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刀剑】【冲田组】冲田君和万圣夜的金平糖

画风清奇的万圣节跟风,晚上开的脑洞,两小时搞定的粗糙产物。

清水,文不切题,包袱可能没抖好吧,渣别喷

鸣谢青江和吉行客串

正文↓↓↓↓↓↓



肯定有那么一条路,花掉余生去走完,就能与思念里的人重新相遇。

 

十月的最后一天,天空阴郁。万圣夜的气氛似乎逸散渗透进了这一天的所有时刻。

大和守安定还是去了万屋,翘掉了当番。

正经的采购队长笑面青江笑着,看上去马上要吹一声口哨,但他没有,回头拍了拍一起来的陆奥守:“大和守君还是来了,我赢了。明天的田地就拜托你了。”

背对着他们的加州清光——翘当番组第二人——侧过脸哼了一声:“是来帮着搬东西的吧。”

“你们买了什么吗?”他没理清光,走过来左右看看,没人抱着东西。

青江拍了拍他的肩:“一年一度的万圣节准备工作,还是要花点时间好好想想的吧。”他指指身边:“有什么灵感?”

让自带幽灵的青江带队为万圣节采购,究竟是发挥了天赋还是限制了全员的想象力……脑海里忽然蹦出这个念头,安定摇头笑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是一堆烟花。

这年头时间夹缝里也越来越潮,万屋今年居然还进了一批烟花。陆奥守和青江闻到了灵感的气息,跑过来挑。

安定退到一边,捏了一款不起眼的在手里。

“是线香啊,线香花火。”绿色长发的那位凑过来看。“在万圣节放这个可是有点不同寻常。”

他不动声色放下了。“只是随手拿了看看。”

然后话题转移了,一群人推推搡搡的往屋里走,加州清光快要进门时回头找他,被他别开眼避开了。

他们在吵架。

 

起因是安定码在柜子里整整齐齐的一溜玻璃瓶。并不大,是他每次去万屋用零钱顺带买回来的,不知不觉积攒了这么多。清光老是追问他要干什么,昨天安定认真想了想,跟他说全装满金平糖,万圣夜的时候分给乔装过节的短刀。

清光一把甩开扶在他肩上的手:“你开什么玩笑?”

安定不太理解这次清光生气的原因,他没开玩笑,事实上他来万屋也是要买糖回去装瓶。

接过几大袋彩色星星样的半透明小颗粒,青江在旁边笑道也用这种完全传统的东西装点一个外国节日真是有点奇怪啊,安定歪歪头,说了句到底应该各种糖果都有才行。

“大和守君准备好了今晚的装扮没有?”

“我吗?我就不玩那些了。说起来青江君,我想问——”

少年用了敬语,忽然正色,青江不明就里沉默着等待。

“您……是怎么看见鬼的呢?我是说,呃,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在万圣节和七月半这种特殊时候您会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这个啊,”青江松了口气。“你不用道歉,但我身上的幽灵比较特殊,和那些时间确实没什么关系。”

“那幽灵最开始是怎么跟随您的?只是因为被斩杀而已?”

“大概因为我对那件事始终挂怀,而且确实有了实际的接触吧……时间太久,我也说不清了。”

安定咀嚼他话中意味:“所以一定要有实际的接触吗,我……”

他话没说完,视线忽然就被一张白幕遮住,青江解下自己的白装束披到他头上,手指抵着下巴摆出鉴赏的姿势:“唔,挺不错的,在白布上临时抠几个洞扮幽灵的话还是来得及。”

“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安定涨红了脸,慌手慌脚地把白装束扯下来。

“你问我鬼神的事,难道不是也想在万圣夜玩一玩吗?”

“当然、当然不是!”

“啧啧啧,不坦率的少年可真是没意思呢。在晚上开始过的节就是让人好好放松的机会,大和守君是不是抓着太多东西不放了呢?”

他最后一句话若有所指。安定心头一跳,连忙借口搬东西走开。

那边也确实买了不少东西,被留在家里的刀剑拜托置办的变装材料,彩色喷雾,带南瓜的各种彩带,以及大家一致同意要“为了这个特殊的日子”而终于下手了的烟花们。安定搬着一摞箱子盒子都快看不见人,走着走着就摇摇欲坠。

手上忽然一轻,熟悉的红围巾从他眼前飘过。

“拿不了就不要逞强。摔坏了还得再跑一趟。”分担了他手里重量的清光这么说着,放满步子和他并肩走。安定盯着清光的侧脸,清光没有看他,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撇开头或者说出嫌恶的话来。

代表上一场战争结束了——这是他们两个之间没有约定却一直沿用的约定。

回到本丸自己屋里,安定忙着把金平糖放进那一排玻璃瓶里,清光趁他被对着自己,想悄悄把什么东西藏进柜子,但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安定恰到好处的咳了一声,清光伸出来想捡的伸出的手就僵住了。

“也没什么……就是你刚才拿起来看过的那种线香花火。”半晌清光先开了口,明明不是坏事,但是为什么他被那一声咳的有点心虚。

“我记得你那会儿早就进万屋里面了?”

“就不能有看到的人告诉我?”

“……一猜就是陆奥守。”

“虽然猜得没错,但是现在就不要继续用这种语气了吧?”这又不是坏事?

