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刀剑】【吉行+鲶骨】寄星川

没有CP,标题瞎起求不槽。开头即有鲶尾女装,千万慎重点入。作者爽文,夹带一堆私货,包括作者喜欢的汉服,包括作者追的英美剧,文末有附言解释,也可视为卖安利_(:з」∠)_

只是想写这俩小太阳互动,感觉大概是大亲友。

能接受就正文↓↓↓↓↓↓



内番时间也会弥漫着紧张氛围。

不,和出阵的紧张不同,内番时侦查跟索敌显然更为重要。

“嘿!嘿!这里这里!”鲶尾藏在马厩后面,从几匹马的间隙向站在前面的陆奥守使劲挥手,一手拿着几本电影杂志几份海报。“这次绝对不会被发现!”他兴致勃勃冲同伴宣布。

打刀挠了挠自己乱七八糟的卷发,蹲到他身边,随手拿一本杂志:“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不可能!我侦查已经满了!再被发现我穿女装!”

“你穿女装咱就用相机拍你。对了就是这个片子,”陆奥守指杂志上某页:“我们下次去现世能赶上首映。”

本丸每月实行轮流休假制度,休假的刀剑男士可以到现世玩上几天,这个月鲶尾陆奥守的轮休日正好在一起。黑发少年激动得头顶呆毛都为之立正。就在此时二人头顶笼住一片阴影,颤巍巍抬起目光,那位尽职尽责近侍大人的圣带在鼻子前面两三寸的地方威胁性地飘动。“又是你们两个!当番的时间不好好工作!又在摸什么鱼!”

然后,意料之中的,正巧被打开的那本倒霉电影杂志被长谷部作为玩物丧志典范没收,陆奥守倒是无所谓的样子,冲同伴做着“愿赌服输”的夸张口型,鲶尾假装看不见,呆毛却罕见地趴倒下去。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信口开河却一语成谶,审神者知道了十分激动,慷慨贡献一堆天朝古代传统女装,于是两三天后陆奥守远征回来,推门就看到了鲶尾的“愿赌服输”——深蓝色暗暗闪光的长裙系在胸口,双臂间挽一条长长白纱,绕过肘垂到地上,上衣是一件半袖套一件袖口绣花的长袖,锁骨附近白皙皮肤托着亮闪闪璎珞,得天独厚的黑长发也没浪费,编成辫子简单挽在两侧脑后,各夹一只白贝壳花紫流苏小发夹。*

不得不说胁差少年般的身形的确很适合这样娇小灵动的装扮,他惊叹,赶紧翻柜子拿单反,鲶尾自己本就不是小气的性子,愿赌服输,既穿之则安之,此时好奇地玩着胸前垂下的系带,看到陆奥守打开相机,大大方方扬起手臂挥舞白纱让他照相。

从下午闹到日薄西山,大功告成,鲶尾把裙子换下来还给审神者,再回来拿了一张纸条写着一串数字:“阿鲁几听说我们过几天去看首映,帮我们把票都订好了,到了影院用自动取票机输这串数就行了。”

“咱就知道阿鲁几人好得很!那么——”陆奥守握拳抵在嘴边,闭眼清清嗓子:“进击的观影小组,五天后,出阵!”

“得令——”

 

他们是最早降临本丸的几振,不过除了一起出阵一起内番的交情,其他也说不上熟。

有一次本丸发水果,在大门口就遭到哄抢,根本没有拿回去大家好好分的可能,那次陆奥守畑当番,一同当番的江雪刚结束工作,就被廊上等待的宗三小夜包围住,递上火龙果丑柑奇异果,全是拼机动得胜的成果。

他远看着,笑笑,向相反方向离开,回到广间只剩下几个品相不好的苹果,可怜巴巴在地上滚来滚去。他随便拿起一个要走,这时鲶尾从身后拽住他衣摆,递过一个柚子:“陆奥守先生可以帮忙剥吗?”

