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闪闪亮

刀男人在读,神夏中土九州待机。
产过粮的一定吃,没产粮的基本不吃。
吃过的都不会爬出去。

【TH】【Smugbo】夏尔红龙养殖场6

第六话

屋里如同轰然着了一把火般地热,史矛革支起上身,龙角从蓬松的卷发中探出,尾巴在身后威胁性地甩动,皮肤上有细细的鳞片纹路浮现出来。

“告诉我你究竟得到了什么!”低沉的声音里混入了野兽般的咆哮。

比尔博没有畏惧,他依然皱着眉,抬起眼看着面前混乱的一切。半晌似乎他终于认输:“好了,你先冷静下来,”边说边伸手进怀中:“他确实给了我东西,不过——”

红龙的双眼紧紧追随着他的手。

比尔博的手中是一封信。

史矛革伸手想要抓过来,被对方轻轻一闪躲开了,比尔博转头看着他:“在看它之前我觉得有另一件事我们必须说明白,如果我让甘道夫进屋,他就会发现你,当然他也许早就感知到你的存在,巫师这种人谁搞得懂?但他没有亲眼看见你,我就还可以隐瞒。”

红龙的怒火凝固,戾气慢慢地消退,龙角消失在发间时他别过脸看着别处。

恶龙还活着的消息一旦传出,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他不是不知道。而他以为要对他不利的比尔博实际上是在保护着他。

比尔博的声音在这时响起:“你是安全的,我既然在开始的时候留下你,就一定不会改变主意。”

龙依旧扭头不语。

心里确实明白自己错怪了对方,但是要让暴戾骄横了几千年的史矛革说出道歉,可能性基本为零。 比尔博显然也清楚这一点,他清了清嗓子,不再纠结上一个话题,而是递过去手中的信封,上面用优雅的笔迹写着比尔博·巴金斯的名字:“我想你会乐于在拆封前猜猜它的来历和内容。”

红龙立刻反驳:“不是猜,那是推理。”

自从他第一次对比尔博说出这句话,至今这句话已经在袋底洞出现了不下六百次。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史矛革开始对破解谜题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初衷只是转移不能发泄在掠夺和珍宝上的过剩的精力,渐渐地显露出了很大的天赋。翻遍了袋底洞书架里的那些故事后,他改为藏在比尔博的口袋里跟着他到处走,一路听着人们的谈话,同时唠唠叨叨地推测出谁家的酒不够了,谁家少掉的面包是被鸟啄走了,谁家的女儿陷入了暗恋又不敢告诉父母这些当事人不知道或者不会说出来的真相。

虽然比尔博都不能完全弄明白同伴的思维过程,而前者向他解释时的语速和不自觉流露出的嘲讽显然对他也没有太大帮助,但比尔博还是会为对方发自真心地喝彩。

同时他也有个小小的发现,那就是如果谜题中加入宝石等相关物件,破解速度加倍。

自从上个月藏在比尔博的口袋里勘察了现场、借前者之口说出了镇长家丢失宝石的下落,史矛革的名声就大了起来。当然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只相传袋底洞的巴金斯先生聪慧敏锐,善于破解难题。不少外面的人也来找他帮忙。

眼下真·神探小红龙用他灵活的手指把信封转了一圈,凑在鼻子下嗅了一下:“你在瑞文戴尔的朋友看起来很挂念你。”

“瑞文戴尔?”比尔博反应了一下:“你怎么……”

“哦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怎么不知道。”信封被捏住一个角,另一只手屈起手指弹了弹:“这种纸只有精灵一般才会使用,考虑到不会有信能从维林诺寄到这里来,所以无外乎它来自幽暗密林、洛丝萝林或者瑞文戴尔。信封上用的不是腾格瓦文字,说明写信的精灵一点也没有那种装腔作势的骄傲,可以排除幽暗密林,而且我想密林那位精灵王应该不会愿意开门招待甘道夫。至于剩下两处,我还没听说洛丝萝林变成巨绿森林,所以甘道夫也不是从那里来的。那么只有瑞文戴尔了,信封上的笔迹优美,不是有才学的人写不出这样的字,和瑞文戴尔的那位领主也相当符合。”

“真是棒呆了!”

红龙从眼角瞥了身边的人一眼:“雕虫小技而已,你没必要说的那么大声。”然而没收回去的尾巴出卖了他的真心,颇为得意地在身后晃了几下,床头柜上扣着的一本书被应声扫落。

评论

热度(31)