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中土】中土相关脑洞记录本

如题是记脑洞的√我依然爱中土,爱金花。

只开不写的我就是6


【格洛芬德尔】



金花相关命题作文《金色的头发其实不适合戴黄色的花》


于金花的一点遐想。感觉他重生前应该有特别明亮的笑容性格和声音,挂过一次后可能就成了哑光的(……)声音可能就是那种低沉的温和,也常笑,喜欢安静。是很强大,自信于自己的力量,什么都不怵什么都能解决,但对什么都看得开,但依然怀念过去,带着温柔的悲伤感的人


【人皇暮星】原梗来自微博

暮星和人皇度蜜月,发胖圈秀恩爱,然后发现,在西方重聚的爹妈、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曾爷爷曾奶奶都摆了同样的姿势,拍了照片刷屏。暮星:发现他们都一样年轻真是亚历山大这时人皇来了:他们都提到了我,要怎么回复比较好……#论老婆有一个庞大且长生不老的娘家是怎样的体会# 


【全员向】

想看林秘书和doge互相抛眼刀

安姐,牙口,涌泉,戴隆,二梅组的lovelive

小时候用各种水果块搭房子的宅熊(后来作品被某金发堂弟吃了)

寒蝉鸣泣背景的冈多林(一次又一次的团灭然后读档重来)

还有马猴烧酒巫师团


【泉花】

冈多林的领主都有婚假,格洛芬德尔向宅熊表示,如果他和埃克西里昂结婚,要求把他俩的婚假加在一起休,宅熊冷漠脸表示没戏,你俩结婚我只能给开根号除以二的假期长度。结局是,他们都没等到在冈多林的婚假。


【密林父子】

滨崎步的End Roll这首歌配呆龙露西恩很合适,但如果从亲情的角度听,庭葛和露西恩也很合适。全世界只记得精灵公主和人类的传奇,少有人想到这份爱情背后,也有一位骄傲强大的父亲失去了他珍爱的唯一的女儿,并且直到世界尽头也再无法重逢。想想也许若干年后瑟兰迪尔会把这段往事当做床头故事讲给莱戈拉斯听,而小绿叶也许会很悲伤的说ada我不会离开你。但他长大了,过去的事很多也就不记得了。所幸西行的白船还能让他们重逢。

话说,如果写瑟爹床头故事目测挺好玩的,比如骗叶子说,吃太多糖会变成龙,不吃蔬菜的小精灵会不长个儿长大胡子变成矮人巴拉巴拉。

以及我还想过如果锐目他们如果经过过多瑞亚斯附近,也许他和瑟兰迪尔见过,后者对他很难忘,才给儿子取莱戈拉斯这个名字……参照【夏洛克是个女孩的名字】_(:з)∠)_啊就是胡乱想想


【九州Xover】

然之前不喜欢大部分用东方背景架空西方角色,但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疯狂的脑补开了想看九州背景的精灵宝钻昨日青丝冢间红骨的芬朵拉丝,月色晚来枯的伊瑞詹,吊唱相和无的冈多林,悲喜总无泪的金花,人间白发剑胆成灰的炽焰和安妹……


【宅熊牙口】喵化

大概就是,宅熊牙口都还小的时候,牙口身高正常,宅熊闷声长了个大个儿,一直能揉后者的脑袋。牙口终于逮到宅熊卧倒的机会在脑袋上呼噜回去,宅熊急了蹦起来把他按那儿好好教育了一顿。围观的两个麻麻慈爱的微笑:感情真好啊……