剥柚子比他经历过的很多事都容易太多,陆奥守借了其中一位短刀的本体,轻轻松松从上头划开,剥下了完整的柚子皮,粟田口的孩子们欢呼起来,鲶尾掰下第一瓣柚子给他做答谢,他愣着没接,黑发少年鼓鼓嘴,帮他把柚子上的白皮儿撕下去,然后再把手伸到他面前。

那天的柚子因为太苦最后被做成了柚子茶,提议的是药研,执行的是陆奥守和鲶尾。都是爽朗通透的性格,很容易就互相敞开心扉滔滔不绝聊天,当柚子茶喝完,两人基本成了朋友。

一个月后烛台切从现世带来一种“据说能征服全体生物超级无敌好喝”的青梅酒,当天晚餐一桌一瓶,酒被倒进晶莹小玻璃瓶,青梅还放在原来的罐里。陆奥守四下看看,趁没人看自己,筷子飞快伸进酒罐,一夹一提一收,就把其中一颗梅子含进嘴里了。动作行云流水,做完还要假装无事四下看看,不想往右一扭头,就对上鲶尾惊慌失措眼神,黑色低马尾的少年紫色眼睛瞪得老大,腮帮子也和陆奥守自己一样迷之鼓起一个球形。

咱发现了,梅子里吸出来的酒是和梅子外面泡它的酒味道不一样!一定要这样才能品尝到!

陆奥守向他眨眨眼。

鲶尾的呆毛晃晃,忽然一挺身成了兴奋的直立:而且含着口感超级好!只喝酒然后把梅子丢掉简直是罪过!罪过!

这样敢打破常规的,咱欣赏你!陆奥守悄悄探出右手,用小饭桌挡着,对鲶尾比个大拇指。

鲶尾咧开大大的笑容,迅速回应他一个大拇指,呆毛兴奋地跳了几下。

于是他们就以一颗梅子为契机,在没有预料的时候完成了第一次心电交流。

此后他们分享了越来越多的秘密,内番摸鱼被抓会带着心照不宣的笑容彼此打掩护。发展神速,俨然是老友形容。

 

陆奥守对现世了解很多,不光得益于前主,更因为鲜少有人陪他停留。

新选组五振能聊起在屯所的朝朝暮暮,三日月莺丸能喝着茶追忆平安风雅,失去记忆的鲶尾骨喰也尚且能拉住对方的手停留在空白之处。

陆奥守却没有这样的对象。

也不是坏事,他不为此烦恼,反而花更多的时间了解现世。外语,吉他,音乐,摄影,电影,只要是感兴趣的都去碰碰,攒的小判换成了各种设备,鲶尾来他部屋玩,跟着看几天,成功被圈粉入坑。

“陆奥守先生跟谁都很坦诚啊。”有一天他们看电影间隙被新选组打断,拜托陆奥守帮他们五个拍个合影,鲶尾看着他爽快答应,在他回来后如是感叹。

“毕竟咱现在不是在幕末,本丸里也没有维新派和幕府,而且咱觉得,就算是那些家伙,也还是挺可爱的。”

鲶尾垂下眼,鬓发滑落挡住了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忧郁阴影:“我也试着这么想,但……”

说的是德川刀,若是同族兄弟还好说,然而其他刃就怎么都难以接受。陆奥守看破也不说破,拿起遥控器继续放电影。“不说这些了,不过咱自己是觉得,到底当年一起经历了同一段日子,捡到篮子里都是菜,多一个一起经历过同样历史的人也算缘分嘛。”

鲶尾没答话,深色头发的打刀转头看,只见少年已经直勾勾盯着屏幕沉迷情节不可自拔。

 

他们一起看了半个月电影,“进击的观影小组”就成立了。电影风格不限,电影国别随意,成员三人,有时骨喰也会被兄弟拖来。

比如看哈利波特。

追完全集,鲶尾好整以暇帮他们注册了哈利波特网游,三人依次接受分院帽的审视,陆奥守看着鲶尾的结果摇着头,语气倒是听不出遗憾:“咱就知道你是个小狮子。”

然后他自己上阵戳戳点点,几分钟后对着狮院图表愣了一下,然后咧开嘴:“哈哈哈,也是,咱除了狮院还能去哪儿呢?”

骨喰测完后三人均沉默。

“狮院三杀……”

“挺意外的,咱以为他应该是别的院。”

鲶尾忽然笑起来:“嘛,毕竟是我兄弟啊!”