安定瞪清光,清光也瞪安定。

僵持了一阵,清光捡起那个袋子拍进安定手里。

“不敢点火的话叫我帮你。”好,以及永远不会丢下的标志性的别扭关心。

另外那些装满金平糖的小瓶子看起来漂亮的很了。这句话他没说。

 

安定当然不是不敢点火,然而线香花火还是没能点的如同想象里那么好看,火苗恹恹的,也不够亮。

然而卷发的少年还是很高兴的样子,披着羽织坐在薄暮的廊下点了一根又一根,清澈的蓝眼睛被线香花火的光映的剔透。

清光陪他一起坐着,但没有点烟火。

砰地一声,伴随着前院忽然嘈杂起来的人声,一朵硕大的南瓜鬼脸烟花在本丸上空炸开,光芒犹未散尽,又是一朵。

两人呆呆的盯着起落的光点,良久,清光忽然出声:“一瓶金平糖,我猜点火的是鹤先生。”

“我觉得是次郎先生或者乱。”

“每人只能说一个。”

“那不玩了。”

“就知道你没劲。”

烟花和线香,哪个才更令人惋惜?一个注定了只有片刻的耀眼,另一个看上去不那么短暂,然而总会在某个想不到的时刻戛然而止。

瞬间前还在闪烁的光芒还印在眼底带出视觉暂存而成的影子,眼前却已经是重新黑下来的空空一片,连快要习惯的燃烧的温度都马上散去了。

第一波要糖的短刀忽然出现时把俩人都吓得不轻,清光一撑地板站起来,进去披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披风,顺便不见外的拿了几瓶糖分给短刀,到前院去了。

安定也回到屋里,扫了一眼架子上瓶子的缺口,旁边散着几根线香花火。

——像他所憧憬的那个人一样,努力燃烧着,却无法抗拒戛然止息的命运。

如果能再见一面,不管是在哪里都好,他很想再见那个人一次。

已经尽力不让旁人看出端倪,但今天青江大概一听他所问就知道了他心里在想什么,因为自己的心思打扰别人让他不太舒服,而青江给出的回答更令他无法可想。

如果自己拿到的是他给的糖,如果冲田君可以一起过万圣节……好吧,冲田君一定是最能捣鬼最能要糖的,别的不要指望了。

想到这里安定揉揉眼睛,无声的笑起来。

 

盛着金平糖的瓶子快被发完,也是月至中天,安定铺好了床,想了想,把清光的床也铺好了。,常是他自己靠外清光靠里面。

就当是谢谢他的线香花火。

然而那家伙一直就没回过房间,别是要糖要到溯行军那里去了。

安定披着羽织坐在床上看了会儿书,迷迷糊糊的好像是睡着了,眼前的文字如同笼了纱一般不真实,好像有人开了门,在他耳边来来去去,仔细听,又只是风吹在庭院里。

一道人影走过门口的走廊,影子在安定脸色停留的久了些,安定茫然睁开眼,他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但看着人影慢慢走远,下意识地拉开门就追出去。

 

夜里起了雾,漫到走廊上把前面那人的身形掩盖大半,只能模糊看出是散着长发,一袭白衣映着月色有着柔和明亮的反光。

白的?

安定拔腿就追,跑了几步被什么硌了脚,每踏一步都有几个那种细小的东西,他终于耐不住蹲下摸了摸,对着光看清了那是什么东西,指尖一僵,那小东西啪嗒掉到地上,星星样的轮廓在夜色中微微闪光。

他曾经多少次从那人手中接过同样的东西。冲田先生。那双手那么温柔,给他披上自己的羽织,有时会捏捏他的脸,有时候在午睡时轻拍他的脊背,像是有什么魔力,在第一次见面时他懵懂的握住那人的手,快乐的日子沧海一粟,从此而后飘渺百年,他再也无法变回最初那个无牵无挂又无知无觉的器灵。

雾气涌满了眼眶,安定不管不顾地往前追去,直到面对了一堵墙。那个神似冲田的幻影不知所踪,他用额头使劲抵上粗粝的墙壁,无声无息地颤抖着。

 

那夜安定回到房间,直接钻进了靠里面的另一床被褥里。

被他冰凉的身子一贴,本来熟睡的清光顿时醒了。“你发什么神经!?”

“床是我铺的,我就想睡这边。”

“……行行行,那我出去?”说完就被对方伸长手从后面箍住了身子。清光转过身迷迷糊糊地半睁着睡眼看着安定:“你怎么回事?糖吃中毒了?”

“清光什么时候回来的?”安定凑近他靠在肩上,自己也睡意朦胧。

清光打了个哈欠:“挺早……我躺下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书都掉了。”

“原来如此?不过我一点声音也没听到……”

不仅没听到声音,还觉得这床被褥凉的不像是有人躺了很久。

而且平时你睡觉被吵起来的反应可不是现在这样,所以,你刚刚到底有没有睡着?

不过就算这样,明天早上也要一本正经的告诉身边这人:我昨天晚上梦见冲田君了,他撒了好多金平糖在咱们门口。

管这人接下来是翻白眼还是笑自己。不论如何,他们至少有同样的怀念。

“明天我陪你一起当番。”

“真难得,可是不得不说,青江先生没把万屋的赌约当真。”

“……” 


总之,是一个各种意义上都很不错的万圣夜。

【-EN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