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千恩】首席和千指大人和橘猫的四记

首席和千指大人和橘猫的四记

千恩第二发。

被亲友一致认为没有恋爱感,剧情还俗,语言也像我两年前的。

我emmmmm表示我就是想写写她们谈恋爱之前的事。哇真是久违的写怎么认识的热情,现在我写的模式一般都会默认这俩是CP,直接写恋爱日常(可能你没脑洞了sad。)

记录手速,5700字,用时是8月5号的2小时+20号的4小时。

正文↓↓↓↓↓↓

 

 

初入高一的郑有恩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因为母亲对毛过敏,从小到大家里就没养过任何宠物,大概是一直没有的东西,过了很想要的那个阶段哪怕以后有了也完全无感了,她对猫狗宠物就是这种感觉,一直就喜欢不起来,长大了也不想要。

何况她琴可贵,沾上毛毛或者被不干净的手碰到了,那可不得了。

郑首席的小提琴高傲的很,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不过她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在高一的秋高气爽的午后,本该练琴的好时光,却蹲在学校大门口的墙根底下的灌木丛边,像个窥探狂一样往树叶间使劲看,还抑制不住咪咪咪咪地去呼唤里面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的冲动。

啊没错,树丛里有只猫。

橘猫,看上去刚断奶没多久。

就在十分钟前它突然跳进路中央挡在了背着琴盒的郑首席面前,睁着绿莹莹的大眼睛喵呜了一声,成功引发了她自以为没有其实只是埋伏的比较深的毛绒控症状,哪知郑有恩蹲下身冲它刚伸出手,猫就一下子溜了,缩进了灌木丛里喵喵叫,就是不出来。

世界上哪只猫最萌?

答:你看得到撸不到的那只。

郑有恩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下,她使劲伸出手试图去碰那只缩成一团的橘色毛球,这时仅一道铁篱笆之隔的校园围墙外传来一个声音:“没用的,顶多会吓跑它。”

她循声转头,说话的是也是个女生,穿着另一所学校的制服,短发有点毛躁,目光从橘猫藏着的地方向她转过来,在夕阳下瞳孔中带上了一点暖棕。气质举止上并非和她是同道中人,然而她很好看,郑有恩想着,看向对面的女生身后的黑色狭长的箱子。

“是乐器吗?”也是学音乐的啊,郑有恩有了些兴趣。

“是……是的。我想考这里的高中部。”听起来她刚刚想说出乐器的名字,但不知为何半途停下,郑有恩也不好再问,便向她笑笑道:“那祝你成功咯。”

女生的眼神忽然落向她身后:“啊,它过来了。”

郑有恩一愣,随即身边感受到绒绒的触感,暗中观察了一阵子的橘猫终于感觉没有威胁,慢慢从灌木丛里蹭到了郑有恩身边,软绵绵地喵了一声,她试探地把手放上猫咪的脊背,手指插入被太阳晒的暖暖的毛。

喵呜——橘猫眯起眼抖了抖耳朵。

意犹未尽地撸了一阵,郑有恩抬起头,墙外的女生已经不见了。

 

过了一年,郑有恩和小橘猫已经混的很熟。三百多天说不短也不长,她们一个成为了小提琴首席,另一个长成了大橘猫。

嗯,只是大,不是胖,这是郑首席说的。

九月迎新季过去很快就步入秋天,有很容易就暗下来的天和很容易就随风而落的黄叶,还有忽冷忽暖很容易让人生点病的气候。

郑有恩不幸就被它捕获了,觉得不用在意的小感冒轻而易举地发展成了高烧,在舍友和老师喋喋不休的坚持下,吃过午饭,她决定乖乖去校医室吃点药等着接到通知的家长来接。然而到达时她发现校医室里没有学生也没有校医,有点开心,要知道她还是很介意被别人看见自己病弱、仪容不够优雅的模样。

现在的情况正中下怀,郑有恩抱着琴盒坐上靠窗边的病床,静了片刻,只觉得愈发头重脚轻,对优雅外表的执着被病中的软弱打败了,她犹豫一下慢慢向后躺倒。拉上的窗帘后传来若有若无悉悉索索的动静,她掀开帘子一看,眼眸被惊喜点亮,橘猫不知从哪儿来的,跳上了窗台,正好趴在她所在的窗户外面。