为了庆祝,他们决定网购三套狮院制服加魔杖,下了单又觉得不尽兴,于是追加了格兰芬多之剑跟一顶分院帽,意外获得店主包邮惊喜。

拿到包裹三人迅速装备齐整,拿起魔杖在半空中一挥一点,凭着记忆乱七八糟地念着电影里的咒语。

鲶尾玩嗨了就开始自创魔咒,拿魔杖一点骨喰的头发:“兄弟——头发加长!”

最后四个字故意瓮声瓮气,听起来好像还真是个什么魔咒。

骨喰低头看了看兄弟点在自己发梢的魔杖,脸上毫无表情其实心里在搜罗还记得住的咒语,片刻后抬头,想起来一句,右手把魔杖抬起一点,语气迟疑地按记忆里发音:“阿……阿瓦达……”

“等等快停下——?!”

 

 

其他时候,一起刷剧的还是鲶尾跟陆奥守。万屋也与时俱进卖起杂志,方便了他们搜罗影片信息,如果是双方都很喜欢的片子,就像这次一样趁着假期去看夜场首映。

 

谁知距离小组出阵现世电影院倒计时三天的时候,胁差开启极化,鲶尾和骨喰被先后送走修行。对陆奥守来说虽然遗憾,奈何他已经习惯对各种飞来横插一杠的变故淡然处之,于是自己去看了首映,回来后给双子带了极化礼物,一人一个拍立得和一个日记本儿。

“咱想着你们俩担心老忘事儿,就给你俩带了这些,以后啊看见什么就拍下来写下来,不管多久都忘不了啦!”他笑得开朗,把自己本来就不甚整齐的头发揉得更乱了。双子惊愕,然后一个蹦起来一个低下头一个大声一个小声地道谢。

装机这些事还是得让有经验的人帮忙,陆奥守帮骨喰把相机调好,举起让他自己对着摄像孔:“就是这样,先取到满意的景,然后对焦,一——二——”

“等等你们是在拍我?等等等等让我摆个造型!”

“咔嚓!”

于是骨喰拍立得的第一张照片就是忙着凹造型而在画面里模糊成一团的鲶尾。

“咱觉得挺好。”陆奥守指着相片某处:“喏,这一缕头发拍清楚了,一看就是你兄弟的。”

骨喰拿照片的手跟鲶尾的呆毛同时抖了抖。

 

计算好了下次能一起轮休的时间,观影小组的首映倒计时重新启动。

其实看电影好处多多,比如出阵就有意思很多。

陆奥守在战场对上敌军大太刀,刀刃相击发出令人牙酸的动静,对方的力量到底胜过他,他双臂有点发抖,忽然眼睛一眯,撤手矮身闪向一边,身后某人兴奋的声音喊着“东风来了!”*,鲶尾挥着电光闪烁的刀锋从身后而来,准确地在对方身上切开伤口。

下一刻陆奥守从对方身后挥出一刀,溯行军被从中劈裂,伴着黑雾消失,他挥刀振去本体血污,得意洋洋接上一句:“我发誓——绝对不干好事。”*

他们也相当热衷把合适的句子介绍给合适的刃,一时间出阵队伍里各种新奇台词此起彼伏,外语不精,但大家都一样不精,所以还是没有磨损乐趣。

某天长谷部惊觉宗三索敌前也用戏谑低声说了一句“游戏开始咯”,不久后清扫战场的歌仙收刀时也潇洒说出“不知礼无以立”,才惊觉流行文化在本丸传播的有点深,还有点跑偏。

 

这次的倒计时也没顺利计完,因为陆奥守满级,他们的假期被提前了,而且骨喰也能一起去。感兴趣的电影并不难找,他们在纠结咸甜爆米花上花的时间反而比决定电影的时间更久。

看完夜场电影的次日当然是要一觉睡到大中午的。陆奥守睡眼朦胧间听见有人敲自己房门,揉着眼踏着中午的阳光开门,门口是住隔壁房间的鲶尾跟骨喰,此时着装齐整,两人一起抱着一个长长的纸箱子。

“Surprise!”他们进到屋里,鲶尾打开箱子,举出一把吉他,阳光照亮琴身,漆色润泽闪亮。

“我和兄弟一起送给陆奥守先生的,就算上次拍立得的还礼。别问我们怎么知道你种草的型号,买院服那次我们不小心看到了你网购账号的收藏夹。”