+++++++++++++++++++++++520更新++++++++++++

【LOTR】【算AL?】小希望讲故事

名字很不负责任但是确实是个正剧。

仿的是江南的《九州缥缈录》里小舟公主在殇阳关给姬野讲蔷薇朝历史的那一段。

无数个“他爱她她爱他她爱他”简直2333333

不过细想又很意味深长。

过去了的就只能成为故事。

我认真觉得金花老师不要带着他的手工布偶西渡比较好。

++++++++++++++++++++++++++++++++++++++++++++

 参加埃尔隆德会议并非莱戈拉斯第一次踏入瑞文戴尔。在几百年前他就已经到过那里,彼时绿叶王子刚刚成年不久,作为密林的信使,初次踏入了被称为“最后之家”的土地。

  气之戒庇护下的林谷有一种与世隔绝般的安宁平和。这份幽暗密林难以得见的美好景致吸引着绿叶王子的目光。放好行李,伫立在窗边久久凝望着晴空和熔金般洒落的阳光。

  柔和如絮语的风中忽然插入了一抹陌生气息,莱戈拉斯的身体一瞬间紧绷,随即又放松下来。

  来者并非是个陌生人,也不会带来什么危险。莱戈拉斯这么想的时候,他的视线中的房门轻轻地——也许是因为推门者力量的不足——开了一道缝,在屋里的光漏出走廊之前又戛然停住,推门的人像是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不妥,飞快地在门上敲了几下。

  “进来吧。”莱戈拉斯开口道,极力压抑着不知从何而起的笑意。

 敲门的声音停了,随后门轴低声地响了几下,屋里的阳光在地毯上构成一条斜斜展开的光带,也照亮了门口那个刚到莱戈拉斯腰高的人影。

  “埃斯泰尔。”莱戈拉斯向那七八岁的男孩点点头。埃尔隆德的人类养子,一个小时前的宴会上他们见过。

  黑发孩子在精灵蔚蓝的双眼注视下有点局促,抬手理了理头发,小声地问:“你打算午睡吗?”

  莱戈拉斯歪了歪头:“暂时不想。”

  孩子的眼睛顿时亮了:“那你跟不跟我玩?我给你讲故事!”

 莱戈拉斯顿时觉得自己有麻烦了。

   然而在他找到合适的理由开溜之前,埃斯泰尔已经几步跑到了桌边,莱戈拉斯发现他左手一直背在身后,抓着一只绣工精致的袋子。

  人类孩子麻利地打开袋子,小心翼翼地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往外拿。莱戈拉斯看着他珍重的举动,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不由地探头去看。

  出乎意料,袋子里只有几个小布偶,头上扎了几把不同颜色的线充做头发,质地似乎是不错,可惜缝制的手法实在是……

   不忍直视。

“老师给我讲历史用的。”听语气埃斯泰尔还颇为自豪。

 文雅的绿叶王子自然不会直截了当地表达“好难看”的评价,莱戈拉斯敷衍地点点头,心想你的老师看来真是个不能要的人,大概为了混一个宫里的差事就想方设法地逗公主玩,却也不舍得下血本,拿出来的都是这么下三滥的便宜货。

 孩子拿起一个穿着深蓝长袍的布偶,头上扎着黑线——大概表示他是个黑发的精灵。“这是冈多林的涌泉领主。”

  “涌泉领主埃克西里昂?”对上那布偶脸上白痴兮兮的笑莱戈拉斯心里默默扶了一下额。在他尚未离开太久的童年里也曾听过冈多林的故事,他脑海中深深地烙印着涌泉领主吹着长笛上战场的非凡优雅,同时又拥有与炎魔同归于尽的犀利英勇。哪里是这个傻傻的小布偶的模样?

  “这是锐目,锐目莱戈拉斯。”埃斯泰尔又拿出一个着深绿短衫的银发精灵,给他手中拿上一副小弓。

   这个名字传入耳中时绿叶王子愣了一下,对于上古时代那个与自己同名的精灵他并非没有耳闻,然而每每听到还是会有些奇怪的感觉。

  埃斯泰尔拿出第三个布偶: “这是金花领主。”

  莱戈拉斯一瞅险些笑出声来,他伸手拿过那个身着绿色布料做成的斗篷的小布偶,布偶金线做成的卷发缠在一起,乱糟糟的,脸上是一个夸张的大大的笑容。它的制造者一定是在留到最后最不耐烦的时候才做的,莱戈拉斯不无恶意的想,说起来金花领主格洛芬德尔重生后似乎就在林谷,不知道本尊看见这几个玩意儿会作何感想。

   埃斯泰尔拉下他的手,有点愤怒地抓回莱戈拉斯手中的小布偶:“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好好好,你继续说。”莱戈拉斯压下笑意,看着孩子摆弄着三个滑稽的小布偶,说起他早已耳熟能详的故事。

  

