这最后一天才不得已用了最直接的方式。

动荡视野里歌仙垂下的深蓝衣袖在风里轻轻飘摇。

一如久远的那一天在花园里。

那天他做了什么来着?

那天……

回忆的画面变昏黄,多年前在花园里,和泉守使劲向前一伸手,整个人趴进歌仙怀里的姿势,双手攀着对方深蓝衣料下的双臂,头抵人胸口,跟着呛咳的余韵晃了几晃。意识到干了什么后少年埋人怀里的脸顿时通红,试探着往后缩,试图看看歌仙神色。

歌仙没推开他。

气氛没变,他胆子更大,干脆靠进那人怀里,合了眼一动不动。歌仙抚着他背给他顺气,此时想都没想就环住他肩背,另一手把他颊边额前发丝拨开,掠过披散开来的鸦羽长发。

你头发里沾上杨絮了。

和泉守歪了歪头:你帮我弄。

指尖如梳齿缓缓划过他发间。歌仙低垂的侧面柔和美好,淡紫色柔软卷发覆在湖色眼前,背着光,泛起近乎象牙的润泽光彩,歌仙弯起唇角,低声念几个字,什么梳头,什么两肩。

——你说什么?

和泉守撑起身,被自家长辈一把按回去。

——我说啊,宿昔不梳头,丝发披满肩。

午后阳光让人昏昏欲睡,花树摇曳,不知名的小小粉白花瓣如雨落在他们身畔。歌仙笑而不语,把年轻后辈一缕黑发捻在白皙指尖,目视阳光下的细细反光。

 

……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满肩。

红衣青年吹了吹落到肩上的发丝。

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喂,现在我知道后半句了。这分明是写给姑娘的,你当年肯定在耍我吧之定,那时候你就能这么耍我了,是不是说你其实觉得我们关系很亲近。

我要真去找你的藏书看解释,怕不是头发都白了。

等我头发白了,回到你那个花都乱开的花园里,你还能认得出我来吗。

……怕不是要说什么白发三千丈。你就这样,一直就这样,我还能不知道吗。

好吧好吧,那就说吧。

说就说吧。

什么时候都行,说点什么都行,只要是你。让我再有一瞬间回到当年的幻想。

幻想……他猛然清醒,如同从梦的沼泽里冒出头,吸入寒冷的空气,无法言喻的锐痛。

身如朝露,浮生瞬息。

那个人他再也见不到了。

连同他少年岁月里所有值得活着的时光。

【END】

用熟语不求甚解兼~
幸亏没说【捆在一根蚂蚱上的人】
凉下来了就想画画缩在一起裹起来的场面

我也收到《雅粋流音》辽~
之前听她讲过细节,但是拿到手还是rio被吓到。
国内第一个兼歌合志,也太好看了吧。
谢谢我们主催 @☆Umita★关窗快乐☆ 把这么好的砖本带到世界上(喂)
画画写文排版印刷装订做封面定封壳都辛苦啦(◦˙▽˙◦)
↑本来想吹她然而临到头就想出这么一句话,我看起来要废【。】
(不是repo就是做个我觉得自己写的蛮6的集合x周末我要搞个(带开箱的)repo23333)

送给我们主催。成年人的世界欢迎你XD

第一次剪辑,各种现学现卖,找他俩镜头就找了半天然后愉快地看起了花丸_(:з」∠)_对比起来之前换换OP简直太小儿科。

本来还有一段的但是昨天来不及了【。相信我我大概是能让它见光的【。

终于搞定了本宣!!!说起来我为啥不能点推荐zzzz

✺雅粋流音✺双兼定合志·主页2018:

【【【高亮】】】
【【点蓝手9.3随机数抽一人送好利来半熟芝士口味自选】】
【【微博转发抽一送[和泉守兼定&歌仙兼定同人手链]共两条】】

想说的都在图里啦!

做图的表示没技术,只能简单粗暴加表情包orz

但并不影响本子的颜值(づ ̄ 3 ̄)づ

转微博&蓝手这篇都能参加抽奖

感谢参与的太太们!辛苦啦! @Lionheart  @Tangerine  @☆Umita★原稿中☆  @Grover.Y   @八叶临[因无证行车被警告]@金花闪闪亮  大白

预售地址:

印调地址:

爱你们!(づ ̄ 3 ̄)づ❤

印调来啦印调来啦!走过路过都看一哈(*σ´∀`)σ过几天就有一宣啦!
「为什么最近发文少了,因为她们去弄本儿了」☜今日最佳23333

✺雅粋流音✺双兼定合志·主页2018:

#双兼定# 合志《雅粹流音》印调来拉
走过路过麻烦帮填&帮点蓝手qwq
【印调入口扫码/评论链接】
本子内含:彩图10P+小说8篇+段子合集+每篇1-2篇插图+漫画2篇共40P+赠品Q版吧唧(方)
前20名特典:COS吧唧(圆)75mm
本子200P左右,定价50+运费(10元内)销售渠道闲鱼
*有R18内容注意!!!
锁线胶装装订(没错就是那种十几块一本的空白裸脊绘图本的那种装订方式只能手工制作所以成本高但可以270度打开还美观(见p2,比p2厚))封面莱尼纹珠光纸(是一个单独的外壳可以拆卸),内页封面镶金边飘金纸,内页正文米白优质道林纸。
@☆Umita★原稿中☆    @金花闪闪亮    @辉~夜!!  @Lionheart  @Tangerine  @Grover.Y  @八叶临[因无证行车被警告] 后排圈太太们

兼定组七夕特供👌
我可以不过情人节,但必须看我cp过👌
起因是想起我还有只浅葱色(?)毛绒海豚,就图二,望天。以后有空搞个海豚兼定(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