陆奥守刃生理罕见地结巴了,琴身光芒映亮他同色眼睛。黑发少年抱着琴放进他手里:“蛮久之前就觉得陆奥守先生跟吉他很搭,兄弟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骨喰无声点头。

陆奥守找回反应弧,轻轻拨弦,昨晚电影高潮里的那首歌在此时窜入他脑海,明明是乡村民谣曲风,却被电影里角色唱成了诀别战歌。*指尖一转,他试着弹出了记忆里的旋律,骨喰坐在他身边,开始是跟着节奏轻轻点头,后来小声跟着唱起来。

阳光和煦,透过发丝,给人勾上毛茸茸光闪闪的轮廓。鲶尾在暖意中眯着眼举起拍立得,在另外两位唱到结尾高音时咔嚓按下快门,飞快在照片右下角写上日期,想了想,又添上个带笑脸的太阳。

【END】

 

******最好看一下的附言*******

如果有人还记得我写的小段子之刀男人和水果,里面提到陆奥守晚回来于是只抢到了普通的苹果,但是也丝毫没有影响情绪,这里是承接那边的。

 

*1:这里所谓“中国传统女装”就是汉服咳咳咳,系在胸上的裙子就是所谓齐胸襦裙,写的时候想着的是朝露之城海明威,对我而言是收到了我就能退绣花坑的那种朱砂,然而没人出,唉……


题外话,胁差们那种瘦小平胸肩膀窄四肢细长皮肤白的长相,非常非常适合齐胸了2333

 

*2:来自各种电影或者英剧美剧经典台词

东风来了:出自神探夏洛克3

我发誓绝对不干好事:出自HP,忘了哪里……

游戏开始了:出自神夏各种案子的开头,The game is on

不知礼无以立:出自王牌特工1,MannersMaketh Man,绅士圣经(不)其实我觉得老咪也很适合这一句并暗搓搓用这一句在写烛歌

 

*3:其实想的是王牌特工2里梅林被炸死之前唱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唱原版风格或者梅林风格都可以,反正我就是十分想看陆奥守弹吉他唱乡村民谣。

【刀剑X宝钻】异界审神者系列段子之中土篇段

异世界审神者

又名,神奇审审在哪里,

精灵宝钻&刀剑乱舞Xover,双向安利√所以tag是三个精灵审和出场比较多的刀男。牙口,金花,摊牌的场合。以后还会写别的长文或者段子_(:з)∠)_

正文↓↓↓↓↓↓↓↓↓





【芬罗德的场合】

芬罗德,来自西方的精灵,金发,中土的精灵国王里国土最大,也最有钱。第一个在中土发现人类并与他们交流。跟敌军大boss对唱过咒语,咬死过妖狼,昵称好牙口。


01

初始刀歌仙。

原因是,刚降临到本丸的时候在中庭弹竖琴唱歌。习惯了,在夜幕星空下弹琴唱歌有更大概率吸引来神奇物种。

歌仙:是谁在唱歌……多么风流啊。

被吸引了,小步从锻刀房里往外挪。

出来一看,嚯,周身自带柔光,金发又高挑真是俊朗。

继续靠近。

这是什么乐器?他演奏的姿态又是多么风流啊。

持续接近此人。

好牙口按照当年吸引贝奥家族的经验,等他又接近了一点才抬头看过去。

“你好啊,东方的次生子女。我是费纳芬的长子芬罗德。”


02

声音也这么优雅。就是你了!阿鲁几。


03

等等,他刚刚说了啥?