郑有恩抬手敲了敲玻璃,橘猫萤黄的双眼一直看着她,见她抬手就喵呜叫着眯起眼蹭了蹭玻璃。郑有恩微微撑起身体把窗推开一道缝撩了撩橘猫的耳朵,就听到外面一声闷响。

原因显而易见——刚刚有个人从围墙上跳下来了。

是个女生,虽然带着假发也看得出来,郑有恩的目光被吸过去的同时对方的眼睛也转过来看她,深蓝色的眼睛,目光深邃的要命。

郑有恩胸口一顿,仿佛是匀速跳着的心被突如其来的某个东西从下往上一碰,不知道滑到那个方向去了。

亚洲人哪儿来的这种眼睛,绝对是戴了美瞳吧,过了三秒她心想,也就是在这一刻她完全坐了起来,从窗口喊着问对方要不要紧。

橘猫跳下窗台向她小步跑去。

“如果是普通的外伤我可以帮你处理,这儿没有人,不会有人知道的。”

几分钟后郑有恩看着走进校医室的短发女生脱下外套,这才感觉到自己方才说出的是一句多么悔青肠子的话。

之前对方一直穿着类似斗篷的外衣,郑有恩直到现在才看清她里面穿的衣服——灰红相间的运动服一样的外套,内搭是立领设计的衬衫。不能更确定了,这是他们学校民乐部的制服。

入学满一年,郑有恩早就知道了这所学校里暗涌的风气,又或者说只要分为西洋乐和民乐两个学部的院校里都会有的风气:西洋乐自视甚高,看不起民乐。

一个来月前的开学迎新上郑有恩还因为拒绝给一个民乐新生指路而和民乐那边呛过声——最后当然是牙尖嘴利从不输人的郑首席获得全胜——然而现在她在干什么?给她从来看不上的民乐学生上药?还是自找的?

够可怕的。

对方看着她忽然凝滞的动作,抬眸问:“怎么了?”声音像是秋初阴郁上午,从屋檐滴下洇开的冷雨。

低,但也清冽。郑有恩赶快甩了甩头:“没事。”她从药柜里找出碘酒,问对方哪里擦伤了。

穿民乐制服的女生看了看她,慢吞吞伸出右手,手背朝上放在桌上:“这里,擦伤了。”

郑有恩定睛一看那几道已经结痂的小小的暗红伤痕,差点把碘酒瓶子捏碎:“你耍我?”

对方却很认真:“再小的伤口也有可能引起破伤风,当然要处理。”

“我看你在那儿半天站不起来,还以为你是腿脚伤了!”

“脚有点扭,可是你不是只会处理外伤?”

这话说对了,郑有恩抿着嘴,她感觉额头更热,发烧的脑袋转不出这么多弯绕,手机铃声打断了寂静,家里的车已经进了学校。她把碘酒放回去,转身的一刻忽然不稳,天旋地转中感觉有人支撑着自己。郑有恩看不清,低头喘着气,感觉呼吸间的温度都是滚烫的。

模模糊糊有人从她手中抽走了手机说了几句,她被扶着往外走,送上了自家的车,此后的一切都像是梦里一样记不清了。

嗯……?橘猫后来跑哪儿去了?

只有一瞬间,她昏沉的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清醒的念头。

 

回校之后郑有恩知道了那天女生的名字:王如瞳,新高一,比自己小一届。

很好打听,打扮的特立独行,加之据说是古筝部的顶梁柱,她只要随便听听就知道了名字,然而更深的料却一点也挖不出来了。

因为王如瞳住在让人讳莫如深的某宿舍,每天假发美瞳斗篷,看着也是一副外星来客无法接近的样子,没多少人了解她的世界,也没多少人能接近她身边。

而她本人即便后来和郑有恩碰过面,也是颇为疏离只是对个眼神,连头都不会点就擦肩而过。

郑有恩不承认她对此有点失望。

她也不承认第一次见面王如瞳其实向她示意了,是她自己骄傲地不肯“向土气的民乐屈就”而没有搭理,才导致了后来的局面。

然后就又是一年光阴过。

人充实起来时间真就溜得飞快。在争吵里,在一次又一次无言相遇里,在指尖琴弦上,慢慢又坚决地不知漏到何方。

 

升入高三的郑有恩躲在葡萄架下撸着越来越胖的大橘猫,看着猫眯起眼睛翻过肚皮,颇为惆怅地给它揉了揉肚子,小声道:“你说你怎么长这么胖,该不是肚子里有小猫了?”

“它是公猫。”

身后传来记忆一角的声音,冷,也清冽。郑有恩被吓到了猛然回头,王如瞳还是穿着那身中二满溢的黑斗篷,短发下一脸无人争锋的酷相,垂在身侧的左手拎着黑色长方的箱子。大概是她古筝的琴盒。

郑有恩眉头一皱,这感觉有点熟悉,她似乎马上就要想起什么很关键的东西。然而一个打挺翻过身来还踩过她的脚跑向对方的橘猫压断了她的思路,郑有恩眼睁睁看着大猫一路跑到王如瞳脚边,一边绕着蹭一边喵呜喵呜。

感情这猫和她之前就认识?

