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同人产物堆放点。以后不会放和同人无关的东西啦。
神夏‖九州‖中土‖新选组‖薄樱鬼‖PM铁‖夏目友人帐‖寒蝉鸣泣之时‖HP‖燃犀
华福‖泉花‖德赫‖冲斋‖风土‖PM 土冲
欢迎勾搭。

【TH】【Smugbo】夏尔红龙养殖场5

第五话

哈比屯的裁缝效率十分可观。很快比尔博就被告知,他定的衣服做妥了。

得知这个消息,龙明显更为兴奋,有了衣服就意味着他可以一直变作人形,想出门就出门,想跑哪儿去就跑哪儿去,天知道这几天他裹着一条局促的床单还要不停地听比尔博在耳边念叨“这里要遮住那里要遮住不能走太快也不能随便出去”最后被勒令变回龙有多烦。现在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放在桌上打开的包袱里一共三件长袍,一件深蓝一件紫色,布料柔软,都以暗金的丝线细致地勾了边,领口袖口镶有别致的装饰,低调但又不过于朴素,还有一件黑色的外袍。就跟小孩子得了新的玩具,龙迫不及待地换上新装,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比尔博看着就笑:“看起来很适合你。”不是假话,被长袍衬托着的人型更加高挑颀长,背光而立的样子简直可以媲美比尔博曾经见过的那些精灵。

“不过,”他把手伸向桌上的茶杯:“今天晚上还是给我睡回你自己的窝里去。”

“什么?”晃来晃去的龙一下子转过头,声音扬了上去:“你说的——”

“我想您应该已经看到,我的床单对于您高大的身形来说太短了,所以想必我的床也只能是一个效果。”比尔博悠然地抿了口茶,果不其然看见对方少有的吃瘪的表情。

能让他无言以对也算是一大胜利。

比尔博心情颇好地叼着烟斗坐在袋底洞门口的木椅子上,忽然来了兴致,想试试自己吐烟圈的技术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好。

所以说,忽然而来的冲动并不只是偶然,很可能是潜意识里的某种预感。

比尔博算是认同了这句话。

当他在吐出第一个烟圈后看到自远方而来的那辆熟悉的马车,以及车上的人时。

“巫师又来了。”

比尔博踏进屋门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这句并非疑问的话。

“哪里又暴露了我?我的天,你在哪里——”循声推开卧室的门,比尔博浓密的眉毛又堆到了一起,随之抿起了嘴唇:“你就这么执着于这张小床?”

床其实不算太小,勉强可以容纳一个蜷起身子的史矛革,而后者也正是这么做了,开始他是面对着墙,现在翻过身来对着门口的比尔博,看样子倒是和在躺椅里翻身没什么不一样。他直接无视了后半句话,身侧的双手十指相触抵在颔下:“要知道这些简直不能更简单,你身上的烟味比平时你出去抽烟的时候淡很多,说明你刚才没有在抽烟,或者说没抽几口烟。是什么能打破视习惯如铁律的你的作息呢?可能是某种突发事件,但刚才外面一直很平静,所以这项可以排除。那么还有别的什么于突发事件相当的事呢?朋友,交情好到可以让你放下你正在做的事而且毫不埋怨对方的老朋友,根据我住在这里后的经验,这附近显然没有可以如此形容的人,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和你一起参加孤山远征的伙伴,你们一起出生入死过,自然感情非同寻常。”

“太厉害了!”比尔博忍不住赞叹出声。

“那堆人里最有可能也最有闲的就是那个巫师。他叫什么来的?干豆腐?还是甘达夫?”

“甘道夫。”比尔博纠正他。

“哦是了,甘道夫。他远道而来,你却没有让他进来喝杯茶,不符合你的行事风格,所以你们极有可能是用在外面的时间交换了什么信息,或者他给了你什么东西,而不愿让我知道。我说对了么?”随着话音,龙猝然掀起眼皮,比尔博一惊,对方萤黄色的瞳孔缩成了一条线:“但恰恰是这样我更容易察觉不对。告诉我,他给了你什么?还是你把我的事告诉了他?”

说到最后一句他猛然撑起身子,屋里的空气如同被他的情绪影响,变得越来越灼热稠重,龙听见自己的心跳被无限放大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的情况。他对自己说,哪怕是在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这个小霍比特人也不能奈何自己,所以不管他是不是从巫师那里得到了对付自己的东西,都不用放在心上。

他这么想着,像是给自己一份安慰,然而他控制不了自己愈发急促的心跳。

现在他只想看那个霍比特露出一如寻常的笑容,听他告诉自己什么也没有。

但比尔博什么也没说。他微侧着头,敛起的双眉传达出混合着无奈、不安和其他什么别的情感。

这加剧了龙心中的猜测。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