——语言不通,各自一脸懵逼。


04

好牙口很快学会了日语,和当年学比欧家族的人类语一样洒洒水。

双语家庭出身毕竟语言天赋了得。

但是刀男学昆雅十分不乐观。


「以后还是叫我费拉冈德吧。」

「我名字多,不怕,总找的出一个不带卷舌音的。」


05

唯一的文科生在语言方面十分给力,很快就能当翻译以及给全本丸进行昆雅教学了。

与此同时,阿鲁几已经给全本丸取好了昆雅名,平均每刃一个以上。

初始刀大大表示,风雅风雅,甚好甚好。


06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就经常发生,叫名字不知道是谁的情况。


07

第一次跟着刀们上战场就发生意外。

结果他不紧不慢不慌不忙,一曲高歌扭转战局。

敌军战线崩坏。


#搁几万年前,咱可是跟黑魔头对过山歌(划掉)对过咒语的精


08

赞赏和泉守的扬沙迷眼,表示邪门的打法没啥,有用就好。

比如说,真到了危急关头,打狼用咬的都没问题。


09

不出阵的日常就是弹琴唱歌有时候写诗,有时候还搞搞珠宝鉴赏。

歌仙做近侍的每一天都在飘花。






【格洛芬德尔的场合】

格洛芬德尔,西方的精灵,隐匿城贡多林的金花领主,有一头金发闪闪亮,死过一次又复活回到中土,上辈子的死因是被敌军抓住长发拖下悬崖,死后坟上常年盛开小金花。

有个战友,黑色长发里缀碎钻,用自己头盔上的尖刺杀死了炎魔之王。





01

初始刀蜂须贺。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在两边都是金发稀缺的环境里,产生了金闪闪就会相吸的伟大定律。

蜂须贺很满意,这么亮肯定是真品。


02

为什么不是被被?

因为他把自己包起来看不到啊!

当终于锻出山姥切的那一天。

金花激动的发光:他可真漂亮!

裹紧被被的被被:他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果然么,因为是仿品,连主君的话都听不懂……


03

本篇里的初始刀同志,和上一篇里的歌仙一样费尽心思学会了昆雅和辛达林,还承担了开始当翻译,后来当老师的重任。

比上一篇的歌仙多一个养花技能。

金花领主弄来一堆阿门洲的种子,来源同上片好牙口的竖琴。

从此本丸地上金闪闪的小花常年盛开。


04

格洛芬德尔最在意的还是山姥切的心结。

仿品怎么了?

于是每个山姥切当近侍的夜晚,都被拉着听故事。

金花简单明了地表达了故事梗概,当年有棵大神造的银树,贡多林门口的白树就是它的仿品,他贡多林还整个就是提里安的仿品。

和仿品一起的生活很愉快啊,有什么问题吗?


05

「……所以,阿鲁几是因为和仿品生活久了,才能这么顺利的接受我吗?」

「?!你理解的回路是怎样的……」

「请不要再对我那么上心了,我终究是赶不上阿鲁几见过的那些仿品的仿品。」

「你对仿品到底是有多纠结?那我重生一次之后还是仿着上辈子捏的形体,现在的我也就是个仿品呗?」

蜂须贺忽然冒出:「打扰了,真的有完全一模一样复制出真品的技术吗?」

「你先等一下——」


06

几回合后审神者败下阵来。

纠结仿品就纠结吧,那起码换个披着的东西吧。

然后给了他一个魔戒远征队专属斗篷。


07

每个审神者都要面对这一天——遭遇打不死锤不烂碰不着的,高速枪。

格洛芬德尔时隔千年再度发出预言:「这是新的恐惧……它不会被任何刀剑所终结。」

然后自己家力宏,不,御手杵,一下撂倒枪爹结束战斗。

金花领主:「对嘛,不会被刀剑终结,但是杵子是枪,不是刀剑啊。」

今天的反派也为首生儿女的文字游戏颤抖。


08

包丁藤四郎极化归来。

金花领主看着他头顶的大尖刺儿,内心十分波动。

甚至想给他的刺儿顶端加个钻石。


「孩子我给你讲,出阵的时候一定不要用你头盔上的刺扎别人,尤其是比你高特别多的敌人,更尤其是喷火冒烟的敌人!听到没!」


09

日常劝说本丸洗发水终结者小队在出阵的时候剪头发。

和泉守第一个不服,和泉守第一个反抗。

「你说,你能扬沙迷眼出损招,敌军就不能玩阴的?比如揪着头发把你怎么怎么样?」审神者谆谆善诱。

「可是剪头发就不帅气了!」本丸最年幼很委屈。

「随意动人形的外形也有可能损伤本体的。」监护人也帮腔。

结果晚上和泉守做了个梦,梦里自己被揪着头发坠崖了,第二天早上哭着吓醒的。

于是主动要求弄头发。

金花领主:计划通√

其实只是把自己的梦贯通到他的梦里了。精神力就是好啊。


10

考虑到人形外观改变可能真的会伤害本体,剪发改成扎发。

金花意外的擅长弄各种发型,头发里掺金丝啦,头发里缀上碎钻啦。

告诉他这样会变得更帅更强大。卡内桑十分开心。

某兼厨热切围观,很快学会了所有发型。


隔壁的芬罗德:恕我多嘴,这样弄头发脑袋不会更沉吗?