郑有恩心里哼了一声想民乐的人果然都这样,连勾搭只猫都不敢光明正大,一面想要挽回尊严般地出声唤猫。

猫扭过萤黄的眼睛看了看她,继续转回去围着王如瞳转圈儿。被围着的人也蹲下身,给猫挠了挠下颌,大橘猫抖抖耳朵,发出呼噜呼噜很享受的声音。

有人把一直以来是她专属的猫抢走了。

而且还是个民乐的,她,高雅的小提琴首席,今天输给了民乐的。

郑有恩心态崩了。

她完全没有考虑王如瞳和猫的亲密可能有的原因,也完全不承认这是出于嫉妒,只是由着心里那股火儿往上窜。

王如瞳把猫揉舒服了,重新拎起琴站起身,临走时转头看她一眼:“想喂它的话买正规的猫粮,不要喂人吃的火腿肠鸡翅小鱼干那些东西,猫的肾脏受不了那么高的盐分。”

“我知道了。”郑有恩扭头没看她,余光瞥见王如瞳身后推着鼓抱着琴的一群人:“怎么?你们还真搞了个乐队啊?”她之前听说民乐的陈惊拉了个“乐队”,据说还像模像样,怕不是眼前这些人。

王如瞳淡淡嗯了一声。对话到此结束了,郑有恩也打开本放在长凳上的琴盒,她出来本来是打算换换心情练一首新曲子的,没想到遇上了猫,又遇上了王如瞳,现在怕是耽误了挺久。

王如瞳就在此刻忽然转身:“你。”

郑有恩略略皱起眉:“我怎么?”

王如瞳的视线下移到她触到琴盒的手:“你的琴,可贵。”

郑有恩刹那间明白了,她说的是自己刚摸过猫的手,怎么能再拿“这么贵”的琴。自从那次在中山音乐厅演出之后,她那句一时兴起用来呛陈惊的话不知怎么就成了个众所周知的梗了。然而没想到看上去和这个世界脱钩的王如瞳居然也能知道,还用的挺顺手。

想顶回去,抬头只见王如瞳随着乐队几人离去的背影。

郑有恩半抬起的手停在空中,半晌,慢慢放下,划起的空气中带了些难以发觉的失落。

喵呜——

橘猫围着她的腿转悠着。她低头看了看那一坨绒毛,笑了。

“坏东西,你真行啊。”

 

后来徐徐发生的一切,整个学校的人都十分清楚了。

陈惊像个愣头青一样弄出来的乐队居然得到了小成功,王如瞳被翻出来是B站古风教主,他们一行人上过不少漫展,挑战系主任,还瞒天过海地让民乐队混进了音乐宣传会。

其中最让郑有恩在意的还是“王如瞳是B站古风大神”这件事。

之前她从不接触二次元,不看动漫,也不知道B站是个什么,但短短半周时间,她就有了账号,收藏夹里尽是某人的古筝视频。

在教委领导面前斗琴那天的场面郑有恩记忆犹新,自从她带头踏出房门,对面的目光就一直凝在她身上,坐定的时候抬起视线,铁门后的王如瞳没有别开眼,她也看她,没戴异色美瞳,眼神却依然锐利如第一次相见时,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是冷静又有锋芒的笑。

她长得不错,不对,很不错。

以前好像没发现。

一个想法突如其来闯进郑有恩脑海,差点让她没撑住面上同样冷睿的笑意。

西洋乐输了,她也是。西洋乐输给民乐,她输给王如瞳。

后半句没人说过,但郑有恩就是这么觉得。

她一个个看完了王如瞳的视频,放弃了规律的每日练习时间却没有丝毫后悔,甚至还想该怎么写评论才能又不失了傲气又说出真话。

她心里的真话就是,确实很好,王如瞳——或者说千指大人,真是个天才。

那些留言平胸差评的,脑子是挥发完了吗?!

