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刀剑】【双兼定】一个暑假的流水记6

【六】

“这么丰盛,简直像是要请客一样啊。”

  时钟敲过三下,所有的菜都摆上了桌,和泉守吸了吸鼻子,忍不住发出如上感叹。

  “没有客人,我也不希望刚回来就被访客打扰。”歌仙蹲身在橱柜里挑选饮料,声音隔着一层板材传来有点闷闷的:“不过好像确实做的有点多啊。”

和泉守回头看满满的一桌菜色,无声而肃穆地点了点头。

——这么多,真不知道只靠我们两个人得吃到什么哪天去。

“哈哈哈哈,大概我有点高兴,一不小心就做多了。”

歌仙毫无担忧的语气让人忍不住想跟他一起笑出来。

和泉守决定暂时不要为这些食物操心,他走到橱柜边俯下身看着歌仙取出的瓶子,刚要表示自己也想喝酒时,门铃忽然响起来了。

“……”

“……”

两双同样的碧绿眼睛带着不同的情绪沉默的对视了一刻。最后和泉守支支吾吾的打破了沉默:“好像……有客人……”

这孩子没准是个言灵。去开门的时候歌仙心道。然而打开门看见外面那位时,他差点把门板整个拽下来。

   “哦呀,别臭着脸哟,你看,你的身体可是记得我哟。”

   歌仙脸色黑比锅底,眼睛不住的瞄着桌上的水果刀。

   不速之客却丝毫不知道自己性命堪忧的样子,他捧茶端坐,青色柔软的长发下是笑眯眯的眼神:“我说的是你的面部神经和思维回路哟。每次只要是和我有关的事,十有八九你都会露出这幅表情呢~”

   这个尾音让两个兼定齐齐打了个寒颤。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我有心灵感应嘛~这不我还感应到你的料理可能做得太多,还专门过来帮你消耗。”

“鬼信!”

“哦呀哦呀,要我帮你问问鬼信不信嘛?”

 某个关键词让和泉守浑身一个激灵,忍不住往歌仙身边蹭了蹭。

   “这就是你带回来的那孩子?”客人像是才注意到和泉守,侧了侧身子看向他:“看不出来啊,你喜欢这样的?”

   和泉守脑门上垂下一排黑线,歌仙额头蹦出一个巨大的十字路口:“少在那儿信口开河!那是我弟弟!”

  “哇,你有这么高的弟弟?”对方扬眉做惊讶状——然而在做所有人都看得出他完全是装的:“再过几年身量都超过你了吧?”

  “现在就被超过的你可以闭嘴么???”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来客笑起来的时候,不经意一歪头,刘海滑落,原本被刘海遮住的另一只眼露了出来。

  虽然微眯着,但也足以和泉守看清。

他的右眼不是左眼的金色,是红色。

清晨的记忆,另一个用刘海挡住眼睛的异色瞳的人,和着闹鬼的传说一起涌入脑海,他几乎惊叫出声,不知不觉又往歌仙身边蹭,几乎要贴到人家的肩背。

好端端一顿饭吃的味同嚼蜡,一放下碗筷和泉守就溜回了自己的房间。天可怜见,我再也不想跟异色瞳的家伙扯上任何关系了!

然而老天对他的考验并没有到此为止。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