金花表示几万年前就有人实践过,没问题√


11

金花领主有一匹叫阿斯法洛斯的白马,也带来本丸了。

此后大太刀专属坐骑就是它了,日常机动加满。

今天审神者也亲自去马当番了诶。


12

金花领主能发光,在夜战场上也blingbling,十分吸引火力。

打了几次就被短脇们劝退了。

审神者十分委屈:我几万年前打戒灵的时候可没这么麻烦_(:з)∠)_







【凯勒布理鹏的场合】

凯勒布理鹏,爷爷是最伟大的工匠以及精灵王长子。昵称摊牌,也是一流的工匠。在中土专心做手工,没留神被黑恶势力坑死了。




01

初始刀陆奥守。

大大咧咧,乐观向上,很好相处的样子,不用多花心思纠结怎么搞好关系。专注的工匠喜欢这样的人。


02

一周后,自家初始刀往刚熄火的打铁炉子里扔了个东西。

「?!」

「哈哈哈不要紧张只是个地瓜,听说这么弄好吃。」

「……简直可怕……」


然而他后来尝了,确实味道不错。


03

听说你们歧视绿蛋蛋?

凯勒布理鹏打了一颗绿宝石,给谁摸着谁血量瞬间加满。

伊力萨宝石,比御守极更治愈,你值得拥有。


04

对刀男的存在十分震惊,此生子女也能像一如一样造物?还有这种操作?

日常是挨个拉着自己家的刀人看本体。


……只是观摩做工而已,为什么有人会想歪。


05

虽然不太擅长言辞,不过也用自己的方式体恤着自家刀人。

比如做点饰物分给大家。

从每个部屋里越来越多的额冠、项链和胸针就能看出来。

现在被整个本丸的气氛影响,作品越来越和风。

烛台切太鼓钟和泉守等一干追求华丽组十分开心。


不,戒指不做的。这是原则问题。


06

作为精灵工匠当然要不同凡响。

刀匠放假吧,我自己锻刀。

来自费诺·我爷爷·至高精灵工匠·精灵宝钻制造者·库路芬威唯一孙子的骄傲。


07

自己锻刀手气十分欧,特别欧。

上午出爷爷中午出姥爷下午出太爷爷的那种欧。

但是他锻出来的刀,性格还是有不同程度的跑偏。

——「别摸我,爷爷怕痒。」

——「你吓到我了,赔钱。」

——「茶真难喝。」


08

zf很快追查来了,最后禁了审神者自己锻刀。没有他意也不行。

也不许带入其他有御守作用的道具。


09

「你可以给我不完美的世界,但是不能阻止我们诺多自己动手修补世界的伤痕!」

陆奥守表示阿鲁几别气了伤身,跟我去吃个地瓜冷静一下。


10

愤怒的工匠也是很有战斗力的。

在战场上一个远投掷出自己的锻造锤,秒杀敌方大太刀。


11

经常会想自己见过的那些刀剑,以及别的东西的器灵会是什么样。尤其是他爷爷做的三颗钻。

【刀剑】刀男去哪儿

全名:带刀男去旅行应该去哪儿

预警:一边玩一边写的,脑洞一出来就写了,没逻辑,没返修,没细想

出现的国家都是我计划中的国外目的地。所以不要问我为啥是这些地方,或者为啥没有那些地方。

也许有返修,也许有第二弹,who know,摊手

*******8-24追加青江&博多************

正文↓↓↓↓↓

 

陆奥守吉行

目的地:西班牙

去哪儿其实不要紧,重要的是要坐船去。开船暂时别指望了毕竟现在的大轮船和以前不一样了。

去欧美的目的就是看看他原主想去的地方。不过他的性格大概和西班牙最合拍,反正都是很暖色的热情。估计去了都不用倒时差直接开始吃开始玩,说不定还能学点西班牙语,学个弗朗明哥什么的,超尽兴。