   “埃克西里昂和格洛芬德尔很久以前就认识了,那时他们住在西方的阿门洲,是最要好的朋友。”埃斯泰尔拿起蓝色和绿色的布偶,让他们贴了贴额,再并肩站在一起:“他们互相欣赏,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很享受对方独一无二的陪伴。他爱他,”他摇了摇蓝色的涌泉布偶,接着也摇一摇金花布偶:“他也爱他。”

   有种违和感在某个词传入耳中时在莱戈拉斯心底升起,他想也许是教埃斯泰尔的老师在用词上比较奔放不羁。

   在莱戈拉斯还没来得及对他最后的用词做出反应时,埃斯泰尔又拿起了莱戈拉斯布偶:“后来他们到了中洲,认识了莱戈拉斯。他是辛达精灵,和他们不同,但是他们三个之间关系很好。”埃斯泰尔把三只布偶放在一起:“他爱他,他……”

   “等等!”莱戈拉斯终于忍不住了:“三个男精爱什么爱。”

   人类孩子转向他,认真地瞪大眼睛:“爱就是很喜欢啊,就是看见他就会心安啊。”

   莱戈拉斯愣住了,不长不短的寂静后他道:“你继续讲。”

                                                                        

   “莱戈拉斯——呃我是说那个莱戈拉斯(孩子晃了晃布偶示意)有一头很好看的银发,是个数一数二的神射手。在冈多林的漫长时光里,他们三个经常一起喝酒聊天,骑马到城外去,有时候还会不小心弄出些哭笑不得的事,连最为严谨的埃克西里昂到了这时也会跟着那两个一起胡闹。”埃斯泰尔摆弄着三个布偶,忽然感叹道:“那时候他们就都知道,这就是最好的时光了。”

莱戈拉斯很想对他话中那生硬学出的沧桑感发表几句吐槽,但他的目光落到桌上,三只小布偶安安静静地躺着。

只是一瞬间生出的念头,他却不可抗拒地顺着这思绪走了下去。

后来曾经的同伴都死去了,曾经的家园不复存在,哪怕终将在曼多斯的殿堂里重逢,过去的种种也只能止步于回忆。

埃斯泰尔忽然正色:“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有悲伤是不能被跨越的,哪怕是再刻骨铭心的痛苦,在时间里也终究会冲刷干净。”

刚刚被忧伤击中的莱戈拉斯很想一口水喷出去。

这孩子的老师看来真的不太能要,好端端的人皇后裔你不教他怎么刷怪升级提高武力值,教他这些东西。他个旁人看着都醉的紧,不晓得爱隆是怎么想的。

埃斯泰尔明显还想再和这个来客说说话,然而这时客房的门再度被推开。“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但是小希望~该到你下午上课的时间啦。”

抬头的那一刻,莱戈拉斯恍若看见了午后柔和纯净的阳光倾泻入屋中。高挑的金发精灵

踏入房间,向密林王子微笑致意:“你好,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之子。”

“格洛芬德尔大人。”莱戈拉斯以相同的姿势回礼。埃斯泰尔缩到他身后,声音怯怯地叫了一声:“老师。”

莱戈拉斯伸向前的手臂抖了抖。

格洛芬德尔漫不经心地看了看桌上的三只布偶,一手拖过满脸不情愿的埃斯泰尔:“哦,在给莱戈拉斯殿下讲历史吗?那我可以认为,你这部分的历史知识已经经得起考验了吗?”

精灵老师和人类学生伴着“那今天就把上周的题目都考完吧”之类的声音中走远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莱戈拉斯心中还没有从“伊露维塔在上林谷的老师怎么会是他幸亏他进来的时候我还没开始吐槽不过不能否认那几个布偶的确不好看”等一系列刷屏中脱离出来。

这件事某种程度上给了他很大的打击,致使回到密林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心神不宁。

 

直到几个月后,他才想起了那天被他忽略的一个细节。

金花领主对他说出那两个半句间,有个小小停顿。

似乎他说出“莱戈拉斯”之后的那个半句的时候在犹豫。

绿叶王子想,一定是自己的名字令他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位挚友。

他想来想去也觉得就是这样吧,很快把这件小事抛在了脑后。

于是那个停顿中所盛放的是什么,除了格洛芬德尔自己,就再没有人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