郑有恩从头又看了一遍视频,心里有些痒。当然,不是对视频里那个人心痒,是自己也想试试的那种心痒。

郑有恩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优等生,也到底是个现代人,电影也还是看过一些的,她挑了个琴房人最少的时段窝进去,试着拉了一下之前追的某英剧侦探片的插曲,这一段也是男主在片子里用小提琴演奏的,听一遍就让人难忘。*

曲子的旋律和技法都不算特别复杂,郑有恩想她无论如何都能进展顺利,但她发现自己只要开始演奏,脑海里就会浮出视频中王如瞳拨弦的样子。

明明是不同的琴弦,不同的曲子,她却像陷下去了一般,脑海中循环重复着对方的样子,背景里华丽的古装,白皙的手指上标志性的戒指,只要指尖一动便是满耳锵然的声响。

心思一动,自己的琴就走了音。

郑有恩泄了气把琴放下,门上的小玻璃窗上恰到好处地传来轻轻的叩击声。

她浑身一僵。虽说之前也被学弟学妹一脸憧憬地看过,自己也不是没干过看别人的事,但这次……

郑有恩缓缓转过身,王如瞳比她更不扭捏,直接推开了琴房的门。

“喵嗷——”一道橘色的、有点宽的风,比王如瞳先一步冲了进来。

“琴房不能带猫——等等吃的更不能带!”郑有恩少有地大惊,要被系主任发现了他们都得被公开处刑。

“反正系主任不怎么查你们西洋乐的琴房,没关系。”王如瞳毫不在意地坐下,身姿闲散,她今天换了一身黑色长风衣,隐隐透着潇洒,把插着两根竹签的纸杯递到郑有恩眼皮底下:“尝尝吧,刚煮好的。”

郑有恩立刻想起了几个月前的年级会,差点笑出来:“你们还在用饮水机煮火锅?”

“也用直发板烤肉。喏,这个丸子不错。”

橘猫闻到香味,急了,围着两人喵喵喵转来转去。王如瞳把杯子往郑有恩手里一放,捞起猫,打开窗,塞出去,再关好。郑有恩捧着杯子嘴里含着丸子看着她行云流水的动作,目瞪口呆。

王如瞳坐回来耸耸肩:“明天要拿个罐头讨好它了。”

她想拿回纸杯,郑有恩却一侧身不给了,齐刘海黑直长的优等生端详着手中的东西,语气像笑又有怀念:“半个月前我们还针锋相对,现在居然坐在一起违反校规。”

“哪是半个月前,学姐你不是从第一次见我就看我不顺眼。”郑有恩露出迷茫的眼神,王如瞳叹口气,双肘抵在膝盖上向前倾身:“你不记得了?我高一入学的时候找你问民乐的报到点,你看都没看就说民乐的去找你们自己的学长别烦我。”

郑有恩的脸腾地红了。

王如瞳暗暗观察着她的神情,继续道:“就算只是半个月,也够发生不少事了,比如,你来我琴房看过我多少次?”

“你——”没想到对方会直接抛出这个问题,郑有恩这下连耳朵都红了。

“还有啊,因心同学,发弹幕的位置和留言的位置不一样,你以为你发的是弹幕,但其实都是留言。”阅评无数的千指大人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在每个视频下面都发现了好几条接在一起的同ID留言的心情吗?”

郑有恩站起来就走:“跟、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没走成,她的手腕被扯住,轻轻一拽,正好扑进身后的人的怀里,身后的人跟的有点急,郑有恩撞得略疼,她的额头蹭着王如瞳的风衣敞开的领口,像是开启了什么开关,郑有恩的记忆闪回到两年前的这个季节,她曾和一个人隔着学校的栅栏说话……如果可以相信缘分的存在,那这团虚无缥缈的雾气降临在她们身上时,一定是暖软的。

初秋萧瑟里的暖意让人忍不住再凑近一些。对方的手有点试探地碰了碰她的头发,郑有恩默许地没有动,被抚过头发时她闷声道:“你是不是把汤汁溅衣服上了……”

王如瞳笑了,又或者是她的错觉,但她能感觉到对方是愉快的,和此刻的自己一模一样。

 

再后来,那杯冒着被橘猫和系主任偷袭的危险、千辛万苦从民乐琴房煮好又千辛万苦偷渡到西洋乐琴房的关东煮,被遗忘在一边凉掉了。

“没想到你也会演奏流行影视里的主题曲,真意外。”

“我只是喜欢好听的音乐而已。”

“要是想录视频我可以教你。”

“不劳你大驾,我志不在此。”

“哎呀,我宿舍的猫罐头好像没剩下了?”

“?!”

“明天正好是周末,一起出门去买吧。”

“你这一点都没有再征求我意见吧?!”

“我知道你肯定会答应去的。”

“……好吧,一起去。但是!我只是为了咪咪!”

“知道了知道了——”

 

不知躲到哪儿去的大橘猫表示,那就选择原谅她们吧。【End】

 

*处:是BBC Sherlock S2E01里的《IrenesTheme》这首曲子。追的几个坑互相串真是爽(不)

评论(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