#不要试图和婶婶上演泰坦尼克经典镜头

#也不要忽然跳舞

 

烛台切光忠

目的地:意大利

你死活不承认这个决定只是因为……你一瞬间把意大利男性擅长“撩”和他的某种特征联系在一起了。

嗯,因为意大利的吃的在欧洲数一数二,拉厨房之神去吃好吃的才是正经。

然后发现他好像有比本地人还深厚的撩的功力。

#想听听用意面撩妹的十八种方法吗

 

乱藤四郎

目的地:法国,米兰 or 巴黎

和乱酱出门当然是时尚时尚最时尚,漂亮漂亮更漂亮。所以直捣时尚界老巢……不,直接奔最时尚的地方去嘛!

好像最近巴黎在选维多利亚的秘密走秀模特啊?还可以去吃瓜围观。

#乱酱先走,婶婶太吃藕需要把自己包一包

 

歌仙兼定

目的地:英国

这可是站在贵族气质鄙视链顶端的国家。那儿的人大部分都传统的很,大部分人衣品在线,还到处都是古建筑博物馆,在某些古城里可以走一步说一段历史。

二代目就问你这儿风不风雅,你喜不喜欢。

而且,虽然他们正餐做的不咋地,但是甜品很精致呀。

#如果他喜欢就会学,他学会了造福全本丸

#不,答应我不要尝试炸鱼薯条好吗?!

#至于英国又被叫腐国什么的,请你也假装没听到

 

莺丸

目的地:英国 or 斯里兰卡

反正带他去一个茶很好的地方就对了。

太爷爷你坐那儿喝茶就行,我去逛逛街,大概一个半小时回来。哦对了,茶点你要是不吃的话我带走咯。

而且这两个地方都是左行交通,跟十一区一样,老年人不用费脑子去转换,更安全。简直完美√

#你回来之后就会发现,一堆吃瓜群众围着他听他讲大包平的故事……

 

同田贯正国

目的地:俄罗斯-西伯利亚

最有男子气概的不就是荒野!最考验人的不就是伏特加!战斗种族很可以!到荒野里去!喝最烈的酒,看最冷的雪,猎最野的熊!

#等等打住,熊是受保护的……

 

数珠丸恒次

目的地:尼泊尔

他能同意跟你出门旅游难道不就是个大新闻?所以还不估摸着他的口味选目的地?

佛教气氛浓厚,很好。虽然不是同一个分支可能差的还有点远,不过总归同宗吧。

充满宁静的气息,很好。

凉快,很好。

——天天看着那头超长渐变头发,仿佛自己时时刻刻都在替他中暑。

#知道为啥不能去印度了吧

 

笑面青江

目的地:英国-约克

世界著名鬼城约克,看起来和怪谈帝十分契合了。

不介意带他去听各种升级版加长版鬼故事,比如地窖里藏了百年的酒在打开时发现一滴不剩,又比如封闭多年没见过人进去的房间打开门却发现里面一尘不染。

更不介意和他一起探索闹鬼的地下室。

#真的会有鬼吗还有点小期待。

#砍鬼的时候注意不要破坏公物。


博多藤四郎

目的地:美国-华尔街 

去钱最多的地方!去能赚钱的地方!去感受有钱的气息! 去接受企业家的熏陶!

带他出门只能去各地金融街_(:з」∠)_

也许可以再带他进一下纽交所,前提是带了足够的钱。

#真不敢承认自己看不懂股票#

#会计学渣婶婶,默默呼吸了一口同行精英的气息,然后继续成为一个咸鱼渣渣#


江雪左文字

目的地:瑞士 or 新西兰

总之选目的地的原则就是平静又生机勃勃嘛!阿尔卑斯雪山下的牧场,新西兰的草原,可以说十分合适了,陪他在那儿种点儿作物,养养动物,远离战争没有尘嚣……

#就当婶婶陪你长期内番#

———————————————

如果去的是新西兰,那记得带颗橡子,种下看它长大……*

(婶婶画外音忽然爆哭)

*梗来自霍比特三电影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